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落花替身
落花替身

落花替身李宗恪周媚魚宋明嫣

標籤: 何艷芳 凌曼嵐 落花替身 都市
凌曼嵐何艷芳是都市小說《落花替身》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李宗恪周媚魚宋明嫣」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養最新章節!「你聽說了嗎?沒想到呀,我之前還覺得那個公司不錯……」「看了看了,你也知道呀?」「鬧的這麼大,怕是沒人不知道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我也看走眼了。」……x市大街小巷飛速流傳着一個又一個的傳聞,但是沒有人知道消息最初是從哪裡傳出來的。傳言具體的內容就是:x市著名集團季氏參與洗錢,緊隨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5: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許是心裏記掛着事情,季凌白大概睡到下午兩三點的樣子就醒了過來。倒是另一個房間的秦嶼,多年的訓練讓他很快就調整了過來。
就在季凌白醒了沒多久,電話就響了起來。只是當季凌白看到呼叫自己的人的時候,覺得有些奇怪。
姜承應該不會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畢竟對方也知道自己在倒時差。如果一定要打電話,那就說明出現了什麼問題。
想到這裡,季凌白迅速的接起了電話。
「怎麼了?」
「您現在起來了嗎?那邊發過來了通知,說競拍要延後。我們在你房間門口。」
聽到這段話,季凌白的眉頭直接皺了起來。這可不是小事,知道對方都在自己門外的時候,也是直接去把門打開了。
「你們先坐,等我一會兒。」
很快季凌白就將自己收拾好了走了出來,「什麼情況,怎麼會突然延後?」
「我也不知道,只是突然說道消息說要延後。這可是以前從來沒有過得。」
以前沒有過先例,現在不就有了嗎?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多年的季凌白比他們更加敏銳。
「我們的人查出什麼沒有?」
姜承搖搖頭,「只知道是一隊人過去了,但具體的身份還沒有查出來。」
畢竟是在A國,很多暗線都沒有在國內鋪展的順利,能這麼快知道這些信息已經很不容易了。
季凌白點點頭,「我覺得既然只是延後,而不是直接取消,就說明他們還是商量,我們也還是有機會的。」
下面的人連連點頭,他們來找季凌白也是抱着這樣的想法,看看季凌白能不能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辦法的話我暫時還沒有。不過姜承,試着給對方遞拜帖。」
「是。」姜承聽到季凌白的話眼前一亮,馬上就安排人去弄了。
也許是因為季凌白在這裡,他們也不像之前那麼緊張了。反正天塌下來也有高個兒的頂着。
等待的過程中,季凌白不由自主的就在想席子墨這個時候在做什麼?
大概是還在看書吧,雖然國內現在已經不早了,但是席子墨那麼自覺地性子。
不過,也不一定,畢竟第二天就要考試了,說不定這個時候席子墨已經睡著了。
很快,姜承就回來了。
「那邊給出的答覆是,今天邀約的人太多了,不過他們可以在開拍前和您見個面。」
聽到姜承的話,季凌白一點也沒有覺得很好,只是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感。
彷彿和季凌白想到一處去了,姜承也在這個時候開口。
「對方的態度太奇怪了,一般這種情況不是都應該藏着掖着嗎?怎麼他們大張旗鼓的,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
季凌白冷笑,「說不定人家就是想要讓所有人都知道呢。姜承,把他們的項目書給我拿來,我仔細看看。」
季凌白的話說的一群人云里霧裡的,不過行動力到底還是在那裡,很快東西就給到了季凌白的手上。
之前只是聽說了這個項目,加上想起前世這個項目大火,到是沒有注意到居然有人在名稱上給自己玩了小花招。
「哼。」這大概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吧。
如果不是對方故作聰明,想要加快這些買家的購買**,恐怕季凌白也不會仔細的去查看。
現在雙方已經換位了,季凌白倒是想看看對方還有什麼花招。
手下的人都等着季凌白的結論,沒想到季凌白看完之後很淡定的和他們說,到時候過去了再看。
再看,看什麼。他們怎麼不知道還有這種操作?
不過看季凌白一幅都在掌握之中的表情,他們還能說什麼呢?配合就好咯。
可能是那邊也怕遲則生變,雖然延後了,但是並沒有延後多久,不過是一天而已。
但是,對於着急想要回去的季凌白,一天的時間也是很長的好嗎?
