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侯門醫妃有點毒
侯門醫妃有點毒

侯門醫妃有點毒我吃元寶

標籤: 侯門醫妃有點毒 玄幻 青梅 顧玖
《侯門醫妃有點毒》是由作者「我吃元寶」創作的火熱小說。講述了:而她這輩子最倒霉的事情,是遇到了皇孫劉詔。傳聞皇孫劉詔風度翩翩,溫文爾雅,待人謙遜有禮。顧玖:呵呵!世人眼瞎。那個男人明明是個腹黑,狡詐,陰險,狼子野心,頭生反骨的大反派...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6: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林書平給皇帝劉詔染髮。
染髮膏是顧玖親自調製,帶着植物清香。
比起後世的化學染髮製品,顧玖調製的染髮膏百分百純天然無污染。
劉詔衝著鏡子齜牙咧嘴。
顧玖笑話他,「多大年紀了,沒個正行!」
劉詔哈哈一笑,「朕的白頭髮,以前沒注意,這會仔細一看,果然多了許多。難怪你不肯給朕拔白頭髮,這麼拔下去,朕非得變成禿頭不可。」
顧玖笑道「我親自替你調養身體,放心,你做不了禿頭。」
「朕心甚慰。」
林書平染完了頭髮,笑道「陛下看起來年輕年輕了十歲。」
劉詔衝著鏡子得意一笑,一頭烏黑髮亮的頭髮,讓他十分嘚瑟。
他顯擺道「何止年輕十歲,少說年輕了二十歲。」
「老奴眼拙,還是陛下看得准。」林書平含蓄拍馬屁。
顧玖抿唇一笑,吐槽劉詔,「再年輕,也不能變成二十來歲的壯小伙。」
劉詔哈哈一笑,不甚在意地說道「改明兒早朝,朕定會讓所有朝臣吃一驚。」
劉詔始終是個閑不住的人。
在曉築養了將近兩年,又回到皇宮,天天忙着處理政務。
兩年靜心修養,身體的確好了不少。
精力充沛,中氣十足。
整日里搞事,搞事,還是搞事。
三天兩頭同朝臣們鬥來鬥去,樂此不彼。
顧玖提醒他,「年紀不小了,悠着點!千萬不要勞累過度。」
劉詔滿口答應,偶爾還是會熬夜加班。
……
自鳴鐘問世,一年為理工學院帶去上百萬兩的收入。
劉詔都羨慕壞了。
結果這錢,根本落不到他的口袋。
理工學院有了大筆進項,於是在任丘的放任下,更加瘋狂的燒錢,燒錢!
看着一年幾百萬兩的燒錢,劉詔心疼壞了。
「燒錢大戶啊!比朕還能燒錢,根本就是敗家子。」
顧玖說道「理工學院不燒錢,什麼都做不出來。只有不停地燒錢,才會有源源不斷的新物件問世。我以前和你說過,自鳴鐘可以做到小孩巴掌那麼大一點,隨身攜帶,可稱之為懷錶。
要是成功,天下這麼多人口,只要有百分之一的人擁有一個小小的懷錶,得創造多少價值?懷錶還能更新換代,會有新的外觀,新的賣點。即便達不到百分之一,有個千分之一,也是一個龐大的數量。還有我曾和你說過的蒸汽機,如果真能造出來,世界都將被改寫!想要創造這一切,就得燒錢。大量的投入,才能換來豐厚的回報。」
「言之有理!希望那幫人不會辜負你的期望,真的能造出你說的蒸汽機。」
「一定有那麼一天。」
……
劉詔生龍活虎一年。
連着數日變天,氣候變化無常。
一場風寒,將皇帝劉詔打回了原形。
他的身體,並沒有他以為的那麼強悍,他永遠都回不到二十歲年輕力壯的時候。
他躺在床上,喝着苦澀湯藥,有氣無力,心中煩悶。
