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恆紀元:監守者
恆紀元:監守者

恆紀元:監守者秒速七厘米

標籤: 東方晨 威廉姆斯 恆紀元:監守者 玄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恆紀元:監守者》,是以東方晨威廉姆斯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秒速七厘米」,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這時。秦貴妃緊緊拉着夏天的手,生怕夏天的死而復生是幻覺。但,兒子的手越來越溫暖。她含淚而笑:「天兒,嚇死母妃了!」夏天反手緊握,掌心溫暖着母子兩人:「母親別怕,我沒那麼容易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12:5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每一次進來。
夏帝都會盯着那塊牌匾看上很久。
宛若能從上面看出一朵花來。
這時。
廢太子披頭散髮的從通道上面跑下來,臉色蒼白,身體消瘦至極,雙眼含淚的跪在夏帝面前「父皇,你是來看孩兒的嗎?」
「你是來放孩兒出去的嗎?」
「這裡好可怕,孩子不要呆在這裡!」
夏帝眉頭一皺「你這麼廢物,不呆在這裡,出去丟朕的人嗎?」
「去,繼續在宮門前放血!」
「若是你的血能夠打開這地宮門,朕不僅放你出去,還把大夏的江山都給你!」
「不!」
廢太子抱着夏帝的腿哭嚎,一把鼻涕一把淚「父皇,我的血都快放幹了!」
「若是再放下去,孩兒會死的。」
他掀起袖子,蒼白的肌膚上滿是血口,全部割在血管上,血跡斑斑,慘不忍睹。
夏帝沉聲問「廢太子的血真不行嗎?」
「不行!」
一個如同殭屍般的乾枯老者從暗處閃出道「陛下,他不是天命之人,就算放幹了他的血,估計也打不開這地宮之門。」
夏帝的眉頭皺得更深「地宮兩邊的水銀河水還在升高嗎?」
乾枯老者頷首「還在持續升高。」
「根據水銀升高的速度,最多三年就會覆蓋我們站立之地,讓我們再也走不到地宮門口,到時這裡會發生什麼異變,誰也說不清!」
「哎」
夏帝幽幽一聲輕嘆,盯着宮門上那四個龍飛鳳舞的字「若能懂這四字之意,也許,我們就能打開地宮之門了!」
乾枯老者渾濁的雙眼中也滿是遺憾「是啊!」
「可惜,誰也不認識!」
「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仙文吧!」
夏帝鷹眼中滿是不甘「仙緣,仙緣,真的與朕無緣嗎?」
乾枯老者想起一事「陛下,九皇子出帝都後,就悟得了聖道和王道,很有可是天命之人!」
「現在,老夫對他的血很感興趣!」
旁邊。
廢太子聽到夏天之名,眼中滿是猙獰「對!」
「父皇,就放九皇弟的血!」
「他的血,定然能打開這地宮大門!」
夏帝臉色一冷「他來不了!」
乾枯老者一愣「難道他敢抗陛下的旨意不成?」
夏帝心情沉重的道「天狼公主率領大軍入荒,他已經死在荒州了!」
「再也回不來了!」
「桀桀桀」
廢太子終於放開夏帝的大腿,獰笑着痛哭,失態着嘶吼道「死得好!」
「死得好啊!」
「那個該死的臭老九把本太子害得這麼慘,早就該死了!」
夏帝一腳將廢太子踢飛「廢物!」
「害你的不是小九,而是你的無能!」
「直到現在,你都不知道為何會敗嗎?」
「看來,朕當初就不該立你!」
乾枯老者眯起眼睛道「陛下,秦紅衣和庄鋤頭都一去不回,這裏面定有內情。」
「讓老夫去荒州看看吧!」
「就算九皇子死在荒州,屍體若能找到,老夫取其血骨回來試試!」
夏帝眯起鷹眼「老怪物,你想出去?」
乾枯老者目光不閃躲「不可以嗎?」
夏帝想了想道「天狼國師歐陽毒也出了天狼皇宮,入了荒州!」
乾枯老者一臉不屑「你是說當年稷下學宮那個門童?」
「這樣的貨色,老夫一巴掌就可以拍死!」
夏帝鷹眼中滿是震驚「莫非,你達到那個傳說中的境界了?」
乾枯老者傲然道「是!」
「但,若是三年內打不開這地宮,找不到長生不老葯,我也會老死!」
夏帝終於下定決心「陰陽老祖,若你要外出,必須要答應朕,不得在大夏境內採補少女元陰。」
「桀桀桀」
乾枯老者聽到了讓他開心之詞,笑得很是陰森「放心吧!」
「本老祖心中有數!」
「你這個大兒子已廢,交給本老祖教教如何?」
夏帝頷首「好!」
不久後。
陰陽老祖帶着廢太子出皇宮,出西城門,朝荒州而去。
廢太子站在西城門口,一臉陰森的道「臭老九,皇兄這就來為你收屍拿你去喂那詭異的地宮。」
「讓你死也不得安寧!」
另外一處。
大夏鴻臚寺。
鴻臚為何意?
是為大聲傳贊引導儀節之意。
何為寺?
與鴻臚一詞組合後,「寺」就是官衙的意思。
大陸各國來使,都居住在這鴻臚寺里。
此刻。
天狼使館。
天狼使者接到一封飛雕傳書,看之,臉色大變,沉聲道「來人,備馬車,本使要去面見大夏皇帝。」
「是!」
就在這時。
曹威進屋,一臉討好的走到大使面前問「天狼貴使,你見我們皇帝陛下何事啊?」
天狼使者見過曹威,知此人是大夏帝國右丞相。
他無禮的道「大夏右丞相,說吧你們大夏有什麼條件?」
曹威有些意外「既然貴使這麼爽快,那本丞相就明說我們陛下的意思是和親!」
「不可能!」
天狼使者勃然大怒「這絕對不可能!」
「我天狼帝國絕不可能讓兩位公主與你們大夏和親!」
曹威一臉懵逼「貴使搞錯了吧?」
「什麼兩個公主?」
「什麼來我大夏和親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