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陸見深南溪小說叫什麼
陸見深南溪小說叫什麼

陸見深南溪小說叫什麼陸少的隱婚罪妻

標籤: 南溪 玄幻 陸見深 陸見深南溪小說叫什麼
小說《陸見深南溪小說叫什麼》,超級好看的玄幻小說,主角是南溪陸見深,是著名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打造的,故事梗概:隱婚兩年,陸見深突然提出離婚。 南溪捏緊了手中的孕檢單:「沒有轉圜的餘地嗎?若是我說,我有了寶寶呢?。 他眉眼冷淡:「南溪,我一向有做措施,就算真有意外,我也不會留下這個隱患。」 他大婚那日,寶寶早產,車禍染了一地的紅,南溪躺在血泊里,拚命護着肚子:「求求你們,救孩子!」 後來聽說,陸見深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4:4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到五分鐘,霍司宴就收到了電話。
是英卓打來的。
「霍總,不出您所料,慕容晉果然想用林小姐來威脅您。」
嘴角溢出一絲冷笑,霍司宴冷冷的回「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另一邊,慕容泫雅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她抓着慕容晉的衣袖,着急的催促着「爸,怎麼樣了?馬上就快到吉時了,如果司宴再不回來就來不及行舉行婚禮了。」
慕容晉耐心的安慰着「雅雅,別著急,我現在就給霍司宴打電話,讓他直接去婚禮現場,我們也直接趕去,這樣時間還來得及!」
「爸,你確定他會去嗎?」
慕容晉冷哼了一聲「那可由不得他,林念初在我們手裡,我不信他敢不去!」
慕容泫雅很是意外「爸,你真的抓了林念初?」
「雅雅,這些都不是你要操心的,既然真的這麼想嫁給他,那就什麼都不要想,今天只做他最美麗、最開心的新娘。」
「只要你開心,你快樂,爸爸無論做什麼都值得。」
「走,爸爸現在就帶你去婚禮現場。」
「好。」
慕容泫雅笑着牽起慕容晉的手。
然而,正當兩人走到客廳,幾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進來。
「怎麼回事?」
慕容晉話音剛落,其中一名警察走向他「請問是慕容晉嗎?」
「我是,有什麼事?」
「慕容晉,你涉嫌一件故意傷人案,以及數件不正當的商業競爭和商業賄賂案,根據相關證據,需要配合我們回警局協助調查。」
「什麼?」
慕容晉還沒開口,慕容泫雅就不可置信的問道。
「爸,怎麼回事啊?」
相較於慕容泫雅的慌亂,慕容晉顯得格外冷靜,他伸手輕輕的拍了拍慕容泫雅的手背。
「雅雅放心,爸爸也是從大風大浪里挺過來的人,就是配合他們去做個調查,沒什麼事兒!你不要擔心!」
慕容泫雅卻瞬間紅了眼眶「爸,那怎麼行呢?今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
「一會兒還要走紅地毯,你如果不在的話,誰陪我呢?」
慕容晉想了想,說得也有道理。
所以看向身邊的警察協商道「警察先生,是這樣的,今天是我女兒大婚的日子,要不這樣,你們通融幾個小時,等我女兒的婚禮一結束,我立馬和你們一起去警局協助調查。」
「慕容晉,我們也是秉公執法,希望你能配合。」
最後,沒有辦法。
慕容晉還是和警察一起離開了。
走前,他吩咐人帶着慕容泫雅去了婚禮現場。
婚禮會場,豪華奢侈,賓客雲集。
可新娘和新郎卻遲遲不現身。
所有的人都翹首以盼。
終於,慕容泫雅出來了,瞬間,所有的目光都齊齊看向她。
有親朋好友已經走過來焦急的問道「泫雅,怎麼回事?這吉時都快到了,新郎怎麼還沒來?」
「是啊,大家都等着急了。」
轉過身,慕容泫雅嘴角綻開一抹微笑「各位嘉賓,非常抱歉,我和司宴有一些事情耽誤了,但這不影響我們的婚禮,請大家入座,司宴馬上就要來了,我們的婚禮也馬上就要開始了。」
聽到新娘的話,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然而這一等就是十分鐘,半個小時。
很快,一個小時已經過去了,會場上的一些賓客也已經陸陸續續的離開。
各種各樣的議論,幾乎將慕容泫雅整個人完全包圍了。
「這今天的婚禮怎麼回事兒啊?還辦不辦了?新娘晚到,新郎直接不來。」
「是啊,辦不辦的給個準話,大家都等了這麼久了?」
就在這時,現場又傳出一道聲音。
「估計是辦不了了,我收到一個消息,這新娘的爸爸慕容晉剛剛突然被警察帶走了,正在協助調查。」
話一出,整個婚禮現場瞬間鬧騰起來。
賓客們走的走,散的散。
很快,剛剛還賓客滿座的會廳頓變得清冷至極。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今天是她的婚禮呀!
原本今天應該是她最開心、最幸福的一天,可現在……?。
「林念初,是你,都是你毀了我的一切!」
「林念初,我不會放過你的!」
慕容泫雅的臉上儘是不甘和扭曲。
她用力地一扯。
瞬間,桌布上所有的東西都向她砸來,酒瓶里的紅酒傾數倒在她的身上。
潔白的婚紗上沾染着刺目的鮮紅。
一切都狼狽極了。
慕容泫雅頹然倒在地上,失聲痛哭。
直到現在,她都不敢相信司宴真的拋棄了她。
拿出手機,她又瘋狂的撥過去。
可,依然無人接通。
林念初醒來時,是在一個豪華的房間,頭頂的水晶燈精美至極。
揉了揉頭,瞬間,所有的思緒回籠。
她記起來了,婚禮開始之前,霍司宴突然闖進了她的房間,兩人爭執了幾句。
然後她就昏倒了,再也沒有任何意識。
醒來時就已經在這裡了。
低頭一看,她身上的婚紗已經脫下,換成了普通的家居服。
迫不及待的跑出房間,她大聲喊着「霍司宴……」
可一連喊了好幾聲,都沒有人回答她。
直到來到客廳,才發現下面有幾個傭人正忙碌着。
林念初隨便抓起一個人就着急的問道「霍司宴呢?他人在哪裡?讓他出來見我!」
「林小姐,霍總出去了。」
林念初一聽,也準備往外走,這時,幾個人高馬壯的男人卻瞬間擋住了她的去路。
「抱歉,林小姐,沒有霍總的吩咐,你哪兒也不能去!」
「滾開!」林念初怒目瞪着他們「我今天必須從這裡出去,你們誰也攔不住我!」
「林小姐,請您別讓我們為難!」
林念初冷笑一聲,銳利的目光盯着他們「我現在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放我出去,第二留着我的屍體等霍司宴回來。」
幾個人都沒想到林念初如此決絕,瞬間都有些被嚇到了。
「放不放?」
林念初怒喝一聲。
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
就在他們猶豫不決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豪車緩緩的駛入別墅內。
接着,霍司宴頎長的身影從裏面下來,然後邁步走向林念初。
「醒了?」
他聲音柔和的就像所有的一切都不曾發生。
可明明是他把她擄到這裡來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