即便有顧玖陪在身邊,也無法平復他煩躁的心情。
「朕會死嗎?」
「別胡說八道!」顧玖輕聲呵斥。
劉詔笑了笑,「你擔心朕嗎?朕死了,你就是太后娘娘。」
顧玖甩了個白眼給他,「你就這麼想死?」
「朕不想死!朕說過,至少要陪你到六十歲,這還差着十幾年,朕捨不得你。」
「既然捨不得我,就趕緊好起來。」
劉詔嘆一聲,「可是朕總覺着好不了!這身體就像是一件破爛,東補補,西補補,越補越醜陋。朕不想喝葯。」
顧玖哄着他,「我給你準備了霜糖,喝了葯就能吃糖。」
劉詔皺着鼻子,「能不能先池塘再吃藥。」
顧玖哭笑不得,敢情是嫌棄葯太苦,耍小孩子脾氣。
她拿出霜糖,餵給劉詔一顆,「好吃嗎?」
「甜!聽說南方很多地方都在種植甘蔗,用來熬糖。有機會,朕真的想去看看。」
「等你養好身體,我們就去南邊走一圈。順便去江陵看看。崔七辦的江陵書院,辦得有聲有色。今年科舉,江陵書院考取了好幾個進士,名次都還不錯。」
「朕要坐畫舫,要一船的歌姬唱小曲。」
顧玖二話沒說,伸出手捏着他的耳朵,「皮癢了嗎?」
「朕病了,你還欺負朕。你一點都不關心朕。」
「要不要本宮現在就給你找一船的歌姬唱小曲?」
劉詔一本正經地說道「那倒不用!等我們去了南邊,聽着吳儂軟語,才有味道。你得陪着朕。你要是不在,朕擔心自己會被船娘生吞活剝了。」
得嘞!
這分明是在顯擺啊!
成心氣她啊!
顧玖連甩三個白眼給他。
劉詔一臉樂呵呵,玩笑得逞的嘚瑟勁。
吃了糖,心情好轉,劉詔終於肯喝葯。
顧玖累得出了一身汗。
她和齊王劉御說道「老小孩,老小孩,這話果然沒錯。你父皇一生病,脾氣就跟小孩子似的,非得本宮哄着才肯吃藥。」
劉御低頭偷笑。
「笑什麼?」顧玖問他。
劉御止住笑聲,說道「兒子去看望父皇的時候,父皇依舊威嚴十足。父皇只有在母后身邊,才會耍小孩子脾氣,讓母后哄着他。」
這算不算是老夫老妻之間的生活情趣?
顧玖聞言,哭笑不得!
老夫老妻,只有一種別人比不上的默契。
顧玖坐軟塌上看書,劉詔就躺在軟塌上,頭挨着她。
他呼吸粗重,病情尚未好轉。
「朕這破身體,連你都不如。」
顧玖翻着書籍,「我自小調養,堅持幾十年,你一個受了傷都不好好治的人,當然比不上我的身體。」
劉詔抱着她的腰,「你替朕調養身體多年,為何朕的身體還是日漸破敗?」
顧玖嚴肅地說道「因為錯過了最佳調養時間。當初你在戰場上受了毒傷,若是能及時回到軍營,好生養病,也不至於如今這般情況。可你當年,偏要逞能。受了傷,隨意用點葯,只要死不了就繼續征戰沙場。
一次接着一次,無數的傷堆積在身上,時間跨越好幾年。回到京城後,又一直馬不停蹄忙前忙後。太醫數次提醒你不可操勞,你也不聽。不生病則罷,一生病必定來勢洶洶。身體好轉後,也是大不如從前。」
劉詔坐起來,目光嚴肅地看着她,「你能否和朕說實話,朕還有多少壽數?」
顧玖蹙眉,「你怎麼又問起這個問題?我都說了,你不能去想,你只需遵照醫囑……」
「朕想知道自己的壽數,以便做出妥當的安排,想多陪你幾年。」
顧玖張口結舌。
她揉揉眉心,「這話我說不合適。我把太醫院的太醫都叫來,讓他們回答你。」
「那群太醫都是膽小鬼,一句實話都不敢說。朕想聽你說實話。」
顧玖面露為難之色。
劉詔安撫她,「你儘管說,無論什麼結果,朕都承受得起。」
顧玖嘆了一聲,很疲憊!