時間一眨眼來到了第二天,起床的第一件事當然是幫席子墨祈禱取得一個好成績。
對於今天的競拍季凌白也已經沒有什麼興趣了,主要還是想從對方那裡知道一些信息,不然,季凌白早就回去了。
不過,就連季凌白都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們到達對方的地盤上,季凌白下車的時候居然會被一個人迎面撞上。
雖然秦嶼他們很快就將那個人隔開了,所有人都以為這只是一場意外。但手裡被放了一張紙條的季凌白卻不會這麼想。
到底是見識過大場面的人,即使是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季凌白也表現的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淡定的和他們一起走了進去。
當然,中途季凌白還是抽時間打開了那個特意遞給自己的紙條,上面只有一個字「假」。
季凌白不知道是誰會在這種時候給自己傳遞這種消息,而且還是以這種方式,畢竟這裡是國外而不是國內。
只是,就算是沒想到,事情還是發生了。季凌白仔細的辨別上面的字跡,想尋找出熟悉的蹤影,確實一無所獲。
與此同時的另外一個地方,「東西送到了嗎?」
「我親手送到了她的手上。」
「那就好。」說話的那人站在高高的落地窗前方,明明是極年輕的,卻滿身寂寥的味道。
「總裁,恕我多問一句。您為什麼不親自去見一下她呢,我今天見了也覺得她真的是一個人物,她應該對今天的情況早有準備……」
「這樣嗎?」總裁到是沒有想到這茬,只是生怕季凌白吃虧了才讓人傳遞了信息,這樣的話,倒有點多此一舉的味道了。
見總裁避而不談自己的問題,也知道自己到底還是多嘴了。
另一邊的季凌白還是應付那些人,的確是在競拍之前找到了季凌白。有意無意的暗示季凌白如果可以給到十億,那麼這個東西就可以直接給季凌白。
而且,還表示有好幾家公司都想要,他們還是看在季凌白的凌墨集團信譽好的情況下才選擇了這家的。
恐怕不是覺得我們公司信譽好,而是覺得我們是外來企業,好坑吧。
「我雖然也很心動,但是確實沒有這麼多的移動資金,而且這麼大數額的資金往來我一個人也無法做決定。」
既然你想玩,我就奉陪到底。反正季凌白現在已經知道他們的項目是有問題的了,其他的什麼都沒所謂。
和季凌白交談的人在心底暗罵,不過面前還是堆笑的和季凌白一直聊了下去。
最後,季凌白實在裝不下去了,「我看競拍的時間快開始了,我們還是下去吧。」
兩人這才一起走了下去,不過下樓的時候季凌白還是刻意落後了幾步,以免給其他人造成什麼誤會。
不過,可能就連主辦方都沒有想到,今天的競拍是一場極度尷尬的競拍。
因為幾乎所有人都以為已經內定了名額,最後的結果就是除了他們安排的托,居然沒有一個人叫價。
讓他們覺得無語的是,居然連季凌白這個他們主要攻克的外來人都沒有進行過一次的叫價。
「你是怎麼辦事的?」領導把剛才和季凌白溝通的人叫道面前你,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那人委屈的說道「我怎麼知道呢,她剛才明明很有興趣的樣子。」
「很有興趣,你自己看看,這是很有興趣?」
競拍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就幾乎進行不下去了,只有零星的幾個小公司還在跟着,這根本就和他們的初衷不符合。
不過,顯然,他們並不是一個會輕易選擇放棄的人,還在進行他們的操作。
季凌白實在沒有興趣看他們的這種表演,一個人離開了自己的座位,走了出去。
大概半個多小時之後,姜承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看到季總了嗎?」是秦嶼的聲音。
姜承左右看了一下,「剛才還在我身邊坐着的呀,怎麼就不見了。」
聽到姜承的話,秦嶼的面色變了一變,「給賓館的前台打電話,看一下她回去了沒有。」
知道事情輕重緩急的姜承也是直接按照秦嶼的吩咐做了,很快得到了結果。衝著秦嶼搖了搖頭。
秦嶼立刻走了出去,找到了今天負責安保的工作人員。「監控室在哪裡?」
「這是我們內部的機密,不可以告訴你。」
「我的人在你們這裡不見了,我現在要看監控你不讓我看,知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的?」
「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那人還是咬緊不鬆口。
秦嶼想了想,「和你上級溝通一下。」
果然,在和上級溝通之後,那人立刻就改變了態度,帶着秦嶼去了他們的監控室。
秦嶼直接將時間調到了半個小時之前,開始在各個視頻畫面中捕捉季凌白的身影。
很快,季凌白就出現在了屏幕中,上了電梯,看樣子是準備去地下停車場。
只是季凌白並沒有從電梯里出來,就這麼消失在了電梯里。
「這個電梯裏面為什麼沒有攝像頭?」
那人過來看了一眼,「本來是有的,只是後來壞了,修理的人一直沒有過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