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
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

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江南龍神

標籤: 徐長生 楊少宗 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 都市
很多朋友很喜歡《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這部都市風格作品,它其實是「江南龍神」所創作的,內容真實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內容概括:《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是作者江南龍神寫的一本都市生活類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活了萬年終於有了老婆孩子》精彩節選:我是一個跨越了無盡時間長河的長生者,由於某些原因,這麼多年我膝下無子,舉目無親……直到這一天,有人告訴我,我有了個女兒。......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4:2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好,就沖你竟然敢將西門若雨逐出西門族宗這份膽量,我百里族宗就有你一席之地。」百里狂刀笑完了,臉上桀驁表情浮現。
「多謝百里老祖!」西門夜說露出喜色,連忙磕頭拜謝。
有了百里狂刀這番話,起碼不用擔心西門族宗就此煙消雲散,成為歷史了,哪怕是因為依附於人,苟且偷生,但西門族宗也依舊存活着,不是嗎?
西門夜說將這個消息帶給眾多西門族宗族人之時,眾人都是歡呼不已。
「好!全靠家主大人帶領我們,西門族宗才能免於一難呀,如今五老宗都歸順了百里族宗,這才是明智之舉,否則如果還是在老祖的帶領下,恐怕現在我們沒幾個人能活着,四大族宗聯手,我們西門族宗怎麼可能比得過?」
「沒錯,不過老祖也是被人蒙蔽,怪不得老祖,要怪就怪那個李天機,還自稱什麼狀元郎,結果就是個江湖騙子,紙老虎,害得我們西門族宗差點滅族!」有人不忿道,頓時眾多西門族宗之人的仇恨值,轉移到了徐長生身上。
在他們看來,如果不是徐長生帶着老祖走上歧途,異想天開,他們西門族宗就不會落到現在寄人籬下的地步。
只有西門復欣皺起了眉頭,心裏嘆了一口氣。
她知道如今的局面,其實怪不了徐長生,百里族宗的野心早已顯露,可謂路人皆知,即便沒有徐長生,要不了多久百里族宗也會朝其他幾個族宗出手,遲早也有可能是如今的局面。
只不過這會兒的西門族宗眾人,早已經忽略了這個事實,把所有事情都賴到了徐長生身上。
「其實家主這樣,還不如老祖的選擇,寧願轟轟烈烈的死,也不願苟且偷生的活着。」西門復欣腦海里浮現這樣的想法,但是她也沒有辦法作主,只能化作一聲嘆息,悵然心傷。
她覺得自己族宗很對不起徐長生,雖然徐長生隱藏實力不出手讓她很惱火,但自己父親親手將徐長生奉上討饒的行為,實在是讓人不齒。
而且徐長生有點手段不錯,但落入百里族宗之內,西門復欣還是不看好他,百里族宗強者如雲,如今更是有四大老祖,四個結丹期高手,她懷疑哪怕徐長生展露全部的實力,也很難從百里族宗內逃出來。
接待安置了四大族宗的人之後,百里狂刀帶着三大老祖,一起去了地牢里,至於西門夜說,他的實力還不夠,完全沒有資格和這四位結丹期同行。
「這裏面便是關押的狀元郎,去將他帶出來,好好詢問一番。」百里狂刀吩咐道。
「是!」自有牢獄守衛出馬,將徐長生帶出去。
「長生!」周葵看到徐長生被人帶走,心裏一個踉蹌,立馬就想要出去救人,之前百里族宗將她帶回來的時候,在她身上施展了不少的酷刑,她怕徐長生也會承受一樣的苦楚。
但是如今自己被玄冰封禁,哪怕是想出去也不行,只有李神月解除玄冰之後,才能做到。
周葵立馬求着李神月道「神月姐姐,你快解開玄冰守護吧,我必須要去救長生,不然他會死在百里族宗手裡的。」
李神月眉頭大皺,搖了搖頭說道「不行,如今你我靈魂契合度尚未完全,我最多只能發揮出築基期大圓滿的實力,出去之後很難是百里狂刀的對手,而且還有上次來的那三個結丹期,如果再次落在他們手裡,我的力量已經不足以再次施展玄冰守護了。」
「可是」周葵滿臉都是自責糾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李神月嘆了一口氣,想不通為什麼周葵對徐長生的感情如此之深,明明在她眼裡,徐長生就是一個螻蟻一般的人物,只不過是僥倖習得了一點練氣法門,這種實力若自己是全盛時期,不過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捏死。
但是看到周葵神思不寧的樣子,對兩人的靈魂契合也有影響,她只好出言安慰道「放心吧,百里族宗對徐長生應該沒有殺意,否則完全不必要關押進來,多半還是想要從他口中審問什麼消息,或者說是拿他來威脅你,讓你交出功法。」
「一旦是這樣的話,你一定不能開口,不能把功法告訴任何人,否則的話,那才是害了徐長生。百里族宗的人絕對不可能言而守信,一旦他們拿到了功法,就是你和徐長生的死期。」
周葵有些怔怔出神,她明白李神月說的是對的,這種事情百里族宗完全能夠做得出來。
畢竟這是一個拿着親情把她騙了回來,然後再關押起來的族宗。
可是道理她都懂,眼睜睜看着徐長生去受刑,卻也很難做到。
周葵一狠心閉上了眼睛,開始默默修鍊了起來,以期和李神月的靈魂融合更加迅捷。
李神月達到目的,這才露出一絲隱晦笑容,鬆了一口氣,她其實有句話沒有告訴周葵,那就是她巴不得徐長生立馬去死,這樣周葵直接就可以斬斷情絲,日後修鍊一片通途,不再有任何的阻攔。
只不過她不能這麼說,這樣的想法也不能讓周葵知道了。
另一邊,守衛將徐長生帶出了牢獄,後者此刻已經醒了過來,被四大老祖圍坐在一間屋子裡。
宋天臉上露出無比舒爽的表情「沒想到堂堂狀元郎,也會落入如此地步,要知道兩百年前,你可還是我的偶像啊,能夠以築基期修為打敗結丹期高手,這是何等的驚才絕艷之姿?可惜可嘆啊!」
「如今你落入我們手裡,半點修為也不見得有,如果識趣的話,我們倒是可以給你一條活路,就看你怎麼選擇了。」
徐長生微微一笑「你們是想要我的功法?可惜給你們你們也學不會。」
「哼,你真當你自己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狀元郎嗎?還不趕緊乖乖把功法交出來!」宋天臉色一變,手指一彈,一道靈力射出,打在了徐長生的膝蓋上。
「嘭!」頓時膝蓋上彈出一道血霧。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無盡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