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德音不忘

標籤: 周蕾 宋嫿 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都市
經典力作《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宋嫿周蕾,由作者「德音不忘」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一個是鄉下來的小村姑;一個是人盡皆知的廢物;這樣的兩個人,倒也是絕配。一時間,人人都在等着看宋家大小姐的笑話。..某日,眾人眼中那個小村姑和廢物,同時出現在大佬雲集的酒會上。宋?O表示:「我是來端盤子做兼職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1 11:3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石彪當場便癱軟在地上。
他甚至來不及反應,臉色慘白。
跳、跳樓了?
方翠香竟然跳樓了!
李秀茹和方富貴也大驚失色。
兩人愣在原地,眼睛瞪得極大,眼底全是恐慌的神色。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誰都沒想到,方翠香居然跳樓了。
怎麼辦?
現在怎麼辦?
李秀茹心裏一片慌亂。
方翠香沒了。
豈不是代表,石彪不會再支付剩下的那一百萬了。
現在不僅連那一百萬都要打水漂。
石彪之前給的那兩百萬,也很有可能會再被要回去。
不行。
不行的。
這些錢都是她的。
李秀茹自認為已經很好的掌控住了方翠香。
哪曾想。
事情會脫離她的掌控。
邊上,年輕的化妝師哪裡經歷過這些?
就在剛剛,她還站在方翠香身邊,她還跟方翠香說了幾句話。
她還對這個新娘充滿了同情。
可現在。
前後還不超過半小時。
方翠香就已經
「啊!」
化妝師嚇得捂嘴尖叫起來,眼淚在一瞬間洶湧而至,「啊!」
而這一天,也終將成為攝影師一生的噩夢!
此時,樓下也傳來聲音,「天哪!」
「跳樓了!有人跳樓了!」
「快來人啊!」
很快,巡邏的保安就趕了過來,撥打報警電話和120。
李秀茹和方富貴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樓下。
他們還抱着最後一絲希望。
只要方翠香沒死,哪怕她還有一口氣,她成為了植物人,她都要嫁給石彪,他們已經舉辦了婚約,方翠香就已經是石彪的妻子。的
石彪都不可以單方面毀約。
可惜。
他們並沒有看到想要的結果。
現場。
血流了一地。
現實不是偶像劇。
方翠香的死狀非常慘烈,幾乎是身首異處,白花花腦漿以及紅色的血液交織在一起,空氣中全是濃烈的血腥味。
身上的紅色嫁衣似乎在嘲諷着,這一切有多麼可笑。
圍觀的人也被嚇得不輕,議論紛紛。
「好可憐啊,她還穿着嫁衣,怎麼會想不開跳樓呢?」
「是不是被家裡人逼的?」
「聽說身穿紅色衣服跳樓的人怨氣最重,這下家裡人要倒霉了。」
「那對夫妻我認識,他們住在三十六樓,前不久女主人剛剛被騙了八十萬!沒想到現在女兒又出事了,這讓父母怎麼活啊」
「嘖,穿着嫁衣的跳樓,說不定根本就是家人給害死的!」
「這父母也太不是人了!怎麼能這麼逼自己的女兒?」
「」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李秀茹怒從心中來,邊哭邊道「女兒!我可憐的女兒,都怪媽媽沒有保護好你,讓你不小心從樓上掉了下來,媽媽也不想活了,我可憐的女兒啊」
方富貴看着已經支離破碎的女兒,根本不敢上前半步。
他害怕。
恐慌。
不多時,警車和120就來了。
120當場宣判方翠香已經失去生命特徵,法醫將方富貴和李秀茹帶走,樓上的化妝師,攝影師,已經新郎官石彪也被帶走。
但身穿新郎官喜服的石彪出現在眾人眼前的那一刻起。
不僅圍觀群眾愣住了。
就連辦案多年的警察同志都愣住了。
誰都沒想到。
新郎竟然是個年過古稀的老人。
辦案民警立即提起警覺,覺得這起案件不太尋常,死者很有可能是被逼迫跳樓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便是間接導致被害人身亡。
李秀茹當然不肯上警車,哭着道「警察同志,我失去了自己最愛的女兒,已經夠可憐的了,你們怎麼可能把我帶走!我不去!」
相比李秀茹,方富貴整個人就像失去了三魂六魄一樣,跟着警察上了車。
女兒死了。
石彪給的兩百萬也會被重新要回去。
他們家又要陷入一無所有的境地。
石彪也跟着上了警車。
額頭上布滿了一層又一層的冷汗。
本來以為可以順利的抱得美人歸。
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石彪現在只想馬上脫掉身上這層刺目的喜服。
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從未什麼也沒發生過。
可惜。
時光不能倒流。
白白害死了一條人命,現在還被警察盯上了。
怎麼辦啊?
