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許一山陳曉琪

標籤: 驚濤駭浪 許一山 都市 陳勇
《驚濤駭浪》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許一山陳勇是作者「許一山陳曉琪」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天上掉餡餅,最美縣花主動委身下嫁基層科員,這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秘密? 他,出身農門,撿漏當了公務員,憑着紮實的專業知識,無數奇遇,從一個小科員逐漸成長為一方大員,抱得美人歸。...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663章縱橫捭闔
老婆拜訪老公,這是許一山刻意這樣安排的。
容海副省長還在桔城市委辦公室辦公。看到許一山來拜訪自己了,他起身迎至門口。
話題一開始,便進入正題。
許一山請容省長發佈命令,桔城、逸陽、香河三市的電話區號在某一天同時切換。
容海笑眯眯道「小許啊,這個通知不是早就下達下去了嗎?」
許一山笑道「通知是下達了,但是大家都沒動啊。據我了解,這裏面有幾個原因。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區號統一,可能會涉及一些改造資金。所以,我今天是來容省長你這裡化緣來了。」
容海笑了,道「小許,你是不是走錯了門?要錢,你該找龔輝同志。難道你不知道財政一支筆嗎?」
他想了想,遲疑着問道「你不是在打桔城市的主意吧?我先申明啊,我們桔城無償將區號送給他們去用了,再讓我們拿錢,道理上說不過去,天理不容啊。」
許一山一本正經道「容省長,您放心,這次不但不要你們出錢,你們還能賺一筆錢。」
「賺一筆錢?怎麼賺?從哪賺?」容海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樣。
「資源使用費啊。」許一山突然換了一副笑嘻嘻的模樣,「這筆錢,該省通訊管理局出。我們這一下讓他們白白拿回去兩個區號,他們不出點血,道理上說不過去。」
許一山的意思很明白,三市電話區號統一之後,原來逸陽和香河所使用的電話區號就作廢了。千萬不要小看區號的作用。一個區號每年佔用的資源費,是以千萬為單位的損耗。
今後一旦同步了,就形成一勞永逸的局面。讓省通訊管理局花點小錢辦個大事,他們何樂而不為?
容海想了好一會,似乎想明白了。
他盯着許一山無奈搖頭道「小許啊小許,我今天算是明白了,陸書記為什麼非要將你安排在這個位子上了。你這人,就沒有空子不鑽的啊。」
區號問題是小問題,許一山只是投石問路。
在容海沒有任何反對意見的前提下,許一山開始展開了他的第二步計划了。
「容省長,我還有個事想彙報彙報。」
「說什麼彙報啊?」容海面露不悅道「小許,你有什麼想法,開誠布公地說。」
「我想把管委會的資產全部賣了。」
「賣了?」容海一時沒反應過來,驚異地看着他問道「賣什麼資產?」
許一山緩緩說道「管委會花錢買地,又開發建設,容省長您不覺得不倫不類嗎?我想啊,把當初買來的土地,都作價處理掉。管委會要集中精力搞協調工作,而不是開發工作。」
容海沉吟道「你的想法也許是對的。但是,決定這樣的事,我恐怕決定不了。我看,你還是先去請示陸書記和龔輝同志吧。」
一直沒說話的鄧曉芳此時開口了,「老容,你就說,如果我們把實業資產都賣給你,你要不要?」
面對妻子的質問,容海顯得有些尷尬,他慢悠悠說道「曉芳,我們是在談工作。」
「我就是在談工作啊,你以為我與你談戀愛啊。」鄧曉芳哼道「老容,你要知道,我現在是融城管委會的副書記副主任,負責管委會全面工作。」
看着夫妻倆拌嘴,許一山和魏非抿嘴而笑。
容海無可奈何道「你們想怎麼賣嘛。」
「你願意花多少錢嘛。」
「我要是買不起,可不可以不買?」
「不行。你必須買。」鄧曉芳將手裡的報紙扔在一邊道「我的工作,你敢不支持!」
容海苦笑,擺擺手道「行行,我會安排人與你們具體對接,好吧!」
從容海辦公室出來,許一山馬不停蹄趕去了省通訊管理局。
省通訊管理局領導在聽了許一山的話後,驚得半天沒回過神來。
許一山要求,三市區號統一,由省通訊管理局給三市各撥付一部分改造資金。
省通訊管理局長為難說道「許書記,你這是為難我啊。我們就沒這筆資金,你讓我去哪給你撥付這筆錢出來。」
許一山笑眯眯道「盛局,您就不要謙虛了。誰不知道你們財大氣粗啊。您想想啊,區號統一了,你們省了多少事啊?不說別的,光是交換機你們都得省下來一筆大錢吧。」
盛局苦笑道「這都是謠傳。我們去哪省?說實話,三市區號統一,我們不但省不了錢,還得多付出不少。我這是一筆虧本買賣呢。」
「做生意,當然有賺有虧。」許一山道「就看在這是一件意義重大的民生工程份上,我相信省局不會看在眼前的利益上吧?」
在省通訊管路局局長辦公室磨了幾個小時,省局不得答應,願意支付部分改造費。
這是最好的結果。許一山本來的目的是想逼着省通訊管理局不要趁火打劫撈一筆。現在不但讓他們撈不着,反而從他們腰包里掏了一筆錢出來。
回來的路上,鄧曉芳打趣許一山道「許書記,你要是個商人,一定是個奸商。」
許一山搖着頭道「只要有利於社會,我當個奸商又何妨。」
他的這一波操作,被視為騷操作。以至於全省各單位聽說許一山來了,第一件事就是將自己的錢袋子捂緊。誰敢保證許一山不把主意打到他們頭上去了呢?
兩天時間,他一刻沒歇,分別拜訪了三市的主要領導,取得了共識,決定在兩個星期之後,三市同步啟用統一區號。
忙完,許一山正式找陸書記彙報思想。
許一山棄原來模式,將管委會定位為協調機構,贏得了陸書記的高度認可。
「一山,你的這個思路是對的。」陸書記首先肯定了許一山的思想,「過去我就一直在想,融城管委會究竟要如何定位。小胡費了那麼大的心思搞了一個獨立王國,被你彈指一揮間就瓦解了。他要是知道了,會不會有看法?」
許一山硬着頭皮道「應該不會。其實,我是這樣想的。管委會無論搞什麼形式的實業發展,都屬於重複建設。它的職能就不應該是開疆拓土,而是整合。唱好整合這本戲,它的使命就完成了。」
陸書記贊同點頭,「一山啊,你給我一個時間表,管委會的使命什麼時候能達成?」
許一山脫口而出道「三年。」
「三年未達成呢?」
「我主動辭職。」許一山說得很堅決,「但是,我需要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