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

劍道第一仙蘇奕青棠

標籤: 劍道第一仙 蘇奕 都市 魏崢陽
小說《劍道第一仙》是作者「蘇奕青棠」的精選作品之一,劇情圍繞主人公蘇奕魏崢陽的經歷展開,完結內容主要講述的是:我是萬古人間一劍修,諸天之上第一仙。...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22: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2156章殺出一顆無敵膽
草溪村東頭,修着一座巨大的修道場。
這是專門為村中孩童準備的修鍊之地。
旁邊就是族老厲長青的住所。
暮色深沉,夕陽如血。
此時的修道場上,草溪村的村民全都匯聚在那。
站在最前端的,是族老厲長青和一些村中的老人。
「此次進山,雖收穫不小,可卻遠低於天火妖宗各位大人們的預期。」
「所以,你們草溪村這些人族賤民必須將家中所藏的寶物全部拿出來,來彌補各位大人!」
修道場外,一個銀袍男子負手於背,大聲開口。
頓時,村民們露出憤怒之色,許多人握緊了拳頭。
「怎麼,你們這是不願意?」
銀袍男子皺眉,臉色變得陰沉冷厲。
他猛地一指人群中的薛峰,道「想一想他父親,也就是你們的村長是怎麼死的!!」
聲如炸雷,讓許多村民變色,驚慌失措。
被點名的薛峰面頰鐵青,低着頭,氣得渾身發抖,卻敢怒不敢言。
半空中。
懸浮着一座流光溢彩的寶船。
寶船上,此刻正有六七個天火妖宗的強者在飲酒作樂。
為首的,是一個面容妖異俊美的金袍男子。
他稚陰。
天火妖宗長老「靈雉仙」的後人,一位踏足登天之路的歸一境界王。
此次前來魔烏山搜集寶物的行動,也是由他來帶隊。
此刻,稚陰和其他五個同門飲酒作樂,旁邊還有美貌的婢女侍奉着,顯得無比愜意。
至於在修道場中正在上演的事情,在他們眼中就和看一場熱鬧沒區別。
「快點把寶物交出來!!」
修道場外,銀袍男子大喝,殺氣騰騰,「半刻鐘內,若不把寶物全部交出,等被我搜到的時候,你們都得死!!」
一下子,草溪村村民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族老厲長青。
厲長青沉默片刻,沉聲道「各位,聽這位大人的話,老實配合,交出身上寶物!」
一眾村民都不禁露出悲愴無奈的神色,只能屈服。
不遠處,銀袍男子則笑起來,譏諷道「這才對嘛,身為人族賤民,要想活命,只有逆來順受,乖乖配合!」
半空中,寶船上的天火妖宗眾人都不禁搖頭,大感無趣。
這些人族賤民,簡直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太沒骨氣!
很快,厲長青率先把身上的寶物交了出來。
有他帶頭,其他村民也強忍着內心的悲憤和不甘,陸續把各自身上的寶物交出。
銀袍男子笑呵呵地看着這一幕,讚賞道「不錯,你們很識趣,不過,這還遠遠不夠,接下來,去把你們藏在家裡的寶物也全都交出來才行!」
「什麼?」
頓時,場中騷動,許多人氣得眼睛發紅,憤怒難當。
這銀袍男子,明明是人族,可在成為那些妖族的奴才後,對自己同類下手時,遠比那些妖族都要狠!
「閣下這麼做,還讓不讓我們活了?」
薛峰怒道。
唰!
一下子,銀袍男子眸光如刀,看向薛峰,「怎麼,你父親的死,還沒讓你長記性?或者說,因為你父親的死,你一直心懷怨恨?」
說著,他暴喝道「跪下!否則,我立刻殺了你!」
薛峰雙手緊攥,面頰鐵青,眼眸充血。
鏘!
