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
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

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許禾趙平津

標籤: 遊戲 許禾 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 趙平津
看過很多遊戲小說,但在這裡還是要提一下《請你留在我身邊許禾》,這是「許禾趙平津」寫的,人物許禾趙平津身上充滿魅力,叫人喜歡,小說精彩內容概括: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9:3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因為她生的雙胞胎,身體受損還要更嚴重一些,徐燕州直接訂了半年的套餐。
他也幾乎是把自己的辦公室給搬到了月子中心來。
兩個孩子性格迥異,月子里的時候,哥哥鬧騰一點,妹妹很乖,但出了月子,哥哥就成了個憨吃酣睡的乖寶寶,妹妹卻成了個小磨人精。
季含貞好幾次都被她搞的欲哭無淚,再想想鳶鳶小天使,簡直想把這個小磨人精給塞回肚子里。
徐燕州卻不覺得這是壞事兒,在他看來,他的閨女,就算再怎麼鬧騰,再怎麼無法無天,也有他徐燕州兜底呢,也免得被人欺負了去。
瞧瞧陳序家那個小姑娘,太過靦腆了,總是怯生生的,雖然長的玉雪可愛的,他見了都想抱一抱。
但是總覺得將來這姑娘會讓陳序和簡瞳操碎心。
那還不如做那個欺負別人的,也不要做被人欺負的。
「姑娘就是要嬌慣一點,我看她這樣就挺好,白日里還敢打哥哥,那一巴掌拍的多響亮,和你當年有一拼了。」
徐燕州這話讓季含貞好氣又好笑「哪有你這樣的啊,姑娘是要嬌慣一點,但也不能像她這樣,你看看她,才一兩個月大的小人兒,氣性大,脾氣也大,也就哥哥是個小傻子,除了吃就是睡,天天樂呵呵的,被她打了還照樣樂呵呵的……」
季含貞有點心疼自己家的小傻子,「你說哥哥怎麼就沒隨了你的性格,讓妹妹隨了你呢?」
「這哪裡是隨我,明明是隨你好不好?」
「我小時候可乖了呢,我媽媽說我吃飽了就睡,不哭也不鬧的。」
季含貞不願意的揪着徐燕州衣領撒嬌「我看就是隨你,混世魔王,無法無天,討人嫌。」
「我閨女怎麼討人嫌了?」徐燕州卻不願意了,妹妹和季含貞小時候特別的像,他看過季含貞的照片,所以現在看到妹妹心就先化了,也許男人對一個女人愛的太深,總會有這樣的遺憾,總覺得對她的愛還不夠,怎樣都不夠,恨不得穿越回她剛出生時,從她來到這個世上的第一天就開始愛她。
「就是討人嫌,吃飽了還要哭,尿尿了也要哭,什麼都要讓她先,小淘氣。」
季含貞對妹妹真的是又愛又恨。
「她才不到兩個月,你這個當媽的就嫌棄了?」
徐燕州忍俊不禁,轉而又關心起季含貞的身體「我看兩個孩子都吃不飽,而且你晚上還要起夜太辛苦了,不如就給他們斷了,讓他們喝奶粉。」
季含貞之前說的好聽,說生下來就要餵奶粉,但真的生了,自己卻還是迫不及待的親自給兩個孩子哺乳。
只是兩個寶寶不但要搶着吃,而且哥哥胃口大,總是吃不飽,鬧騰到最後,大人辛苦,孩子還要哭一場。
季含貞聞言就斜睨他一眼「喲,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誰知道兩個寶寶吃不飽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不是另有其人呢。
徐燕州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失笑,轉而卻認真道「貞兒,還是那句話,什麼都比不上你這個人重要,什麼都沒你的身體,健康重要。」
「再等等吧,吃母乳的寶寶抵抗力會更強一些,我至少也要喂到半歲吧。」季含貞心裏一片甜蜜,她忍不住抱住徐燕州的腰「今晚讓孩子們跟保姆睡,你陪我。」
懷孕期太辛苦,差不多從她肚子大起來之後一直到現在,徐燕州都沒有和她同房過。
季含貞又不是不知道他這個人多不知饜足,這段日子多辛苦呢。
「你……」徐燕州卻還是有些擔憂「你之前不是還說傷口還有點發癢,夜裡老出虛汗,還是再養養?」
徐燕州是真的擔心她的身體,懷着雙胎對母體損耗太大了,這一路辛苦他都是看過來的,他是真的在意她,心疼她。
「可是我想你陪我……」
季含貞的口吻卻有點哀怨「每天睜開眼都是孩子,閉上眼還是孩子,雖然你晚上還在我房間里,可是咱們倆中間還有兩個寶寶。」
她都習慣了被他抱着睡了,在他的懷抱里,總是安全感滿滿,自己好像就重新做回了昔年在澳城的那個被父母嬌寵着的小姑娘。
季含貞喜歡這種感覺,也享受這樣被寵愛的甜蜜和幸福。
就算是做了三個孩子的母親,可季含貞卻還是覺得,做母親再怎樣的幸福和快樂,也比不過做徐燕州的心上人,他真的是很會很會疼她。
當然,也許只是因為是她,所以徐燕州才會如此。
但就是這種偏愛,讓季含貞特別的滿足和幸福。
她就是只要徐燕州偏愛自己,只愛自己,不管是跟誰一起選擇,他的第一選擇都是她,這就是季含貞得到的滿滿的安全感。
「好好好,今晚好好陪陪你,但是你身體還沒完全恢復,不能做其他的。」
「你想什麼呢,誰要和你做其他的,我就是想要和你過過清靜的二人世界而已。」
季含貞說著,又指了指小床上的那個磨人精「你看看她,瞪着眼在聽呢,八成今晚見不到我,又要鬧。」
倒還真是被季含貞給說中了,是夜,徐燕州正沉浸在溫柔鄉呢,沒有孩子和他爭搶,他真是幸福到了天堂,結果門就被敲響了。
接着就是妹妹哇哇大哭的聲音傳來,實在是響得驚天動地,保姆和月嫂也知道今晚男女主人想要過過二人世界呢不好來打擾,但這個小祖宗實在氣性太大了一些,見不到媽媽也不肯吃奶瓶,愣是把自己哭的差點背過氣去。
保姆真是被她給嚇壞了,只能過來敲門。
季含貞頗有點無奈,卻又覺得好笑,她推了推一臉懊惱的徐燕州,「你的寶貝閨女鬧起來了,快起來吧。」
徐燕州依依不捨的鬆開手,又狠狠親了兩口,才長出一口氣,壓下滿腹火氣坐起身穿上睡袍「真是個祖宗,我看我白天說的那些話不行,從明天開始,得給她立規矩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