石彪哆嗦着跟身邊的警察道「我、我要見我律師。」
等方玲接到警局的電話時,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了。
方玲笑着接起手機,「喂,您好。」
「喂,您好請問是方玲女士嗎?」
「是我。」
「我是兆林路派出所的警員,方翠香是您的侄女嗎?」
「是」
下一秒,方玲臉上的笑容就僵硬在臉上。
「您的侄女方翠香於26日上午9點鐘跳樓,麻煩您來警局坐一下筆錄。」
跳樓?
不。
不會的。
方玲努力的溫州自己的心緒,「警察同志,您肯定搞錯了,我們家翠香她、她怎麼會跳樓呢?」
「方女士,我知道您很難接受這個現實,但」
方玲緊接着問道「那翠香沒事吧?她在哪家醫院?我先去醫院看她!」
聽到醫院這兩個字,在洗手間的韓英才立即走出來,「誰去醫院了?怎麼了這是?」
警察接着道「非常遺憾,方翠香已經」
這一瞬間,方玲的情緒瞬間崩潰,手機也掉在地上,悲戚的大哭起來。
韓英才被嚇了一跳,立即走過來抱住方玲,「怎麼了?怎麼了這是?」
方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電話還沒有被掛斷,韓英才一手抱着方玲,另一隻手拿起手機,「喂你好,我是方玲的愛人韓英才。」
「韓先生您好,是這樣的。」電話那頭的警察複述了下事情的經過,而後道「請您節哀,然後來警局做個筆錄。」
方翠香沒了?
韓英才整個人都愣住了,臉色雪白。
「警察同志,您搞錯了吧?我侄女,我侄女怎麼可能會跳樓呢?」韓英才跟方玲一樣,不願意相信這個現實,接着道「我侄女住在香麗謝苑,19號樓3601,您確定是我侄女嗎?」
「是的沒錯,您侄女的父母分別是方富貴和李秀茹。」
韓英才瞬間沒了音。
好半晌,他才掛了電話,看着情緒崩潰的妻子,他也不知道怎麼安慰。
方玲抱着韓英才,哭着道「我三天前才見過她,她說她和李秀茹去做頭髮了,還說過幾天要跟我一起去逛街,翠香,翠香你怎麼就這麼想不開呀!你有想不開的事情,你可以來找小姑,小姑都辦你解決,你這孩子,你為什麼要這麼傻!翠香!」
方玲是看着方翠香長大的。
彼時,方玲還沒有孩子,她特別羨慕弟媳能生個女兒,人都說女兒是媽媽小棉襖,是爸爸小酒罈。
韓英才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突然。
三天前他們看到方翠香時候,方翠香還一切正常,這孩子怎麼突然就
韓英才紅着眼眶道「小玲你先不要難過,我打電話給茵茵,讓她馬上回來帶我們去警局。」
「嗯,快打吧。」
韓文茵今天有個非常重要的會議,來的都是甲方大佬,但是在看到父親的來電時,還是第一時間接聽了電話,在聽清電話內容時,韓文茵臉色一變,「什麼?」
「好的爸,您和媽別著急,我馬上回來。」
掛斷電話,韓文茵將面前的電腦合起來,「不好意思各位領導,我家裡出了件急事,需要馬上回去一趟。」
說罷,韓文茵朝眾人鞠了一躬,便提着電腦包,匆匆離開。
一旁的編輯都沒有反應過來。
在場的人更是面面相覷。
今天這個會便是圍繞韓文茵的漫畫開的,現在韓文茵這個主角走了,會議也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周主編,你們家作者怎麼回事啊?」
編輯立即解釋道「朝醉家裡肯定是出什麼大事了,要不然她不會走的這麼急!劉總,真是不好意思,等這件事過去,我一定讓她親自給您道歉。」
朝醉是韓文茵的筆名。
取自今朝有酒今朝醉。
劉總眯了眯眼睛,「我倒是好說,就是不知道宋總那邊等不等得及。」
業內誰不知道宋博琛脾氣差,是個有名的笑面虎,而且他最討厭動不動站起來就走的人。
韓文茵每一個行為都精準的踩在了宋博琛雷點之上。
她就自求多福吧。
這邊。
韓文茵快速趕回家中,方玲哭得喉嚨都啞了,見韓文茵回來,一把抱住韓文茵,「茵茵!」
韓文茵接着道「爸剛剛在電話里也沒說清楚,大表姐人現在怎麼樣了?」
她在電話里只聽到方翠香跳樓的事情。
聽到這話,方玲哭得更加大聲音。
韓文茵暗道不好。
韓英才接着道「你大表姐她,沒了」
韓文茵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拿着車鑰匙,「咱們現在先去警局!爸,您安撫好媽!」
「嗯。」韓英才點頭。
一家三口坐進車內。
韓文茵的車速有些快。
韓英才道「茵茵啊,你開慢點。」
「嗯。」
此時的韓文茵雖然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但雙手還是忍不住的發抖。
