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護花狂兵
護花狂兵

護花狂兵蠍子

標籤: 葉蒼天 唐欣婉 護花狂兵 都市
最具實力派作家「蠍子」又一新作《護花狂兵》,受到廣大書友的一致好評,該小說里的主要人物是葉蒼天唐欣婉,小說簡介:《護花狂兵》作為蠍子的一部都市生活文,文章結構很好,前有伏筆後有照應,人物的性格、行為活靈活現,思路新奇,主要講的是:心情忽然間好起來,許薇薇露出一抹笑意,對身旁的年輕警察道:「小劉,審訊可以開始了,順便好好查查,這傢伙之前的案底!」……...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1: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葉蒼天擔心的,就是准天級強者和天級強者出手。
畢竟他知道光明殿的最終目的,他們的最終目的就是奪取混沌印、黑暗印以及御龍印。
想得到這些可不是光靠紅衣主教就能完成的。
尤其是混沌印,如今還散落在華夏遺迹之內,其中定然有天級強者守護。
所以想要最終得到混沌印,光明殿必然派來天級強者。
當然,這些他還不能全告訴東方明月,畢竟御龍印這些事情,知道並不是好事,很可能會引來災難。
所以葉蒼天將這一部分省略掉了。
東方明月聽着葉蒼天的顧慮,臉色變得失落起來,苦惱道「若是能將光明殿的准天級和天級高手引來滅掉的話,那就太完美了,只可惜……」
「現在想這些有點早。」
葉蒼天聞言,瞥了東方明月一眼。
如今兩人實力有所提升不假,但在天級強者面前,兩人還不夠看。
又不能事事求助龍老,所以這樣的想法,葉蒼天暫時沒有去想。
不過,他倒是有了些許打算,當他成為天級強者之後,便可以試圖去計劃這樣的事情。
現在需要做的,只有努力修鍊,期待那一天早早降臨。
……
別院。
當葉蒼天從集訓場歸來之時,已經深夜。
剛剛踏入別院,葉蒼天便頓住了身影,目光瞥向面前的房子。
他能夠感受到,房子那邊存有一道氣息。
這道氣息,最開始的時候十分隱蔽,但隨着他停下腳步,氣息便突然強大起來。
好像對方已經知道,他發現了異常一樣,便不再隱藏身份,準備現身。
而當葉蒼天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整個人瞬間冷汗直流。
光是這股氣息的強度,就足以令他膽寒,絕對達到了天級的水準。
除此之外,在這氣息之中,還夾雜着一股盎然的殺氣。
也是感受到這股氣息,葉蒼天才全身戒備起來,同時也基本猜到了對方身份。
應該是隱組的那名天級境界的叛徒。
他也沒想到,黑羽之後,對方會直接現身暗殺,而一名天級強者的攻擊,又豈是那麼容易抵擋的呢?
然而就在這時,葉蒼天的臉色又是一變,就在別院的角落之中,又出現了一道氣息。
令葉蒼天驚訝的是,這股氣息的強度,居然與另一股氣息相當,也是一名天級強者。
什麼情況?
難道說這兩人都是來對付自己的?
那樣的話,今日想活下來,恐怕十分艱難。
感受着兩人的陌生氣息,葉蒼天臉色陰沉得快滴出血來,他就算再自信,也不可能是兩名天級強者的對手啊!
下一刻,令葉蒼天目瞪口呆的是,兩股陌生的氣息,幾乎不分先後地收斂了起來,直至消失。
這……
一時間葉蒼天的眼睛轉動了起來。
他已經想到了什麼。
前者絕對是來殺他的,只不過感受到後者的氣息,應該是怕暴露身份,所以才選擇隱去。
至於後者,應該是與對方有過節,阻止對方來擊殺自己。
原因很簡單,其一,他除了龍老之外,在這裡並不認識其他的天級強者,對方不可能主動來保護自己。
其二,若是對自己心懷不軌的話,根本沒有必要散出氣息暴露自己,完全可以等前者出手。
所以綜合這兩點,他只能認為,對方與前者之間有仇,特意來破壞對方好事的。
在別院中,葉蒼天沉默了良久,最終他還是走進了家門。
雖說之前非常兇險,但他相信,今夜應該無事。
畢竟被一名天級強者纏着,那名叛徒想要對自己出手,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
夜晚,龍城外山林之中。
兩道身影在飛快的閃現,他們一前一後,相隔也不過數十米而已。
終於在一塊空地上,前者停下了腳步,目光平靜地看向身後,那道緩緩而來的身影。
「昊天,我知道是你,還是將面巾摘下來吧!」
「這麼多年,你一直監視着我,難道就不累嗎?」
哼!
