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農門甜妻:夫君你五行缺我
農門甜妻:夫君你五行缺我

農門甜妻:夫君你五行缺我二墨

標籤: 農門甜妻:夫君你五行缺我 李紅翠 楚虞 都市
以都市為敘事背景的小說《農門甜妻:夫君你五行缺我》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二墨」大大創作,李紅翠楚虞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止是鄧明遠,其他人也同樣想不通。永寧公主跟關寧除了紙已退婚約,再無交集,完全沒有必要如此。這就是她出現的目的?關寧也是微微怔,旋即愕然。這未婚妻貌似不錯,沒有嘲諷,沒有看不起,還出面解圍,這不按套路出牌啊!剛才關寧本來想說的是他拼不了爹,還能拼老婆,不管是啞巴公主,還是瞎子公主,都是公主,他還是這大...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9 21: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放話?」
朱鎮微微一怔,又淡然問道「不知元武帝又放了什麼屁?」
「是不是說本宮效仿他,又或者是其他什麼屁話,本宮一點都不在乎!」
朱鎮又回到了座椅上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常言道臉皮厚吃個夠,只要能贏得勝利承受些非議又算什麼?
他承受的還少嗎?
背得鍋還少嗎?
朱鎮的心性早已經過磨礪變得無比強大!
只是樊蒼欲言又止,其他將領也神情古怪。
朱鎮直接呵斥道「有什麼直接說,本宮知曉那元武帝的嘴是相當之毒辣,因而也完全不在乎。」
在這般逼問之下,樊蒼都沒有辦法,他硬着頭皮道「元武帝放出豪言,此來要把太子妃搶走入了大寧後宮……」
「什麼?」
先前還淡笑的朱鎮立即就像是炸了毛一樣,他直接坐了起來,眼睛瞪的如牛一般大,其額頭處都有青筋暴起。
「可惡的元武帝,他竟然放出這樣的豪言!」
朱鎮緊咬着牙面色猙獰到了極點,此刻的模樣頗為嚇人,很剛才的雲淡風輕形成鮮明對比,也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不是說什麼都不在乎嗎?
怎麼現在就像是炸了毛一樣?
「他到底是說了什麼樣的惡言!」
朱鎮緊咬着牙,他的心境被瞬間打破,且還是相當徹底的那種。
之前他跟關寧見過兩次,記得關寧都有提及了此事,這也成了他的逆鱗,更成了心病!
這反應太大了!
樊蒼等人疑惑不解,誠然說這樣的話是有些過分,可很明顯這就是元武帝口嗨,過過嘴癮而已。
梁國跟大寧的仇恨的太深,說這個算什麼?
放言就放言,還真能搶去了不成?
他們卻不知道,朱鎮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反應是因為他心虛!
作為男人卻有不舉之症,這就是最大的不自信。
對他而言,陸綺菱存在的意義就是他的遮羞布……讓他在人前能保持一個正常男人的形象。
而現在,有人要撕開這快遮羞布,他就受不了了……
「元武帝就說了這樣的話,還派人大肆言傳……除此外就沒什麼了。」
樊蒼如實稟報。
在他看來,這就是元武帝的攻心之計,己方不也放出了各種言論,而且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只會激發將士們戰意。
你竟然要搶我梁國太子妃,除非梁國破滅,否則絕無可能!
不對!
梁國破滅也不可能!
為何殿下如此在意?
殿下不會因此而衝動吧?
眾人都很擔心,這才剛開始,別敵軍在外叫罵攻城,殿下就難以忍受出城迎敵,這才是中了敵軍的計謀!
「殿下心安,此乃敵軍攻心之計,根本無需在意,反而能激發我軍士氣。」
當即就有將領站出。
「那大寧皇帝算什麼東西,竟敢搶我大梁太子妃?」
「聽聞元武帝後宮佳麗各個絕色,不如殿下放言,也可把她們搶回來!」
「是啊!」
一眾人大喊着,只不過這些並沒有改變朱鎮的臉色。
「卑鄙無恥的關寧!」
他強忍着壓住內心的怒火!
「報!」
「急報!」
就在這時,有將領匆匆闖入。
「大寧軍隊已到城外,兵力數目至少在十萬左右,見有皇旗飄揚,應是大寧皇帝到了。」
「哦?」
聽到此,眾人神情立即變換。
大寧皇帝真的來了!
只不過這一次攻守異形發生轉變。
他們也不慌張。
大澤城外早已堅壁清野,樹目都被砍伐,野草都被燒光,除了黃土之外,什麼都沒有。
他們還引水過來修了一條護城河,想要短期攻下根本不可能。
樊蒼細緻詢問道「敵軍有沒有攜帶大批攻城器械?」
「暫時沒有見到。」
「火炮呢?」
「同樣未見。」
眾人鬆了口氣,敵軍沒有火炮就很放心。
「沒有攜帶攻城器械,這就沒有攻城的樣子啊?」
樊蒼緊皺着眉頭。
「報!」
他們這邊商議着,很快又有前來稟報。
「報,敵軍在城外叫嚷,大寧皇帝要到城下見太子殿下。」
「不見!」
「不見!」
朱鎮聽聞沒有任何猶豫的擺手,表現相當的乾脆利落。
他對見關寧已經有了陰影,上次在武游城就差點沒氣死。
「去告訴他們,想要見本宮,他還不配,有本事直接攻城!」
朱鎮語氣冰冷。
「樊蒼,你前去城牆看看敵軍有什麼情況。」
「諾!」
樊蒼準備離開。
「算了,本宮也去看看。」
「你不是不見元武帝嗎?」
「那就不能去城牆了?」
「諾。」
樊蒼自找沒趣,他感覺殿下一旦提及元武帝,情緒似乎就容易失控……
大澤城外。
關寧已率軍而來。
剛已派人去城下喊話,提出見朱鎮一面,也算是老友相見。
其實他是想扎心。
沒有朱鎮就受到刺激出城迎戰呢?
人的情緒是不可控的。
在沒有明確的把握下,他是不會冒然攻城。
關寧對大澤城還算熟悉,是北林行省有數的幾座大城之一,現在看來城牆被加高加厚,想來朱鎮也是做好了準備。
這人也是有些水準,是一個稱職的對手,只是有些差距是彌補不了的。
大軍在安營紮寨,他並未想過以傳統方式攻城,那樣損失太大。
而他則是在耐心等待回復。
「陛下,以末將之見朱鎮應該不會見您。」
郝倉在身邊開口道「您之前已經把他打擊夠嗆,肯定是想着躲避都來不及。」
「應該起不會見,這傢伙是吃一塹長一智。」
很快就得到了回復,是朱鎮的原話,想要見他就來攻城。
「傳令,集結軍隊,先送朱鎮一份大禮。」
關寧直接下了旨意。
既然老朋友都不給敘舊的機會那他就沒辦法了。
在他的命令下,立即有幾個方陣從隊列分出,隨即便有戰鼓敲響擺出一副進攻的姿態。
一共有兩個方陣排成整齊隊列,緊密的靠攏在一起,並都舉起了盾牌做出相當嚴整的防護。
「咔!」
「咔!」
他們齊步向城牆靠攏。
這讓在城牆上守衛的梁軍立即變得緊張起來。
大寧軍隊進攻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