銀袍男子祭出一把雪亮的戰刀,殺機如沸。
卻見憤怒無比的薛峰渾身一顫,在一眾目光注視下,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眾人見此,都不禁痛心,面容悲戚。
厲長青暗自一嘆。
這孩子,雖然也有點骨氣,可明顯意氣用事,之前根本不該多嘴的。
「哈哈哈,廢物!一點都不敢抵抗!真他媽沒用!」
銀袍男子大笑,聲音格外刺耳。
「少廢話,快點行動!」
半空中,寶船內傳出稚陰的聲音。
輕描淡寫一句話,讓銀袍男子渾身一哆嗦,連忙諂媚笑道「謹遵大人之命!」
下一刻,銀袍男子抬起手中戰刀,指着厲長青,「你來幫我搜集戰利品,半刻鐘內,必須將所有寶物交出來,否則……」
他一聲獰笑,「今天我不介意把這草溪村給屠了!」
厲長青暗嘆,正要行動。
忽地,遠處一陣車軲轆碾地的吱呀聲突兀地響起。
在這死寂壓抑的氛圍中,顯得格外刺耳。
暮色深沉,夕陽如火,就見遠處地方,一個獸袍少女推着一輛木質輪椅,朝這邊走來。
輪椅上,坐着一個同樣穿着獸袍的青年。
青年安靜地坐在那,膚色蒼白,長發隨意披散在腰畔。
正是蘇奕和阿凌。
過往這段時間,蘇奕淪為癱瘓的廢人般,每天由阿凌所照拂,包括擦拭身體,清洗面容,都是由阿凌一手操辦。
連身上的獸袍,都是阿凌親手縫製。
當遠遠地,看到阿凌和蘇奕抵達。
厲長青頓時露出憂色,心中焦急,不是讓這丫頭帶着那蕭戩逃走嗎,怎麼又回來了!
這不是自投羅網?
「一個坐輪椅的廢物怎麼也來摻合了?」
寶船上,稚陰等人都一怔,神色古怪。
「那小妞不錯啊,挺水靈的,渾身透着一股靈性!」
稚陰撫摸着下巴,目光盯着阿凌,嘴上吩咐道,「羅三,把那小妞帶過來,記住,別傷到她!」
修道場附近,銀袍男子咧嘴笑道「大人稍等!」
厲長青臉色頓變,道「大人,我們可以交出所有寶物,只求大人莫要……」
「閉嘴!!」
銀袍男子暴喝,「再敢多說一個字,死!!」
說著,他一個箭步,就朝遠處走來的阿凌和蘇奕衝去。
「丫頭,算你福氣好,竟有幸被我們天火妖宗的稚陰大人看中,以後留在稚陰大人身邊好好伺候着,保管讓你飛黃騰達!」
銀袍男子大笑。
阿凌頓感緊張。
那銀袍男子,乃是玄合境修為,和族老厲長青的修為相當!!
輪椅中,蘇奕神色平靜道「用殛電秘符,殺了他。」
「夠了!非要把人往死里逼嗎!?」
幾乎同時,厲長青已飛掠過來,眼睛發紅,徹底怒了。
銀袍男子臉色一沉,揮刀就朝厲長青斬去。
雪亮的刀光像通天而起的瀑布,耀眼奪目。
可下一刻,這一抹刀光就被一片更為璀璨、更為刺目的電光掩蓋。
砰!!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一道閃電乍現,將銀袍男子軀體劈碎。
形神俱滅!
唯有那一把雪亮的戰刀哐當一聲,遺落於地。
全場一驚。
一眾村民瞠目。
厲長青也呆了一下,旋即臉色頓變,暗叫不好。
「敢殺我的人,找死!」
果然,就見寶船之上,那些天火妖宗的強者都被驚動,全都起身,神色不善地看向阿凌和蘇奕。
之前,他們都注意到,是阿凌祭出一塊秘符,滅殺了銀袍男子羅三。
他們不在乎羅三的性命。
這樣的人族奴才,他們多的是。
他們在意的,是自己的顏面!!
