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莜里

標籤: 季柳 遊戲 溪留 那年元夜問花尋柳
小說叫做《那年元夜問花尋柳》,是作者「莜里」寫的小說,主角是溪留季柳。本書精彩片段:他結結巴巴道:「楊翠嫂,這也……也不能怪我,實在是……李有田他倆……。」聽到張冬的解釋,楊翠抿了抿嘴巴,並未接話,其實她的心情也沒有像表面這般平靜。眼見楊翠沒生氣,張冬紅着臉極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然而,他卻沒發現,那石匣深處,卻突然跳出來了一隻渾身赤金的蟾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4: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張冬看了看曾小川「你覺得我要不要接這個電話?」
「當然要接!那位櫻花小姐,對你的態度可是不一般。要是你不接電話,豈不是傷了人家姑娘的心?」曾小川也開玩笑。
張冬翻了個白眼,手上卻接通了電話。
「喂,櫻花小姐,你打電話找我有什麼事?」
對面響起山本櫻有些不滿的聲音「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嗎?我們可是朋友,就算沒事,閑聊煲電話粥不也是很正常?」
張冬愕然,他沒想到山本櫻居然這麼說。
「好吧,是我錯了!我這會跟人在外面吃飯呢,沒什麼時間。要不等我回去,再跟你煲電話粥?」張冬隨口說道。
山本櫻嬌哼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吃飯?難道你不知道,柳生正宗那個武痴,已經跑去倭鬼國武士協\\\\/會借妖刀村正了嘛?」
「妖刀村正?」張冬頓時驚訝了。
上次他曾經和手持妖刀鬼斬的山田龍一交手,並且廢了那柄妖刀鬼斬。
可沒想到,倭鬼國武士協\\\\/會居然還藏着一把妖刀村正!
村正妖刀的名氣,張冬也聽說過,據說是倭鬼國妖刀中名氣最大的一個!
當初的妖刀鬼斬就已經那麼犀利了,更何況名氣更大的妖刀村正了!
「唉!我來跟你說下吧!妖刀村正可不是一把普通的武士刀,它是……」
經過山本櫻的講解,張冬這才知道,妖刀村正不僅可以幫古武者增加相當於一道內氣的力量。
而且它還可以吸收使用者的生命力,爆發出強絕的殺傷力!
按山本櫻的說法,柳生正宗和張冬的實力在伯仲之間。
可如果柳生正宗手持妖刀村正,拼着重傷的情況下,完全可以重創張冬!
古武者受傷分為三種情況,第一種是輕傷,哪怕不醫治,休養幾天就會好,期間戰鬥力也不會受到影響。
第二種是重傷,重傷的古武者必須經過內氣療傷或者神醫治療,否則傷勢很難好轉,但卻不影響古武者的行動。
換句話說,重傷的古武者想要逃命,還是能做到的。
至於第三種情況,就是被重創!
重創就嚴重多了,傷勢更重不說,就連行動都會受到影響,甚至還有隕落的可能!
對於准宗師境強者來說,一般除非實力差距太大,否則根本不會出現其中一方被重創的情況。
但沒想到,柳生正宗憑藉妖刀村正,卻能重創同階高手!
聽完山本櫻的描述,張冬這才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妙。
這一戰,聽起來有點懸啊!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消息,我會記住你的!」張冬沉聲道。
山本櫻嘆了口氣「我能幫你的也就只有這些了!柳生正源失蹤的事,我相信跟你沒有任何關係!可柳生正宗就是個瘋子,他認定要找你報仇,我也沒辦法!」
「放心吧!有了你給的消息,我肯定會在決鬥時全身而退的!」張冬笑呵呵的說道。
等掛斷了電話,張冬轉頭望向曾小川。
「曾老闆,看來你也知道村正妖刀的存在啊!」
張冬不是傻子,曾小川為什麼會無緣無故請他來喝酒,而且還一臉嚴肅。
肯定是因為妖刀村正的緣故!
曾小川也知道,柳生正宗會去倭鬼國武士協\\\\/會借妖刀村正。
「你應該聽說過,當初倭鬼國武士協\\\\/會和我發生了點衝突。後來打了小的來了老的,有個長老來找我報復。當時他手裡拿的,就是妖刀村正!」曾小川沉聲說。
張冬驚訝的看了一眼曾小川,沒想到曾小川居然親自體驗過妖刀村正!
「感覺怎麼樣?那把妖刀?」張冬問他。
曾小川沉吟了下說道「很詭異的一把刀!當那名長老往妖刀上注入生命力的時候,我甚至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彷彿自己被什麼絕世凶獸盯上了!」
「真的這麼恐怖?那你後來是怎麼解決的?」張冬有些好奇。
曾小川表情淡然「妖刀村正是挺不錯,只可惜當日那名長老的實力太差,而且他的年紀也太老!」
言外之意,那個長老沒辦法一直消耗生命力催動妖刀村正,所以他最終還是敗了。
張冬皺起了眉頭,雖然曾小川沒說出口,但張冬也能猜到,當時妖刀村正肯定給曾小川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曾小川是誰?
他可是正兒八經的宗師境強者!
張冬跟曾小川的實力相差不少,他能擋得住燃燒生命力的柳生正宗嗎?
「現在才知道害怕,還不算晚!來!咱倆一人一瓶,吹了這瓶酒,我就告訴你保命的方法!」曾小川忽然拿起一瓶茅台放在張冬面前。
張冬表情愕然看着他「你說什麼?一口氣吹了這瓶茅台酒?大哥!這可是高度白酒!」
「不喝就表示你沒誠意,到時我可不跟你說解決辦法!我先給你打個樣!」曾小川笑道。
說完,他竟是打開面前的茅台酒,咕嘟咕嘟開始吹瓶了起來!
張冬見狀連連搖頭,浪費,實在太浪費了!
雖然張冬不好酒,但也知道好酒是需要細品的。
這樣牛飲屬實浪費!
不過既然曾小川這個主人家都帶頭吹瓶了,要是張冬不跟着,未免顯得他太不爺們。
張冬打開面前的茅台酒,深吸一口氣,同樣咕嘟咕嘟吹瓶了起來。
這還是張冬第一次吹瓶喝白酒,而且還是高度白酒。
吹瓶的時候,他整個人大腦一片空白。
直到一瓶酒全部喝完,張冬這才放下酒瓶,深呼吸了幾下。
「哈哈!感覺怎麼樣?一口氣喝乾一瓶白酒,是不是很爽?」旁邊的曾小川哈哈大笑。
張冬只覺得腦袋有些發昏,喝下去的那瓶酒,在他胃裡化作一道熱流,隨後襲遍全身。
「這酒夠勁!」張冬本能地說了句。
可下一秒,他整個人就呆住了。
體內那股熱流,竟是瞬間融入他的奇經八脈當中,化作無數道氤氳之氣,最終在張冬的丹田處凝聚到了一起。
幾個呼吸後,那些氤氳之氣竟是匯聚成了一道內氣!
此刻,張冬丹田內不再是四道內氣,而是足足五道內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