啪嗒。
一滴熱淚滴落在手背上。
好在警局距離韓家不遠,約摸二十分鐘左右就到了。
「翠香」
此時的方玲身上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韓文茵和父親一左一右的攙扶着她。
「翠香啊小姑來了」
大廳內的警察看到這一幕,都有些動容。
兩名女警立即走過來,「請問你們是方翠香的家屬嗎?」
韓文茵紅着眼眶點點頭,再次開口,嗓音已經有些沙啞,「方翠香是我的大表姐,這是我母親也是她小姑,這是我父親是她小姑父。」
方玲猛然抬頭,看向女警,「我侄女現在在哪兒?」
「在法醫室。」女警道。
「我們能看看她嗎?」方玲接着問道。
「可以是可以,」女警的表情變得有些猶豫,「就是您侄女是從高處跳下來的,遺容可能有些」雖然法醫已經盡量在挽救了,但依舊不忍直視,
甚至連李秀茹和方富貴這對親生父母,都不敢正眼看方翠香。
民間傳聞,身首異處的人容易化成厲鬼尋仇。
方玲搖搖頭,「沒事,我們不怕。」
女警嘆息一聲,「那請跟我們來吧。」
三人跟上女警的腳步,一同來到法醫室內,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剛踏入法醫工作的地方,就覺得陰森森的,讓人頭皮發麻。
不過現在並不是注意這些的時候。
兩位女警將一家三口帶到一具蓋着白布的屍體面前,「這就是方翠香。」
「翠香,翠香」
方玲顫抖着手揭開了白布。
觸目驚心。
只見,方翠香的頭顱是拼湊到一起的,手腳均已殘缺
甚至還有一隻腿是警察從三十米開外的綠化帶里找到的。
幾百米的高層。
一旦從上面跳下來,註定會身首異處。
人也只有在無盡絕望的時候,才會有這樣的勇氣。
方玲本來就哭的撕心裂肺,看到這一幕,她更是心痛的不行。
「我可憐的翠香,翠香,你睜開眼睛看看小姑好不好呀!你這個傻孩子,你為什麼要想不開去的跳樓啊?」
「到底是為什麼?」
「翠香,你痛不痛?小姑記得你小時候最怕痛了!」
「」
方玲什麼也顧不得了,她也不害怕,抱着方翠香的身體,嚎啕大哭。
邊上的兩個女警也默默流淚。
韓文茵哽咽着擦掉臉上的淚水,就在此時,她好像發現了什麼,皺眉問道「不好意思,警察同志我想問一下,我大表姐為什麼穿着喜服?
韓文茵這麼一說,方玲也注意到了,也覺得不對勁。
女警一愣,「你們還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韓文茵反問。
女警接着道「今天是方翠香結婚的日子。」
「結婚?」韓文茵愣住了,「我大表姐今天結婚?警察同志,您肯定弄錯了吧?我大表姐還是單身啊!」
方玲抬頭看向女警,哭着道「肯定是搞錯了,我侄女結婚的話,我這個姑姑怎麼會一點都不知道!」
兩名女警面面相覷。
「你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方玲一把抓住女警的手腕,「警察同志請您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三天前才見過我侄女,她的精神狀態非常好,她也沒告訴我她要結婚的事情!她絕對不會突然跳樓,肯定是有人要害她!請你們一定要為我侄女做主!」
「你們跟我來。」
很快,一家三口就被帶到詢問室了解情況。
方玲已經說不出其他話了,負責回答的是韓文茵,父母就坐在她身邊。
「是,我們三天前才見過大表姐,但時她一切正常,並沒有任何輕生的舉動和想法。」
「而且我們還約定好半個月後跟我媽他們一起去逛街。」
「如果非說不一樣的話,應該是我舅媽變得不一樣了。我舅舅舅媽是個極其重男輕女的人,在她眼底,只有我表哥方偉志才是他們的孩子,我表姐是女兒,他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所以,我表姐初三還沒讀完就輟學了,在工廠上班的這些年,工資也全部貼補我表哥做生活費,她連一連新衣服都捨不得買。」
「出事的前三天,我大表姐突然告訴我,舅媽對她的態度突然好轉,當時我就有些奇怪,但表姐卻說是舅媽改變了,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並且跟我母親一同去舅舅家看了下,但舅舅的回答並沒有任何問題。」
「無論是表姐還是舅舅舅媽,他們都從未告知我們大表姐要結婚的事情。」
聽到這裡,方玲再度哭着道「這孩子,為什麼這麼大事情要瞞着我!」
負責詢問的警官接着道「那你們知不知道,方富貴和李秀茹找男方索要三百萬彩禮的事情?」
聞言,方玲更震驚了!
