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霍總的掌心嬌
霍總的掌心嬌

霍總的掌心嬌池鳶霍寒辭

標籤: 池鳶 都市 霍總的掌心嬌 霍明朝
小說《霍總的掌心嬌》,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池鳶霍明朝,文章原創作者為「池鳶霍寒辭」,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 能力強一點,嘴甜一點,這朵高嶺之花就能縱着她。 她要什麼,霍寒辭給什麼。 「霍總很快就會甩了她。」 「逢場作戲,只是玩玩而已...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9:2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此刻黑暗的上空真的出現了流星雨,大家的視線都被流星雨吸引了,並未注意到這邊發生了什麼。
唯有靳明月和姜野看向了這邊。
靳明月的臉上是刻骨的冷。
柳如是可不會游泳,池鳶這樣做,以柳如是的身子骨,可能直接死在裏面都有可能。
她冷笑了一聲,聽到耳邊傳來姜野的聲音。
「不救么?」
「不救,如果柳如是因為池鳶出了事,柳家是不會放過池鳶的,聶衍也不會放過她。」
「柳如是不是你朋友么?」
「朋友不就是用來利用的?」
靳明月的語氣輕飄飄的,聽到姜野在耳邊淡笑,「明月,你從以前開始,就一直沒有變過。」
靳明月在姜野的面前,從來都不需要掩藏什麼。
姜野一直都知道她的真面目。
彷彿她越是這樣不堪,他就越是喜歡。
唯有在他的面前,靳明月才感覺到放鬆。
而泳池內,池鳶狠狠的嗆了一口水,剛想往上面游。
但是柳如是大概是瘋了,緊緊纏着她,彷彿要拉着她,一起跌進更深的地方。
池鳶的水性不錯,但是身上還纏了一個人,並且對方還對你拳打腳踢,她好不容易憋着的氣也就散了,四面八方的潮水全都涌了過來,只覺得胸腔里難受極了。
柳如是蹬着她,讓自己的腦袋露出了水面,短暫的喘了一口氣。
「去死吧!池鳶。」
池鳶被她踩在腳下,眼前已經看不清任何東西。
而柳如是猶嫌她死得不夠快似的,狠狠的踢了她一腳。
這是擺明了要池鳶的命。
池鳶這下也不再顧慮什麼,一把拉住柳如是的腳踝,將她拉了下來。
柳如是沒想到池鳶還有力氣,臉色一白,整個人快速往下沉。
她的游泳技術並不好,被這麼一干擾,完全使不上勁兒了。
柳如是的胸腔憋得難受,但也知道,如果這口氣散了,她真的會死在這。
她真是恨死池鳶了,這個賤人憑什麼搶她的風頭。
她死死抓住池鳶的胳膊,不讓對方往上游。
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在這兒好了。
人在極限之下爆發的力道是恐怖的,池鳶只覺得柳如是纏在自己身上的力道猶如千鈞重。
兩人快速朝着泳池的深處跌去,水泡不停地往上涌。
完了,真的要被柳如是害死在這裡了。
她想過自己會死,但沒想過是以這樣的方式。
真狼狽。
窒息,黑暗,難受。
水上的光亮越來越遠,像是有無數雙手拉着她往下墜。
冰涼的感覺蔓延全身,她緩緩閉上眼睛。
「噗通!」
有什麼人下水了。
但池鳶已經掙扎得夠久,此刻一秒都堅持不下去了。
柳如是的狀態比她更不好,本就身子骨弱,落水受寒,也不怎麼會游,沉得更下面。
池鳶只覺得自己的身子輕飄飄的,好難受。
有什麼刺破了皮膚,周圍似乎也有些吵。
身上升騰起熱度,這股熱度將她的眼睛都熏痛了。
她聽到耳邊傳來聲音。
「到底什麼時候才醒?」
「寒辭,你不要着急。」
「監控查了么?怎麼落水的?」
「查了,所有的監控都沒有那裡的,那畢竟是泳池,而且酒店也是私人場所,不可能安裝太多監控。」
霍寒辭的臉色冷了下去,看到池鳶此時還一臉蒼白的躺在病床上,眼底就划過一絲怒意。
姜野坐在病房裡的椅子上,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根煙,在手上輕鬆把玩着。
「池鳶這不是好好的么?現在還在睡只是因為短暫缺氧,該擔心的是柳如是,如今還在搶救呢,我看柳家恨不得撕了池鳶。」
若不是霍寒辭在這,只怕池鳶早就被撕了。
姜野的眼裡划過笑意,他足夠高,屁股下的椅子也就顯得有些小巧玲瓏了。
因為混過部隊,他的背時刻都挺得直,寸頭顯得凌厲英毅。
姜野垂下視線,嘴角彎了起來,「你說這柳如是若是沒了,可怎麼辦。」
霍寒辭沒回答。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