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姜西霍時寒

標籤: 周祈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都市 霍時寒
熱門小說《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近期在網絡上掀起一陣追捧熱潮,很多網友沉浸在主人公霍時寒周祈演繹的精彩劇情中,作者是享譽全網的大神「姜西霍時寒」,喜歡都市文的網友閉眼入:父母逼她嫁給年老土肥圓。 為自救,姜西閃婚初次見面的俊美男人。 說好的搭夥過日子,卻不料,婚後她被捧上天。 受欺負,他撐腰。虐渣時,他遞刀。為她保駕護航,寵入骨髓。 「總裁,夫人在學校打架,要被退學……」 「把校長換了!」 「總裁,夫人被公開嘲諷買不起限量版的包包……」 「把商場買下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6: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姜西點了點頭。
霍時寒問「你的所謂聯姻對象,等下會來,是嗎?」
姜西愣了一下。
「不知道。」她說道。
之前甚至都不知道有這事兒,怎麼可能會知道所謂的聯姻對象會不會來呢。
兩個人在這裡討論的時候,來人了。
門口進來的幾個人,穿着精緻。
走在最前面的……
有些眼熟。
姜西乍一看,不可思議。
裴止怎麼會來的?!
她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這是賀蘭古族的宴會,裴止這個臭小子怎麼過來了?是我在做夢嗎?」她獃獃的問道,發覺旁邊的霍時寒神色也不對了,周身的氣場冷了許多,連忙開口補充「這貨如果真的出現在我的夢裡,那一定是噩夢!噩夢!他來幹嘛?砸場子的嗎?」
裴止這事兒做的太多了。
可謂是隨手捏來。
霍時寒閑適的躺在沙發上,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開口說道「他應該不大可能過來砸賀蘭古族的場子,代價太高。他極其可能是過來當你的聯姻對象…」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之一。」
姜西「???」
京城第一醋罈子打翻了。
方圓幾里都是醋味,酸到不行。
裴止看到姜西後,立馬走了過來。他的身後還跟着一大堆人,看起來都是一起的。
「姜西,又見面了。」裴止道。他撩了撩頭髮,拿出了自以為是最好最帥的笑容,看着姜西,無視了一旁的霍時寒。吝嗇到一個眼神都沒給對方。
姜西皮笑肉不笑,道「如若可能的話,我希望我們還是不要見面比較好呢。」
「今天可不是我自己要來的。」
裴止不滿意姜西的態度。
姜西「所以?」
不管是不是願意來,和她有什麼關係?裴止每次都是上趕着過來找不痛快。
「給你介紹一下。」裴止道。
姜西一頭霧水。
他清了清嗓子,說道「歐洲古族裴家的繼承人裴止,今年27歲,性格外向活潑,面容俊美帥氣。成就……」
他開始自我介紹,說的頭頭是道。把自己誇的天上地下的,恨不得下一秒就開始去演講,話里話外都是「老子天下第一帥」的既視感,聽的讓人汗顏?
姜西做了個「停止」的動作,神色無奈且無語,問道「你沒事吧?你沒事吧?在幹嘛?」
挺尷尬的!
不知道大家都在看你嗎?
你以為這是你家嘛?這是你要繼承家業時的就職演講嘛?清醒一點,這是別人的地盤,能不能不要這麼個人主義。
況且!你繼續說下去我身邊的這位可能就要發瘋了!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已婚少女的感受?!
裴止打住,說道「自我介紹,我今天被邀請作為賀蘭大小姐的聯姻對象之一,本着相親的心態過來的,當然要準備的充足一點啦。」
姜西「…」拳頭硬了。
想要打人了!!
「你們也不要站着啊,你們不也和我一樣是過來相親的嗎?我剛才已經給你們打了個樣。快跟着學。」裴止對身後的幾個人說道。
後面的幾個人面面相覷,似乎是反映過來,靠近姜西的那個人整了整衣服,說道「賀蘭小姐,你好,我是……」
說完後,還沒等姜西說什麼。
後面的人又接着了。
「賀蘭小姐,看我看我。我聽說你很喜歡畫畫,好巧我家是書法國畫世家,我們可以就這個問題展開討論。希望你能給我一定的時間,讓我介紹一下自己。你也能好好的了解。」
「我家就是粗人一個,搞不動產的,我爸希望我能夠爭取一下讓賀蘭小姐和我約個會,在一起不在一起都無所謂了。他只是希望你能夠熏陶一下我腐朽麻木的內心……」
「……」
後面的七八個人開始嘰嘰喳喳,你一言我一語的自我介紹,姜西一整個凌亂在當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這是什麼?!
聯姻對象?!
確定不是過來搗亂的??
裴止開口「賀蘭小姐,我們誠心誠意的過來,不管如何,你也應該要給我們一個面子吧?!」
姜西抬眸「各位,你們是真的不清楚一件事情嗎?我已經結婚了呀。所以根本就不會相親,也不會有所謂的聯姻對象,你們都被pua了啊。」
她悲催。
霍時寒都快噴火了!
你們在幹嘛!!!
一旁的霍時寒一句話都沒說,不動聲色的看着每一個人,似乎要把他們面孔都記下來,然後偷偷的找個吉利的時間把他們做了。
「無所謂啊,誰說結了婚就不能離婚了?我可以先排個隊呀。等你離婚了,我就拿着愛的號碼牌去找你。」裴止道,說的風輕雲淡。
有知三當三的境界。
其他人愣了愣。
原來還可以這樣玩嗎?
「既然裴少爺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可以。離婚了我也可以等。」
「不離婚我也可以…」
「嗯???」
「不就是當備胎嗎?誰沒有當過備胎啊真是,我可以我可以我可以!」
姜西懵逼。
她深呼吸一口氣,打算勸退他們。
不料,霍時寒有了動作。
他緩慢開口「備胎?」
「怎麼?」有人問。
裴止嘴角上揚。
你丫的坐不住了吧!
「我覺得各位完全沒有資格。從各方面來說都差的很遠。當備胎也完全不夠格。至於上位、可能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會有這樣的機會,各位還是死了這條心吧。」霍時寒閑適無比,語調悠悠,說出口的話懟了在場所有的人。他安之若素的坐在姜西的身邊,不顯山不顯水。卻有一種正宮娘娘的淡然和處之。從眼底的蔑視就可以看出來,他對於其他人都不放在眼裡。
「你憑什麼這麼說?」備胎一號問。
霍時寒看了他一眼,「你覺得你還有錢嗎?」
那個人說道「錢?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錢。這玩意兒對我來說不重要。」
「是嗎?那就是錢有點。」霍時寒搖了搖頭,說道「但是你長得不好看。」
備胎一號被哽了。
「你知道我爸是誰嘛就敢這麼跟我說話!」他問道。
姜西扶額。
尼瑪的你知道他是誰嘛?這個時候還拼爹?你爹未必都敢在他面前放肆!
霍時寒心道,這多幼稚!
「怎麼?你媽沒告訴你嗎?」
嘖,依舊毒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