聽着對方的話,一步步而來的黑衣人,冷哼了一聲,將面巾摘了下來,露出了一副五六十歲的面孔。
他狠狠地盯着對方,冷哼了一聲,道「塵逸,我為什麼跟着你?難道你心裏沒數嗎?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你才是隱組內的叛徒!」
龍雪峰受傷之後,隱組內一共三名天級強者。
一名東方洪武,一名塵逸,然後就是他,昊天!
通過一系列事情的蛛絲馬跡,所有人基本都知道,這名叛徒實力超群,應該是天級強者。
而在三人之中,東方洪武顯然是不可能的,那麼除了自己之外,便只有塵逸才可能是叛徒。
但這畢竟只是排除法,並沒有真憑實據,所以他要掌握對方的罪證才行。
也是因此,昊天這麼多年,一直在暗中盯着塵逸。
他的想法很簡單,是狐狸終究有露出尾巴的一天!
「呵呵,昊天,你覺得我是隱組叛徒,可你有什麼證據呢?」
「若是按照你的排除法,我覺得你還可能是叛徒呢!」
另一邊的老者,同樣拉下了面巾,戲謔地看向後者,笑着說道。
他同為天級強者,被人監視了這麼多年,豈能不知道?至於對方監視自己的原因,用屁股想,也只能想明白。
「哼!本來我是沒什麼證據的。」
「可是今天我有了,你剛剛要對那小子下手,若不是叛徒,你怎會如此!」
昊天目光冰冷的看着對方,再度冷哼了一聲。
雖說他一直在監視塵逸,可對遺迹內的事情,還是有所耳聞的。
葉蒼天在遺迹內的名號,越發的響亮,而且從這次歸來以後,隱組忽然多出了不少地級強者。
不用說,定然是與葉蒼天有關,如此說來,葉蒼天絕對是隱組的功臣。
因此,對方對葉蒼天出手,就已經證明是隱組的叛徒了。
「呵呵,昊天,你真是越老越糊塗了!」
「我明知道這麼多年,你一直監視我,我又豈會明目張胆地對葉蒼天出手?」
「我之前不過是想試試他的實力罷了,要知道他現在可是隱組的中流砥柱,有不少人要殺他,沒點實力怎麼行!」
塵逸目光瞥向對方,帶着幾分玩味的笑容,解釋了起來。
「你……」
一句話,讓昊天瞬間啞口無言,怒指對方的手,變得顫抖起來。
這種狡辯,他當真無話可說。
其一,對方身上雖說散發出殺氣,但卻沒有對葉蒼天下手。
退一步說,就算下手了,只要最後一刻沒有下殺手,依舊可以說是為了檢查對方實力。
其二,對方這種說詞,就算是外人,也挑不出什麼毛病。
畢竟有自己在暗處,對方就算是想出手幹掉葉蒼天,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想到這裡,昊天不由得鬱悶起來,都怪自己沒沉得住氣,若是再等一等說不定就抓住對方把柄了。
想着,昊天指了指自己的雙眼,又指了指對方,意思很明顯,告訴對方別高興得太早,他始終在盯着對方。
隨即,昊天也不等什麼回復,直接冷哼一聲,消失在山林之中。
看着對方離開的身影,塵逸目光陰沉了下來,嘴裏不由的嘀咕起來。
「媽的,都這麼多年了,還在暗中監視,真是個難纏的傢伙……」
「不過這樣也好,你明着站出來,總比在暗中要強很多……」
嘀咕了少許,塵逸臉色平靜了下來,最終消失在山林之中。
……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