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毒妃難惹
毒妃難惹

毒妃難惹尹素嫿莫君夜

標籤: 尹素嫿 明蕊 毒妃難惹 都市
小說叫做《毒妃難惹》,是作者「尹素嫿莫君夜」寫的小說,主角是尹素嫿明蕊。本書精彩片段:素嫿的要求,只要她簽了保證書,前門就可以放行。侍衛領命而去,莫君夜的眼神卻變得悠遠。這個尹素嫿,有點意思。新婚第一天,他們互相要了保證,也互相幫對方當了壞人,兩全其美。莫君夜的話帶到前門,守在那裡的侍衛,也都驚呆了。「這樣無禮的要求,世子真的答應了?」尹素嫿眼含笑意:「既然我都能答應他不但無禮而且過...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5: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二日一早,賀大人他們準備妥當之後,就出發了。
賀敬齊怕大哥傷心過度,會發生什麼事,所以就跟着過去了。
賀府的人到了賀升龍墓前的時候,完全呆住了。
賀升龍的墓,竟然被人挖開了,而且還散發出一陣陣難聞的味道。
下人們跑過去一看,棺材板子飄在那裡,裏面都是糞水。
這個情景,讓賀大人真的怒了。
他好像是明白,昨日自己那陣子突然不安,覺得賀升龍出事,是因為什麼了,原來是他的墓被人掘了。
賀敬齊也傻眼了,賀飛龍就更不用說了,他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面。
賀家的墓地,也有人敢擅闖,還做出這麼不雅觀的事,簡直是殺人誅心……
「大伯,父親……」他還是請示了一下。
「說……」賀大人咬着牙,此情此景,他已經要沒有理智了。
賀飛龍說道「我們是不是應該先找一下大哥的屍體……」
賀大人已經被憤怒充紅了眼睛,所以沒有想這些,理智已經停擺了。
「找,還不給我找!」
賀大人對下人們高聲怒吼,好像他們就是掘了墓的仇人。
下人們不敢怠慢,馬上分頭去尋找。
可是,找了好半天,都沒有任何線索。
這個讓賀大人更加生氣了,自己兒子不管犯了多大的錯,人都死了,有必要驚擾他么?
不管怎麼想,他都想不通。
賀敬齊看到賀大人已經完全沒有辦法獨立思考,只能自己先指揮一會。
大家又地毯式的在附近尋找了半天,還是沒有任何線索。
沒辦法,賀敬齊還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原本的墓穴里。
他擔心,這些人心眼太壞,直接把賀升龍泡在裏面。
他還是下令,讓人把墓穴掏空了。
賀大人想阻止「二弟,你想做什麼?你也要挖升龍的墳?」
賀敬齊看到他失去理智的樣子,只能非常耐心的給他解釋「大哥,萬一是有人要故意羞辱賀家,然後就是把升龍扔在這裡呢?你想讓升龍帶着一身污穢去投胎么?」
這句話,終於讓賀大人恢復了理智。
他告訴自己,兒子現在需要自己。
結果下人挖空了墓穴,都被熏的要睜不開眼睛裏,還是沒有任何收穫。
賀大人和賀敬齊都覺得奇怪,他們挖了賀升龍的墳,到底把他的屍身帶到哪裡去了?
他們正在思考,賀夫人打發了下人過來,匆忙之中,還跌了好幾個跟頭。
「老爺,二老爺,夫人讓小人過來,趕緊請兩位回去……」
下人的聲音,像是風箱一樣,都有些沙啞了。
「出了什麼事?」賀大人想着,真是添亂。
下人看到墳墓,卻沒有多震驚。
「老爺,大少爺在城中……」
這個話,讓賀大人和賀敬齊都是一驚,找了半天沒有找到,原來在城中?
「怎麼會在城中?在什麼地方?」賀大人拎着他的領子就問道。
下人馬上回答「在大少爺兩年前關停的底下賭場那裡……」
賀大人聽了之後,鬆了手讓他摔在那裡,馬上帶人往城裡趕。
賀敬齊不敢怠慢,也叫着賀飛龍跟了上去。
到了地下賭場遺址,已經有很多人在圍觀了。
里三層外三層的,幾乎要把這裡圍的水泄不通。
官府的人不停的趕他們走,可是他們就是不動。
裏面還能清晰的聽到賀夫人和賀琉璃的哭聲,看來是真的在這裡了……
「我的兒啊,娘不是把你下葬了么,你怎麼會在這裡?」
「母親,我們還是把哥哥收起來吧……」
賀琉璃的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什麼收起來?
賀大人撥開了人群,沖了進來。
當他看到眼前的場景的時候,整個人差點直接昏死過去。
自己的兒子,被人分成了很多塊,分別陳列在各種刑具那裡。
這個也是對他迫害無辜少女最好的懲罰了,用他自己的血來贖罪。
賀升龍的頭,擺在一個香案上,香案上有個牌位,上面寫着無辜慘死少女聚合靈位。
很顯然,這是給那些少女報仇,還用賀升龍的人頭作為祭奠。
最讓人大吃一驚的,下面的落款,竟然是賀飛龍。
賀飛龍看到之後,簡直百口莫辯,這是怎麼可能……
「大伯,父親,這個不是我做的……」
賀大人當然知道,這是故意在噁心他們賀家。
看到自家老爺,賀夫人像是看到了主心骨,直接說道「老爺,怎麼辦,你倒是拿個主意啊……」
賀大人也是沒想起來應該先做什麼,還是賀敬齊提了一句「把大少爺的屍體收回來,放在一起……」
下人們起初還有些不太敢動,圍觀的人都是壯着膽子在看,同時又覺得大快人心。
當下人剛要走到那些屍體跟前時,不知道從哪裡躥出來好幾條野狗,衝過來叼着那些屍體就撒歡離開了。
最終,只剩下賀升龍的頭。
這個場景,讓賀大人更是欲哭無淚。
他能夠想到的人,就是莫君夜和尹素嫿。
無論是這個手法,還是誅心這個勁。
如果真的不是他們,那就是那幾個證人。
他們對於賀升龍這樣死了,並不解恨,又把他的屍體偷出來,做了這些事。
可是眼前不是他分析問題的時候,他還是要面對兒子只剩下一顆頭的局面。
「為什麼,老爺,為什麼他們連一個死人都不放過,不管當年升龍做錯了多少事,他已經死了,也入土了,把他挖出來難道能夠讓他再死一次么?」賀夫人又驚又怒又心疼。
她還真的說對了,他們的兒子,確實又死了一次……
這時下人又在另外一個地方發現了一封信……
「老爺,這裡有一封信……」下人匆忙說道。
賀大人眼睛都已經花了,賀夫人更是滿眼淚水。
「念!」賀大人也豁出去了。
百姓們雖然害怕這裡的場景,還是好奇信的內容。
「賀大人,賀公子的假死葯藥效比較長,五日才醒,不過他醒過來時身邊不是你們,而是我們這些被他傷害過的人,是的,你沒有看錯,令公子是死在我們手裡的,當年他禍害別人的工具,我們一樣一樣在他身上試了一遍,他死的時候,連哀求的力氣都沒有了,在牆角那個柜子里,有我們幫他上刑,還有他臨死的所有圖冊,精彩手繪版本,留給你們當做紀念,不用謝。」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