三百萬的彩禮!
「三百萬的彩禮?」
警官點點頭,「是的。目前嫌犯之一的石彪已經將兩百萬的現金給了李秀茹。」
說到這裡,韓文茵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微微眯眸,「所以,方偉志那輛奔馳車就是用那兩百萬買的。」
這人血饅頭,方偉志究竟是怎麼吃得下的!
好歹他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
這一刻,韓文茵整個人都在發抖。
她好難過。
那種將近窒息的感覺無人能懂。
方玲亦是倒吸一口涼氣。
她有料想過方翠香肯定是被人逼死的,但她沒想到,方翠香竟然是被弟弟和弟媳婦害死的!
他們怎麼忍心!
他們是怎麼忍心的!
「我能見見方富貴和李秀茹嗎?」方玲看向警官,接着問道。
「可以。」警官點點頭,「他們就在隔壁的審訊室,就你們跟我來。」
方富貴和李秀茹坐在審訊桌前。
李秀茹哭着道「我真的沒有害死我女兒!是她自己掉下去的,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方富貴這會兒也緩過來了,立即點頭,「對對對,這件事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女兒是自己不小心從樓上掉去的,她是我們的女兒,我們疼愛她還來不及,又怎麼會逼她跳樓?」
方富貴不是法盲。
他知道一旦自己跟這件事惹上關係,就會牽連到方偉志將來考研考公。
方偉志將來是個要走仕途的人。
不行。
身為父親,他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們將所有的責任都推給了方翠香。
真是個害人精啊!
活着的時候對家族沒有半點貢獻,現在死了,還要來連累方偉志。
真是害人不淺啊!
他們家怎麼就出了這麼個害人精呢?
「就是你們!」方玲推門從外面走進來,哭得滿臉淚痕,「方富貴,李秀茹,你們到底還是不是人?翠香是你們的親生女兒,你們怎麼能會這麼對她?」
方玲剛剛已經看過石彪了。
一個年過七十的老頭子。
不敢想像,方富貴和李秀茹竟然喪着良心讓方翠香嫁給這種人!
「為什麼!」方玲衝過來,直接揪住方富貴的衣領,「你是翠香的親爹啊!親爹!」
此時的方玲恨不得直接殺了方富貴。
千刀萬剮才解氣。
方富貴紅着眼眶道「姐,你相信我,真的跟我沒關係」
「你這個廢物!」方玲直接給了方富貴一巴掌,「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好!竟然跟李秀茹做出了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你還配做個人嗎?」
方富貴低頭不語。
他怎麼知道方翠香那麼自私?
明明是讓她去享福的。
可她卻尋死覓活!
石彪那麼有錢,等方翠香嫁過去之後,不但可以自己過上好日子,還能讓家人也一起過上好日子。
偏偏,方翠香身在福中不知福!
「冷靜點,你們雙方都冷靜點!」立即有警員過來拉開了兩人。
方玲捂臉痛哭。
「你們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就為了那三百萬嗎?難道活生生的一個人,還比不上三百萬?」
「沒有!我們從沒過三百萬的彩禮,那三百萬是石彪自願給我們的!」李秀茹接着道「翠香資源嫁給石彪,我也很難過,身為母親,我何嘗不想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如意郎君?可那孩子偏偏就看上了石彪的錢,我也勸過她!可她不聽!她不聽我能有什麼辦法?」
反正方翠香已經死了,死無對證,只要她一口咬定是方翠香自己願意嫁給石彪的,公安局又能拿她怎麼辦?
