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帶着系統來大唐
帶着系統來大唐

帶着系統來大唐農家一鍋出

標籤: 歷史 帶着系統來大唐 李成器 李易
《帶着系統來大唐》,以李易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李易」傾力打造的一本歷史,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李易穿越了,帶着一個壽命系統穿越了,只有做出有利於唐朝社會發展的事情,才能增加壽命。而此時他的壽命以時辰來計算,然後他遇到了對他隱瞞身份的皇帝李隆基。故事從這裡開始。 李易:只要能增加我的壽命,要啥技術我都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李易拿過來小螃蟹,冰鎮好的。
海邊送過來,一路走一路吹空氣,就用海水裝。
到地方活的,立即凍上,路上死了的,扔掉,堅決不吃。
每天都會運過來,按照營養攝入來衡量,純粹是浪費錢財。
然,大唐京兆府就不缺有錢的人。
像王維,他也沒當多大的官兒,他出身河東王氏,母親崔氏,姓崔,其實是清河崔氏。
就這麼一個官兒,他可以給他母親弄一個大的園林來生活。
當然,他弟弟比較厲害,叫王縉,門下侍郎、同平章事,但不是中書令,而是在門下省任職,也為宰輔。
區別在哪呢?換成李易那個時候,就相當於*****、******。
要是變成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則可以稱呼為*****、*****、黨主書記。
如果是同中書門下平章,則享受高官待遇,有沒有實權得看有沒有其他的職務。
換個說法就是王維的弟弟是進入常委的一個副總理,權利當然不小,權力亦不小。
但跟王維為其母親弄個那麼大的園林無關,那是王維做的。
由此證明,大唐有錢人還是多。
活着的小螃蟹值錢,死了的不敢吃,除非是冬天送來,凍硬的死的也行。
夏天冰塊鎮,溫度不夠低,只是降低螃蟹的新陳代謝活動,相當於休眠。
「等今年火車通行,小螃蟹的價格要一落千丈,你知道海邊的情況,資源浪費與否,在於物流。」
李易穿上幾串兒小螃蟹放在油鍋中炸,跟永穆公主說話,聲音周圍的人全能聽到。
永穆公主幫孩子們拿東西「海邊的小螃蟹最不值錢,當地人都不吃,沒有肉,主要是沒有炸的油。
渤海灣地區,退潮之後,石頭下面有很多小螃蟹,還有海腸。
這些東西當地人以前都不碰,只吃魚肉或大的螃蟹。
現在變了,主要是加工方面的技術和報紙的宣傳,另外最關鍵的是李郎你給出了很多技術,大唐百姓做飯的選擇多了。」
永穆公主聊家常一樣,她不需要使勁誇李易,李易還用誇嗎?
「是啊!不過官員更重要,尤其是小吏。」李易不謙虛,就是他推動的。
他反而擔憂有的小吏非要使勁撈好處,耽誤民生。
他小時候去過渤海灣,現在叫安東都護府,下轄的積利州。
那時他年歲小,跟家人遊玩。
當時的那個地方還要收門票,從別處去轉,轉一轉就能繞過門,就不用買票了。
上山呢,當地民眾像作賊一樣,身上啥都不帶,問你想吃卷餅不?
跟賣毒品的差不多了都,那個防備呀!
你說吃,五毛錢一個卷餅,兩個人就得兩個。
然後他帶着你走,走到一處隱蔽的地方,那裡有他的包裹,他是當地人。
卷餅里有小螃蟹什麼的,都是油炸的,很實惠。
同樣的東西,到外面門口的位置,就是兩元錢。
不懂海里東西的情況,多詢問兩句,賣東西的服務員還一副你是鄉下來的人的表情看你。
李易經歷過,所以才想着改變。
海邊的小螃蟹沒什麼肉,就是吃個酥脆,品種不同,有的是平背蜞,有的是肉球近方蟹、絨毛近方蟹。
炸的時候聞着就響,吃到嘴裏咔嚓咔嚓的。
李易一串兒穿五個,一炸一把。
大家不過敏,全能吃。
永穆公主先給長輩送,包括四個宰輔。
「多謝聞恬。」蘇頲道謝,擼下一個小螃蟹,越嚼越香。
待咽下,他吧嗒吧嗒嘴兒「兩錢一個,窮人當真吃不起。」
他在說長安城所賣的價錢,活的小螃蟹,叫客人看着做,一隻兩錢。
剛死掉的,一隻一錢,李成器往外批發,到手後死的不賣,一律活的。
別人買去,養一養就死了,價錢分開算。
批發的價格為一錢兩隻,李成器沒賣出去的給宗正寺的人分掉,剛來就死的,炸好後送到學堂。
買去的商家,一旦螃蟹死了,不準放到第二天中午。
可以炸了加點鹽,這樣能多堅持十來個小時,以一錢兩隻或三隻的價錢處理掉。
如果還是沒人買,商家也送到學堂,中午,吃午飯的時候給孩子。
一般情況商家先預約,讓別人提前說,交訂金,再按照這個數量額外多買一些。
如此操作,一般情況下不會剩。
「往後容易,火車一天開過來,想是一錢能買兩串兒,油和人工費貴。」
張九齡在廣州府的時候根本不吃此類小螃蟹,在長安居然得按照只來買。
「日子過得太慢。」畢構惦記火車通行,海州那裡也收稅的事情。
等鐵路鋪好才行,火車準備妥當一個腦袋,放在一段鐵軌上,隨時能出去。
另一個腦袋正如在製造中,到時候得扳道岔,不然頂在一起了。
「扳道岔的人小易你怎般安排?」畢構嘟囔完又發現鐵路很危險。
「軍隊。」李易回兩個字。
他絕對不希望隨便安排個人扳道岔,先不說這人是否會喝多了什麼的,就算不喝酒,也容易被壞人給幹掉。
最好的辦法是派一之軍隊守住每一個道岔,另外騎兵分段巡邏,火車頭前面放推東西的斜面。
「不錯。」畢構認為自己多餘問。
「月底想是奴奴能回來?」豆盧貴妃計算行程。
金城公主進到大唐地界,快馬每日往來彙報,鴿子省下,留關鍵時刻再放。
按照隊伍的速度,再有個一旬左右,能到挖人工運河的地方。
遊艇去接,回來,正好月底。
「其他的船隻準備妥當。」李隆基回一句,遊艇裝不下太多的人,輪船跟着一起去。
去時為逆流,回來順流。
「易弟,到時水幕全要撐起來,安排節目。」豆盧貴妃此刻直接吩咐李易。
「好。」李易答應,實際早就開始準備了。
不但有水幕,還有煙花、彩燈。
許多當初見過金城公主的人,已經八年沒看到了。
金城公主出嫁時才十三歲,如今孩子有了,不曉得吐蕃的風霜是否在其臉上留下什麼痕迹。
宴會保證在李家莊子辦,或許金城公主要回宮看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