她問他,「這次生病,你自己是什麼感覺?」
「吃了那麼多葯,病卻好得很慢。朕老了,比不上年輕時候,一個風寒,過去要不了兩三天就能痊癒。這回得有半個月了吧,還不見好轉。你說,朕這病,多長時間才能好起來?」
顧玖說道「估計還要再吃半個月的葯,才能痊癒。」
劉詔緊皺眉頭,「一個小小的風寒,竟然要吃一個月的葯?」
「對年輕人來說,的確只是一個小小的風寒。但是對你來說,風寒也能要你的命。」
「朕的身體就這麼差?之前兩年的調養,豈非白調養。」
「沒有之前兩年的調養,這次風寒你根本抗不過來。」
劉詔傻眼。
顧玖緊握住他的手,「所以,你一定要遵照醫囑,一頓葯都不能少。」
劉詔深呼吸一口氣,「朕還有兩年時間嗎?」
顧玖沒作聲。
「告訴朕實話吧!朕也得早做打算。」
顧玖斟酌道「如果你肯放下政務,隨我到別院靜心調養,別說兩年,十年壽數可期。若是你執意忙於政務,不肯好好休養,我只能說,兩年已經是莫大幸運。」
「朕只剩下這麼點時間嗎?」
劉詔眼神茫然。
他想過種種,唯獨沒有想過死!
顧玖抱住他,「別多想,我會一直守着你。」
劉詔回過神來,「你讓朕仔細想想。」
顧玖沉默下來。
劉詔從白天想到黑夜,從黑夜想到天明。
正午陽光好。
顧玖帶着他上了綉樓,隔着玻璃曬太陽。
他對她說道「朕想了一個晚上。你之前說朕若是肯放下政務,隨你修養,十年壽數可期?這是真的嗎?」
顧玖重重點頭,「你的身體,已經承受高強度的工作。」
劉詔嘆了一聲,「早知道會這樣,朕當年說不定會多花點時間養傷。」
顧玖報以苦笑。
劉詔突然就拿定了主意,「朕決定退位,將皇位傳給老大。下旨,讓老二還有汝陽回京。朕退位的時候,希望他們都走。」
顧玖一臉震驚,「你確定?你真的能捨棄皇位?」
劉詔實話實說,「朕捨不得放棄皇位!可是人活一世,必須要做取捨。到底是繼續戀棧皇位,還是捨棄皇位多活幾年,多陪你幾年,朕選擇後者。縱然有許多不舍,朕拿得起就放得下。」
顧玖抱住他,抱得緊緊的。
「你可以不用退位,讓老大監國就行了。」
「不行!這對老大來說,太過殘忍。一直監國,卻一直夠不到那個位置,時日一長,不生亂也會生亂。朕相信他,會是個好皇帝。把皇位交給他,朕放心!」
顧玖望着他,「你真的想好了嗎?你不後悔嗎?」
那可是皇位啊!
至高無上的皇位。
雖說劉詔退位後,就是太上皇。
然而,有句話叫做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太上皇也不能事事干涉皇帝,也不能事事插手朝政。
做了太上皇,就得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能過多干涉皇帝的決定,不能過多干涉朝政大事。
這讓一個習慣了金口玉言,號令天下的帝王,如何適應?
太上皇和皇帝,父子之間會不會發生衝突?
會不會發生不堪言的後果?
劉詔已經想好了一切,「退位後,我們就離開皇宮。你給朕調養身體,身體一好,我們就南下遊玩。記得給朕找幾個歌姬唱小曲。」
顧玖本來很傷感的,結果被他一句歌姬唱小曲刺激得笑出了聲。
「你就惦記着小曲。我看你退位,分明就是為了光明正大出京遊山玩水。」
劉詔哈哈一笑,「沒想到被你看破了真相!娘子目光如炬,為夫果然什麼都瞞不過你。」
------題外話------
明天繼續更新大結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