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服軟趙平津
服軟趙平津

服軟趙平津許禾趙平津

標籤: 服軟趙平津 許禾 趙平津 都市
都市《服軟趙平津》,講述主角許禾趙平津的愛恨糾葛,作者「許禾趙平津」傾心編著中,本站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9:4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瞳瞳,玩到你膩了,你厭煩了,你大可以把我陳序像是爛泥一樣甩掉,我無所謂,我不介意,這全他媽都是我該得的,但是簡瞳,你玩我也要講職業道德吧。」
他們的距離太近了,陳序的身子幾乎和她的緊緊貼在一起,簡瞳下意識的別過臉「你胡言亂語什麼,講什麼職業道德……」
「跟我玩的時候,眼裡,腦子裡,心裏,都只想着我一個,不難吧,跟我上床的時候,也一心一意只想着我,不難吧。」
陳序拂開她額前的劉海,忽然低了頭狠狠吻住她「不過,瞳瞳,我今後也不會給你想別的男人的機會,我會做到你沒力氣想他。」
「陳序你別發瘋……」簡瞳忽然有點怕了。
他們在一起後,陳序每次都算是十分的溫柔體貼,以至於簡瞳都要忘記了,他從前瘋起來的樣子。
她跟他的時候完全就是一張白紙,陳序將她教成什麼樣,她就是什麼樣,甚至她那時候完全不懂陳序的一些惡趣味,以為情侶之間那樣都是正常的。
後來嫁給張文禮,簡瞳方才知曉普通夫妻之間的生活是多麼的溫吞如水,而從前的陳序又是多麼的惡劣和混賬。
但更讓簡瞳覺得可悲的是,比起後來的溫吞如水,她真的不得不承認,她從前和陳序在一起的時候,也確實更快樂,更滿足。
「我還沒有真正的,瘋給你看過,瞳瞳。」
陳序掐住她的下頜,逼她不得不微微啟口。
簡瞳眼底漸漸閃出淚痕,她使勁搖頭,想要掙開,卻被陳序再次狠狠吻住。
簡瞳從昏厥中醒來時,夜色正深濃。
身上有幾處,隱隱刺痛,讓她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聲。
陳序拉開浴室門出來,他頭髮仍濕着,但卻已經穿好了襯衫和長褲。
簡瞳看他一眼,閉上眼淚珠就滾了下來。
陳序走到床邊,隨手將毛巾擱在了一邊。
確實玩的有些過了,但是不能否認,真的很盡興。
只是放縱後,不免又有些懊悔。
簡瞳本來就對他有怨有恨,現在他這樣衝動,也許他們之間的關係又要降回冰點。
陳序在床邊坐了下來,他試着握住了簡瞳的手。
簡瞳閉着眼,只是無聲的落淚。
陳序卻並未哄她,他沉默許久,方才開口「瞳瞳,如果你非要在我和你之間橫插着一個別的男人,那我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讓你自始至終只能想着我一個,無暇去想他。」
「你混蛋。」簡瞳啞着嗓子罵了他一句。
「是啊,我就是個混蛋,從一開始,我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瞳瞳,我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也不是第一天了解我,如果我像之前那樣忍着,指不定哪一天我就得去喝你們的喜酒了,但我不可能讓這一切再次發生,所以,就恨我吧瞳瞳,恨我也總好過,我在你心裏半點痕迹都沒有。」
陳序說完,俯身在她臉頰輕輕吻了吻「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幫你請假,你在家裡休息一天,我帶柚柚。」
「滾。」
「好,這就滾了,明天我再來。」
簡瞳氣的抓起枕頭砸向他,陳序沒有躲,「你好好休息,好好睡一覺。」
他說完,這才轉身出了卧室。
簡瞳趴在枕上,想到之前中途,自己幾次捱不住不得不服軟求他,在他威逼利誘下說出的那些羞恥話語,她又痛又恨,卻又氣惱自己為什麼就不能咬牙撐下去,不向他低這個頭。
簡瞳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着的,只是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天光大亮。
她下意識起身,卻全身酸痛,根本坐不起來,簡瞳心裏氣惱,忍不住狠狠捶了捶床榻。
門外隱約傳來說話聲,是柚柚的小奶音,夾雜着陳序的聲音。
簡瞳現在聽不得陳序的聲音,她強撐着下床,拉開卧室門就要趕他滾蛋,可門剛一打開,就看到陳序和柚柚坐在地毯上,兩個人聽到動靜,都回頭看過來,那一瞬,簡瞳才發現,柚柚和陳序竟然是這樣的像。
陽光明亮,就那樣將他們兩人籠罩。
柚柚小臉稚嫩,而陳序,他就像是扎在簡瞳心裏的一根刺,他讓她坐立難安,讓她痛徹心扉,可卻又在她心裏留下了這道永不磨滅的印記。
她沒有辦法開口說出那個『滾』字,面對着這樣一張和柚柚肖似的臉,她整個人都柔軟下來,是無法控制的柔軟。
「瞳瞳,早啊。」
陳序開了口,柚柚忽然就笑了,她學着陳序的樣子和口吻「瞳瞳,早啊。」
簡瞳扶着門框,眼淚忽然就奪了眶。
這曾是她夢裡才會有的畫面,有愛人,有女兒。
如今成了真,她卻想哭。
「柚柚乖,自己看一會兒繪本哦,阿姨馬上就來了,媽媽可能是有起床氣,爸爸去哄一哄。」
陳序抱了抱女兒,就站起身來。
柚柚笑的露出小米牙「媽媽羞羞,還要爸爸哄。」
但卻爬起來,推着陳序趕緊去。
陳序摸了摸柚柚的頭髮,走到門邊,拉着簡瞳就進了房間。
他將她帶到床邊,卻又從衣袋裡拿出了兩隻藥膏。
簡瞳坐在那裡,仍在掉眼淚。
陳序將她睡衣領口拉開一些,果然,有些輕微的破皮了。
他打開藥膏,只是沉默卻又溫柔的給她擦藥。
簡瞳疼的抽氣,抬手要推開他,陳序卻握住她手「別亂動,馬上就不疼了。」
他塗完上面,又讓簡瞳去床上躺下。
「我自己可以的。」簡瞳不肯,拽着衣襟不撒手。
陳序抬眸看她一眼,簡瞳只覺得,這一眼,好像是回到了他們從前戀愛時。
他仍是那個強勢霸道,高高在上掌控她的陳序。
簡瞳有些委屈,「陳序,你給我出去,現在就滾。」
「不擦藥,你可能明天也沒辦法走路。」
陳序說著,就按住她的肩,要她躺下去。
「我自己可以擦,你出去。」
陳序放下藥膏,氣定神閑看着她「瞳瞳,你記不記得之前,我們在一起時,你不聽話,我怎麼做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