而石彪那邊也一口咬定是方翠香自願嫁給他的。
至於三百萬彩禮,是他為了感謝方翠香父母多年的養育之恩,這才自願給了彩禮。
雙方的證詞一樣,警察也只能暫時先把人放走。
新娘新婚當天墜樓身亡,這件事很快就引起了新聞媒體的關注。
第二日。
各大新聞頭條都是關於方翠香的,一時間,方家成了記者的打卡點。
李秀茹本以為方翠香死後,會給她帶來重大損失。
沒想到,不但沒有任何損失,他們還拿到了社會好心人士送來的慰問金。
女兒在新婚當天墜樓身亡,父母心裏肯定不好受。
一時間,方家父母不知道獲得了多少人同情的淚水。
李秀茹哭着站在鏡頭面前,「我養了她二十七年,從來沒想過這個傻丫頭會以這種方式離開我們!她跟石彪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勸她,那個男的年紀太大了,他們倆在一起根本不合適,可這個丫頭她不聽我的!她說她窮怕了,她想做個人上人,我要是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我寧願跳樓的人是我,也不願意她嫁給那個老頭子!」
「我的女兒啊!」
李秀茹將一個好母親的形象演繹的活靈活現,讓人分不清真假。
直至這時。
同住一個小區的王阿姨在小區散步的時候,在綠化內撿到一個帶血的信封。
小區才出過命案,王阿姨意識到不對勁,立即報了警。
警察趕過來之後,打開信封才發現這是方翠香的絕筆信。
也是她的遺言
【我是方翠香,XX年1月2號生日,我的身份證號碼是2568*****5612。
我住在謝麗香苑小區19棟3601房。
寫下這封信的時候,我的心情很平靜,這幾天,我想了很久。
有過不甘,也有過憤怒,但最後,這些複雜的情緒終究還是化為了虛無。
我怨誰呢?
我恨誰呢?
是父親給了我生命,是母親將我帶到了這個世界上,我誰都不恨,我誰都恨不起。
我只是覺得命運太過不公。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察覺出父母對我和弟弟不一樣,平時家裡有什麼好吃的好喝的,母親總是悄悄藏起來留給弟弟吃。
爸爸對我說過的最多的一句話便是「弟弟小,你是姐姐,你要讓着他。」
只要我和弟弟在一起,無論我倆誰調皮誰犯了錯,只要是弟弟哭了,那麼媽媽打的人一定是我。
那時候,我會想,是不是弟弟學習成績好,我學習成績太差,所以父母才不喜歡我。
所以,我努力的學習,終於,我成為了班裡的第一名,我拿到了三好學生獎狀。
到了初中時,老師說我肯定能上個重點高中,可這個時候,父母卻讓我退學,將我安排在工廠流水線上班,而我的工資則是全部留給弟弟當學費。
我無數夢見自己考上了重點高中,走進了夢寐以求的大學校門。
可惜。
這些只是夢而已。
原本上班以後,我能找個好男人,安安穩穩的過完一生,我無數次在心裏發誓,以後一定要讓自己的孩子好好讀書。
就在這個時候,我得知自己被父母以三百萬的天價賣給了一個年過七十的老人。
我拚命的反抗。
可他們卻那麼的冷酷無情,一次次把我推向深淵地獄。
我想只能妥協,但我只能一時妥協,不能一直妥協。
這一次。
我的命只屬於我自己。
另外。
我要好好感謝我的小姑和姑父一家。
我想,如果我從一開始就把茵茵的話聽進去了的話,那該有多好!
我為什麼要有期待呢?
期待一件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一件事。
是小姑給了我從未擁有過的母愛。
她會關心我,愛護我。
還有小姑父,他就像我的爸爸,總會在背後默默的保護我,給我安全感。
我不止一次的在想,如果我是你們的女兒該有多好啊。
茵茵,謝謝你不嫌棄我,不嫌棄我的學歷,不嫌棄我是個紡織廠女工,跟你一起逛街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
我希望你可以一生幸福,和相愛的人白頭偕老。
本來我們還約好要一起去逛街,很抱歉,現在我要失約了。
告訴小姑不要悲傷,也不要哭,我不是死了,我是解脫了,從此以後,我可以是一棵樹,一棵小草,是天上無憂無慮的小鳥,是奔流到海河流只是,我再也不要成為人了。
方翠香於11月26日絕筆。】
很快,警方便叫來韓文茵和她的父母。
同時,警方也將這封遺書公佈於眾,雖然法律無法約束方富貴和李秀茹這種行為,但道德可以。
警局內。
方玲和韓英才都不識字,由韓文茵讀給二人聽,她的聲音逐漸沙啞,到最後,也是泣不成聲。
方玲跪在地上哭得肝腸寸斷,「翠香啊!你這孩子糊塗啊,糊塗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