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周於峰蔣小朵

標籤: 仙俠 周於峰 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 蔣小朵
很多網友對小說《回到1983當富翁周於峰蔣小朵結局》非常感興趣,作者「周於峰蔣小朵」側重講述了主人公周於峰蔣小朵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上市公司總裁周於峰意外回到了1983,看着楚楚可憐的陌生嬌妻有些發懵,更懵的是,這可憐的弟妹該怎麼辦?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男人露出了野心的獠牙,他要創造屬於他的一個時代!...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8:5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通達與華夏唯一的合作廠商華科榮,楊易巧必然不能把關係弄僵,而且江同光已經嚴重警告,一夜的再三思慮與冷靜後,開始忐忑難安。
終於,等到了天亮,光禿禿的枯樹底下少有行人,清早的寒風如刀尖一樣鋒利,街腳賣油條的商販也縮着身子懶得吆喝,楊易巧步履匆匆,趕往了華科榮。
可是,華科榮的門頭已然換成了房地產公司,楊易巧看着緊閉的大門,上方赫然醒目的鐵皮紅字,讓她整個人僵硬在寒風中!
這什麼意思?
為什麼是房地產公司?
慄慄危懼湧上楊易巧的心頭,用力去推鐵門,發現還鎖着時,抬腳一下一下地踹了起來。
「開門!」
「快給我開門!」
「快點!」
「人呢?」
楊易巧尖聲吼叫,造成的糟亂噪音引來不少過路人的圍觀,但也很快,門衛房老張推開門,探出了個腦袋。
「你是幹啥的?我告訴你,把我們的鐵漆蹭了可得讓你賠錢!」
老張怒斥道。
「看清楚我是誰!」
楊易巧氣憤地拉下圍脖,在原來,這門衛的老頭對自己可是點頭哈腰的,都不敢大聲說一句話。
「你要咋了?誰蹭了漆都得賠錢!」然而老張卻是不悅地喊了一嗓子,此時的態度,與原來涇渭分明,簡直是判若兩人。
「啊?」
楊易巧驚呼一聲,瞪大了眼睛,當下沒反應過來,一個看門的人也敢這麼跟自己說話了,向前一步,稍有醞釀後,沖其高呼道
「你看清楚我是誰,想不想干這份工作了。」
「跟你這人說話真費勁,誰蹭了漆都得賠錢,還不到上班時間就在這咋咋呼呼,你看你再敢踹一腳門,我會不會扇你幾個耳光!」
老張怒斥一聲,凶神惡煞地瞪了楊易巧一眼後,轉身咚的一聲,把鐵門用力閉上,煽起的冷風,直直吹在楊易巧的臉上,如刀子在割。
當然,對楊易巧如此惡劣的態度,是柳明慶囑託好的,既然已經到了撕破臉的這一步,那就一點好臉色也不能給,要讓對方心煩了,害怕了,上門都是一件愁事,才能把華科榮所賠付的損失降到最低。
楊易巧愣在了鐵門口,受到的欺辱感難以形容,但舉起的拳頭始終沒有落下去,心裏寬慰着自己,沒必要跟這個看門狗浪費吐沫,但肯定要讓他在華科榮干不下去。
漸漸的,華科榮這裡陸續有人來上班,當楊易巧走進院里,想要先去柳明慶的辦公室里暖和時,又是被門衛老張給攔了下來。
「你幹什麼去?」
老張上前粗魯地拽住了楊易巧。
「我去找柳明慶,你們的董事長,你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一直狗叫什麼!」楊易巧再也無法剋制住情緒,指着老張的鼻子罵了起來。
「擺清楚你自己的位置,不就是個看門的,不知道自己是個誰了?別想在這幹了!」
「老子在這能不能幹,還輪不到你在我這裡咋呼,但外人不能隨便進,你給我出去!」
老張的火氣也頓時上來,自己在華科榮幹了這麼些年,哪丟過這麼大的臉,開始用力拖拽着楊易巧,差點令其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
楊易巧狼狽地站在鐵門口,忍受着旁人異樣的目光,跟門衛的衝突,真是讓這位高傲的海歸,屈辱感到了極點,但也不敢就這樣往進闖了。
片刻時間後,終於是等來了柳明慶,原本還想好好溝通的楊易巧,首先看到的是房地產公司的牌匾,之後又是門衛的不講道理,讓她如何克制!
「柳明慶,給我個解釋!」楊易巧大步走到柳明慶身前,伸手指向牌匾,「房地產公司是怎麼一回事?」
「楊總怎麼這麼早就來了,也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柳明慶輕飄飄地應了一聲,打起馬虎眼。
「柳明慶,我問你為什麼華科榮會掛上房地產公司的牌匾?」
楊易巧再一次大聲呼喝道。
「這不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嘛。」柳明慶臉一耷拉,當即委屈起來,「是您楊總昨天口口聲聲說要停我們的補貼,我不得多想想掙錢的門路,得養活這一大廠子人,我多難,多不容易。」
「你!」
「柳明慶!你!你這樣的人這叫什麼事?拿了通達那麼多的補助你」
楊易巧瞬間感到肺都要氣炸了,指着柳明慶,聲音顫抖着,話都講不明白。
「一定要多體諒體諒小企業的難處。」柳明慶還是隨口糊弄着,太極這一套還是玩的很溜。
「柳明慶,我現在是警告你,這是件很嚴肅的問題,不要挑戰我的忍耐力,不然通達會讓華科榮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
楊易巧指着柳明慶嚴厲說明,對方無關緊要的樣子讓其憤怒到了極點。
「楊總,有什麼事咱們坐下好好聊,要不是你逼我,華科榮也不至於這般急着轉型。」
柳明慶點點頭,伸手示意其到公司里談話,站到這裡冷風嗖嗖的。
「你們的門衛是怎麼回事?今天都差點動手打了我!」楊易巧又怒不可遏地指着門衛老張,咬牙切齒的樣子,像是要吃了他似的。
「嗯?什麼情況?」
柳明慶背着手,瞪着老張。
「柳董事長,我冤枉啊,這外人進公司我不得攔着呀,是這女同志不講道理,大早上的用腳踹門,我得管着呀,還以為是流氓土匪呢,這都有監控!」
老張一副老實樣,連忙辯解。
「胡說八道,我來這麼多次,你會不認識我?分明就是故意的,老米逼瞪的,還不知道操着什麼樣的壞心,柳明慶,你說!怎麼處理他!」
楊易巧的吼叫聲充斥着整條街道,緊握雙拳,身子不斷哆嗦着,許是今早天氣太冷的原由。
「老張,你這是怎麼回事?不認識楊總?」柳明慶雖是怒斥,但在間隙擠眉弄眼。
「誒呦!」老張的演技也是浮誇,一拍大腿,後悔莫及,「是楊總啊,穿這麼厚實,我真是沒認出來,但這也不能用腳踹門吧?」
雖是認錯,老張還是強咬着這一點。
「真是不要一點臉,這麼大的歲數都活在狗身上了,柳明慶,我讓你辭了他。」
楊易巧是破口大罵,不可能放過這個門外。
「行!我一會就辭了他!」柳明慶怒斥一聲,同時又向老張擠眼示意,當然,這也是糊弄楊易巧的一句話而已。
「走吧,楊總,咱們進去聊。」
柳明慶又說道,楊易巧得意地瞪了老張一眼後,才是大步走進了大院里,可車間處,華科榮的標識已經不復存在,換上了花朵通訊的商標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