打狗還要看主人,更何況羅三這條狗是在為他們效命?
這一瞬,恐怖的殺機籠罩全場。
阿凌明顯愈發緊張了。
少女剛才是聽令行事,出於本能地出手,當真正殺人之後,她才意識到問題嚴重了!
因為,這等於徹底得罪了天火妖宗!草溪村所有村民都會被自己牽累!!
蘇奕溫聲道,「阿凌,你常年在山中狩獵,廝殺經驗豐富,為何現在面對一些孽障而已,就感到畏懼和不安了?」
不等阿凌開口,蘇奕已說道「別怕,從此刻起,我來教你殺敵,膽子……本就是從殺戮中磨鍊出來的,打破心中畏懼,才能蛻變為真正的強者。」
寶船上,稚陰等天火妖宗的強者都不禁心生荒謬之感。
一個坐在輪椅中的廢物,竟敢堂而皇之地罵他們為孽障?
還打算教那小丫頭殺人?
完全就是不知死活啊!!
「諸位稍等,我去抓了那小丫頭,順便讓輪椅中那傢伙也教教我們,該如何殺敵。」
一個黑袍男子戲謔出聲,「我倒要看看,他們誰敢反抗!」
說話時,他一躍從寶船上掠下。
「動用湮火秘符。」
蘇奕語氣平靜道。
阿凌渾身緊繃,聽到蘇奕的話,她下意識地抬手捏碎一塊秘符。
轟!
一片詭異的黑色神焰從天而降,一如瀑布火海,直似要將天地熔煉。
那黑袍男子才剛衝過來,都來不及閃避,就被漫天黑色神焰席捲。
瞬息之間,灰飛煙滅!
臨死前那凄厲的慘叫聲,讓在場眾人毛骨悚然。
寶船之上,稚陰和其他天火妖宗的強者全都變色了,驚怒交集。
打破腦袋,他們都沒想到,這兩個草溪村的人族賤民,竟然真的敢對他們動手!
這是徹底瘋了?
「師兄,那丫頭手中的秘符大有古怪!」
有人低聲提醒稚陰,「依我看,等先摸清楚情況為好。」
其他人也都點頭。
那黑袍男子是他們同門,一位名副其實的同壽境界王,可瞬息而已,就被燒死,這任誰能不驚?
故而,他們才會決定隱忍,先摸清楚情況。
可蘇奕沒有給他們機會。
一些不起眼的妖族孽障而已,根本無須廢話,直接殺了就是。
「阿凌,用屠靈劍符,轟那艘寶船。」蘇奕御氣平淡的下達命令。
「好!」
阿凌一抬手。
啪!
一塊秘符炸碎。
緊跟着,一道如若九天流光般的劍氣橫空一閃。
天地震動,虛空崩裂。
那一艘寶船驟然化作無數碎塊飄灑。
而寶船上的稚陰等天火妖宗等人,全部形神俱滅,被抹殺一空。
無一生還。
全場死寂,鴉雀無聲。
所有人腦袋空白,獃滯在那。
那可是天火妖宗的強者!!
就這樣隨隨便便被滅殺了?
厲長青也愣住。
阿凌眼神恍惚,她沒想到,前些天蕭大哥親自指點她煉製的這些秘符,威能竟如此恐怖!!
而蘇奕則柔聲道「你看,殺敵很簡單的,只要打破心中畏懼,那些你曾為之忌憚的,也不過是土雞瓦狗,彈指即滅。」
夕陽下,蘇奕渾身沐浴在如火晚霞中,蒼白清俊的臉龐也泛起一抹別樣的神秘色彩。
「不過,這僅僅只是不起眼的開胃小菜罷了,也不足以為村長報仇。」
「明天清晨,我陪你去天火妖宗走一遭。」
蘇奕輕語,「要殺,就殺個痛快,殺出一顆橫行無忌的無敵膽!」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