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
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

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重生之嬌養瘋批反派

標籤: 上官婉凝 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 慕景睿 都市
很多朋友很喜歡《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這部都市風格作品,它其實是「重生之嬌養瘋批反派」所創作的,內容真實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上官婉凝慕景睿小說閱讀》內容概括:前世,她用自己的聰慧才情為他拉攏人心,讓父親和外祖父用朝中權勢助他登上皇位;他登基之日,是他們大婚之期,被她拋棄的未婚夫攻破城門; 那個讓她愛入骨髓的男人,為求自保竟然將她當做禮物送出,為了讓她未婚夫放他一條生路,屠她滿門; 她在未婚夫身邊待了三年。三年來,他不曾給過她好臉色,只是日日求歡,卻從...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5:2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明白你的意思。」
蕭玉珏從上官婉凝的話語間已經的意識到,去藥王谷的最佳人選是孫晉堯。
他能進的了藥王谷,能夠請得動鹿湘子,並且以他的武功基礎,來去一趟至少比上官婉凝要快了三天。
如今朝廷的局勢詭譎莫測,三天的時間,足以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知道你不方便出面。這件事交給我,我會處理好。」
蕭玉珏的話,讓上官婉凝猶如吃了一顆定心丸,輕輕點了點頭。
「小言,你留下來陪着郡主照顧你大哥,我出去一趟。」
蕭玉珏叮囑過慕景言,便吩咐管家備轎,在茗香樓設下宴席,讓心腹去請來了孫晉堯。
在孫晉堯的父親還是太傅時,他和蕭玉珏也算有點兒交情。
他作為陪伴皇子皇孫們玩耍學習的人,內心一直都有一股無法釋放的怨氣。
尤其是在蕭震霆肆意侮辱他的時候。
只有蕭玉珏,始終對他彬彬有禮。
「太子殿下找草民過來,不會只是喝酒敘舊吧?」孫晉堯在喝了三杯酒之後,平靜的問道。
蕭玉珏凝視着孫晉堯,他這個時候才發現,其實他一直都低估了孫晉堯這個人。
他的聰明、才智和城府,遠在蕭震霆那種草包之上。
蕭玉珏說明了眼下的情況以及找他的目的,輕嘆一聲,態度十分誠懇。
「孫兄,我知道你如今無心朝政,但是……景睿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他的生死,很可能關乎將來朝廷的局勢。現在,只有你能回藥王谷請鹿神醫來救治他的性命了。」
孫晉堯沉默不語,只是低頭看着手中的酒杯。
許久,他幽幽問道「這是太子殿下的意思,還是凝兒的意思?」
蕭玉珏的心咯噔一下。
跟太聰明的人打交道,有時候還真的不容易。
「是我的意思。」蕭玉珏雙手抱拳,說道,「若是孫兄能解我燃眉之急,將來必定報答大恩。」
孫晉堯沒有回答。
他的心頭泛起了一陣酸楚。
慕景睿有難,他並不想插手介入,他甚至不願意上官婉凝牽扯其中。
可是,一切都由不得他做主。
「孫兄,你應該也知道,蕭震霆已經回到了京城。如果讓他登上了皇位,那麼……恐怕連上官大人也未必保得住安寧郡主。」
蕭玉珏的這句話,戳中了孫晉堯內心最脆弱的痛。
他一無所有,家破人亡,唯有上官婉凝是他的軟肋。
誰也無法預料蕭震霆是否還有陰謀在醞釀,孫晉堯不想冒這個險。
「好,我去。」
孫晉堯把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起身跟蕭玉珏告辭。「我會馬上出發。太子殿下可以放心,我會盡我所能。」
說完,打開包間的門快速離去。
孫晉堯說到做到,只是回到宰相府簡單的收拾了幾件換洗衣服,跟上官岳交代了一聲,便從馬廄找了快馬,即刻出發前往藥王谷。
他剛剛出了城門沒多久,就聽到身後也有馬蹄聲傳來。
「堯哥哥……堯哥哥……」
孫晉堯懷疑自己聽錯了,便停下來向後觀望。
只見上官婉凝策馬而來,很快就到了他的面前。
「凝兒?」
孫晉堯翻身下馬,上官婉凝也停了下來。
她滿頭大汗的來到了他的面前。
「幸好,還趕得及來送你。」
孫晉堯看到上官婉凝的臉頰通紅,氣喘吁吁,不禁有些心疼。
他掏出手帕為上官婉凝擦拭着額頭上的汗,略帶責備的說道「天都快黑了,你怎麼出城了呢?」
「我回家的時候停管家說,你出城了,所以就來追你。」
「有事嗎?」孫晉堯的心中有些苦澀。
上官婉凝從馬背上解下一個包袱,說道「我知道你走的匆忙,肯定沒準備什麼東西。我幫你包了一些水果和乾糧,你留着路上吃。最近天氣涼了,不要趕夜裡,要注意身體。」
孫晉堯接過上官婉凝遞過來的東西,低垂眼眸微微笑了笑。
她的關懷,讓他感受到了濃濃的溫暖。
「出門在外,照顧好自己。」上官婉凝握住了孫晉堯的手。
孫晉堯有些抑制不了心中的那份溫柔,手臂一伸將上官婉凝擁入了懷中。
「凝兒,你還有沒有……別的話跟我說?」
上官婉凝搖搖頭。
孫晉堯原本以為上官婉凝會說一些關於慕景睿傷勢嚴重或者催促他早去早回的話。
他忽然覺得自己太小人之心了。
「你快回去吧,天黑之前還能趕回城裡,別讓我擔心。」
「嗯。堯哥哥,我等你回來。」
孫晉堯翻身上馬,對着上官婉凝揮揮手便揚鞭而去。
上官婉凝的思緒彭湃,久久不能平靜。
她覺得有些對不起孫晉堯,當初因為父親的事推遲了他們的婚禮,現在,有要他為慕景睿四處奔波。
上官婉凝嘆息着回了家。
由於她每隔四個時辰就要為慕景睿治療一次,往返宰相府和太子府很不方便。
蕭玉珏便請長公主出面,名義上是把上官婉凝接去了長公主府居住,實際上住在了太子府里。
深夜,上官婉凝替慕景睿治療之後,小心翼翼的為他蓋好了被子。
她疲憊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依舊昏迷的慕景睿,不禁心如刀割。
「婉凝……」
慕景言走了進來,把幾份精緻的糕點擺在了她的面前。
「我聽說,你晚飯只吃了一點點。我想着,你肯定會餓了,特意吩咐廚房替你做的。」
慕景言一直不敢正視上官婉凝的目光,只是偷偷的去觀察她的神色變化。
這些小動作被上官婉凝看在眼裡,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你笑什麼?」
「沒有啊,你突然對我這麼好,我只是有些不習慣。」
這句話讓慕景言略微有些尷尬。「婉凝,對不起,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對……但是……其實我知道你對我哥是真心的……」
「景言,別說了。」上官婉凝回頭看着慕景睿,眼神有些迷離,「都過去了。現在,他有了妻子,我也是另一個男人的未婚妻。我和他,註定了只能是朋友。緣分,止步於此。」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