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豪門甜寵:賀少的替嫁新娘

標籤: 姜若悅 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賀逸 都市
小說《姜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現已完本,主角是姜若悅賀逸,由作者「豪門甜寵:賀少的替嫁新娘」書寫完成,文章簡述:」 一段日子的私密相處後,某男人一臉暢爽,死黨又湊過來。 「嫂子到底長什麼樣,這麼神秘?」 男人邪魅勾唇:「滾開,我的寶貝兒老婆,又美又甜,給你們這些俗人看一眼,都是褻瀆。」 世人懵逼了,嘖,這賀少,不會是傻了吧。 家裡嬌妻收拾好行李,鬧了:「賀逸,我要離婚,你欺我,辱我,嫌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9:2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戚雲把自己的猜測告訴了姜若悅。
「他們可能受到了賀熔的恐嚇,不敢出來作證了。」
姜若悅聽了之後,非常的氣憤。
「自己的孩子差點死在對方手中,家長就讓這事過去了?要是誰遇到事,就因為害怕,放過這些惡人,那這個世界,就被惡人統治了。」
姜若悅剛氣憤的說完,又感覺自己這是氣急了,作為平民百姓,被惡勢力恐嚇了,很害怕,這是能理解的。
「抱歉,剛才我語氣太着急了,但我們一定要說服他們站出來,既是為他們自己討回公道,也是讓壞人繩之以法,絕不能讓邪惡勢力得逞。」
這頭,一起來的人,提醒戚雲。
「戚助理,你看,牆角那邊有群人盯着我們。」
戚雲看過去,確實有群黑衣人,時不時的瞟向他們。
戚雲狠眯了一瞬眸,難怪不得,她們會非常害怕。
「你忙,我不打擾你了。」
ps:\\\\/\\\\/m.vp.
姜若悅掛了電話,又看到手機上彈出來的消息。
「特大新聞,賀氏總裁賀逸失蹤,賀氏集團陷入爭權風波,賀家三爺與賀氏長孫為了爭奪賀氏集團,爭得熱火朝天。」
底下的評論,已經十萬條了。
很多人對賀逸的失蹤,感到非常震驚。
「不可思議,賀氏的總裁失蹤了?大家是怎麼理解失蹤這個詞的,歡迎在我評論下,各抒己見。」
「賀逸坐擁千億,好多人盯着他手上的賀氏,失蹤的話,我覺得人已經遇害了。」
姜若悅看到這條評論,還被點了兩千多的贊,兩眼黑了一瞬。
「早就聽說,他在神秘地帶受訓過,比特種部隊的兵王還厲害,遇害我覺得不可能。」
看到這條評論,姜若悅才好受了許多。
也有很多人在分析,此次爭權到底誰會成功?
「我覺得是賀熔,賀熔資歷老,有威望,賀華之前從醫,轉戰商屆,都還沒站穩腳跟。」
「我押賀華,他這人雖然年輕,但很小的時候,就從賀家走丟了,生存經歷複雜,據說還有混黑經歷,為人冷智,手腕狠,強。」
……
評論眾說紛紜,姜若悅退出來,給大哥打去了電話。
「大哥,我看新聞了,公司現在怎麼樣?」
那邊有很大的爭執聲。
賀華只道「你安心養胎,養病,其他的事兒別操心了,我會守住賀氏的。」
「我想知道公司現在是什麼情況。」
賀熔有膽子去公司鬧,肯定是有信心的,如果賀熔奸計得逞了,她會嘔死。
戚雲告訴她,戚雲他們潛伏在賀熔的基地周遭時,他們遠遠的看到賀逸,能感覺到賀逸的身子非常的虛弱。
由此可見,賀逸在被賀熔控制的期間,受盡了摧殘,她心疼至極。
姜若悅執意,賀華也尊重她。
「那我直播會議室的畫面。」
下一秒,手機攝像頭就對準了正在進行的高層會議。
長桌兩邊,坐滿了公司的高層,代表着,公司高層現在的兩種態度。
「由賀熔董事,來暫代總裁職位,是最應該的,他不但資歷最老,現在他手上的股份,也是我們在座中最多的,接下來,我也只服他。」
姜若悅知道,賀逸手上攥有賀氏的絕大股份,其他賀家持有人,只有非常少的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五。
老夫人當初這麼設定,就是為了避免大家因為股份相差不大,都來爭奪賀氏老大的權利。
賀逸手上佔了大頭,只要賀逸在,其他人就會望而卻步了。
賀熔現在股份最多?那他肯定是提前吸收了市場上,所有零散的股份。
「資歷最老?老夫人才是資歷最老的,並且賀氏也是老夫人親手交給賀總管理的,現在賀總不在,老夫人回來管理,才是合情合理。」
「一個大公司,當然應該以誰手上股份多來講話,再說了,老夫人都多大年紀了,現在還來管理賀氏,照我說,老了還是頤養天年的好。」
「行,那就按照股份來說,老夫人的股份,加上賀華董事的股份,那也是最多的,嫌棄老夫人年紀大?別忘了,賀氏能有今天的地位,離不開老夫人的心血,是老夫人地基打得好。」
「胡攪蠻纏,現在是算個人,不是算兩個人加起來多少,也別打感情牌,社會是殘酷的,老夫人老了就是老了,這是不爭的事實。」
「乓」的一聲,老夫人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閉嘴。」
剛才叫囂的人才閉了嘴。
老夫人的視線,掃過支持賀熔的一方高層,他們中,大多是自己當時招進公司來的,自己培養了他們,他們如今卻口口聲聲指責她老了,管不了公司了,好一個農夫與蛇。
「是,我是老了,但我不是宣布了,由賀華董事協助我打理公司?至於股份的問題,我立刻簽訂一份股份轉讓書,把我手上的所有股份轉給賀華,這樣,他的股份就是最多的了,大家還有什麼意見?」
支持賀熔這派的人,大寫的愣住。
「一個是兒子,一個是孫子,好一個捨近求遠,賀老夫人,媽!」
賀熔出聲,最後一聲媽更是聲嘶力竭的暴吼,又伸出一指,猛的指向老夫人。
「你憑什麼把股份轉給他,不轉給我,您為什麼要這麼偏心?您配做一個母親嗎?你是天下最狠毒、最惡毒的母親,我這個兒子,做錯了什麼,要被你這麼針對,憎恨。」
老夫人目光深深的看着,直指向自己的人,沉默了整整一分鐘後,比賀熔還激動,連連重拍起桌面,也爆發了。
「你做錯了什麼,你好意思問我?你心裏最清楚!!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現在不該在這爭賀氏,你應該去……」
自首二字,當著眾多高層的面,老夫人終究沒說出口來。
賀熔那個被火燒得一乾二淨的基地,外界不知道具體情況,但賀家內部的成員,都已經很清楚了,基地是賀熔建的,他們在基地里嚴刑拷打賀逸,又放火企圖燒死賀逸。
老夫人在得知這一切後,當時就暈厥了。
猜到老夫人剛才差點說出什麼,賀熔立馬變了臉色。
老夫人捂了一下胸口,立即道「散會。」
大家依次出去後,老夫人就臉色蒼白的壓住了絞疼的胸口。
「怎麼了?」
老夫人虛弱道「快,送……我去醫院。」
視頻畫面被切斷,姜若悅也很緊張,奶奶可一定要挺住。
姜若悅放下手機,去浴室洗了一把臉出來,發現手機屏幕亮着,有人打電話來,她拿起手機,心跳飛速加快。
又是一個境外號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