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神女降世四國歸一魏嫻上官子越
神女降世四國歸一魏嫻上官子越

神女降世四國歸一魏嫻上官子越魏嫻上官子越

標籤: 玄幻 神女降世四國歸一魏嫻上官子越 魏嫻 魏政
《神女降世四國歸一魏嫻上官子越》這部小說的主角是魏嫻魏政,《神女降世四國歸一魏嫻上官子越》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屬於玄幻小說下面是章節試讀。主要講的是:不過,小姑娘的眼睛生得真好,又大又圓,閃閃發光就像天上的星星樣。只看眼,就讓人喜歡得不行。爹?這真是妹妹呀?老三魏傾華用下巴抵着嬰兒床的木欄,表示了深深的懷疑:她怎麼黃拉拉皺巴巴的?人家孟蘊和的妹妹長得可漂亮了,白白嫩嫩的。咱家這妹妹生得跟個小猴子似的,以後嫁不出去怎麼辦?三道目光齊刷刷殺過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01:2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阿豹早就感覺到外頭不對勁兒了,一直都在等着呢。
如今暖寶一聲令下,它立即從空間出來,咻的一下飛出了屋。
魏傾華只覺得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但又不真切。
正想問暖寶有沒有看見,暖寶卻壓低聲音道「三哥,那個刀疤男恐怕不是拍花子,咱們要隨機應變了。」
魏傾華此時正抱着暖寶在門口來回走動,看着像是哄孩子,實則卻保持着警惕,時刻注意着周圍的動靜。
「我也覺得他不是拍花子,拍花子可沒他這麼冷靜和縝密。」
尤其是對方身上的氣場和禮數,更像是一個行走多年的江湖人。
聯想起那孩子很有可能是上官子越的弟弟,魏傾華便覺得,這些人恐怕是上官家的仇人!
兄妹倆剛說了沒兩句話,便瞧見先前離開的那個夥計端着茶水回來了。
緊接着,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大夫也從另一頭急急趕來。
魏傾華見此,只能抱着暖寶進屋。
端茶的夥計深深看了老大夫一眼,放下茶水便站到一旁,沒有離開的意思。
而那老大夫的身旁,也跟着一個夥計,同樣是個練家子。
兩個夥計一左一右在屋裡守着,雖不說話,但卻讓人有一種被監視的窒息感。
老大夫年紀雖大,但手腳麻利。
他放藥箱開藥箱,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小姑娘哪裡受傷了?」
「背……背上。」
暖寶吸着鼻涕,乖巧應道。
魏傾華被人盯着,頗不自在,忙添了句「老大夫,我妹妹的背部被你們東家撞到了,疼得她直哭。
這種情況是不是要檢查一下她的背,別撞斷了骨頭才好!」
不知是不是暖寶的錯覺。
當魏傾華說到『你們東家』這四個字時,老大夫的身子明顯顫了顫。
「撞到了背部?」
老大夫一愣,忙問「具體是哪裡?」
「這裡……」
暖寶背過身去,指了指大致的位置。
老大夫見此,隔着衣裳按了兩下「痛嗎?」
「痛!」
暖寶驚叫出聲「好痛好痛!」看書喇
老大夫嘆了口氣「如此看來,確實傷得不輕,得仔細檢查一番。
不過……小姑娘傷的地方偏下,怕是得寬衣才行,隔着衣裳不好診斷啊!」
言畢,又將自己的顧慮說出「雖說看病救人無男女之分,但小姑娘畢竟是女兒家,若讓老夫來檢查的話,恐怕……」
「沒事兒,我……我還小呢。」
暖寶擔心魏傾華生了顧慮,便會趁機將她帶走。
於是,不等魏傾華開口,她便先表態「我痛死了,嗚嗚嗚,哥哥,你讓老爺爺給我檢查吧!」
暖寶看人一向很准。
雖說只是短短的幾句交談,但她的直覺卻告訴她,這個老大夫好像有些身不由己。
再加上阿豹那頭還沒消息傳來,她可不能輕易離開!
好在魏傾華跟着暖寶混久了,也變得聰明了一些。
一聽暖寶這話,立即就知曉她的意思。
心中雖無奈,嘴上還是道「醫者父母心,緊要關頭的時候,就不講究這些禮數了。
不過……男女有別!老大夫是要為我妹妹醫治,所以事出有因,但這兩位小哥兒,怕是得跟我一起出去吧?」
「這……」
老大夫有些猶豫,卻一句話也沒說。
那兩位夥計則相互對視了一眼,絲毫不曾挪動腳步。
魏傾華見此,瞬間沉下臉「怎麼?這兩位也是大夫?我妹妹要寬衣,他們身為男子哪有不迴避的道理!」
說罷,又朝着門外大喊「東家呢?你們東家呢?我得找他問個清楚!
我要問問他,究竟是不是真心要給我妹妹醫治?
還是說他的醫館就是這麼個規矩?有病人上門看病,還得被夥計盯着?
我妹妹可是被他撞傷的!他要是不給我妹妹看病,我就去官府告他了!」
言畢,又罵道「這是什麼醫館?還有臉說後院是給貴人看診的地方!
誰家貴人來這裡看診,寬衣還得被夥計盯着?這夥計是夥計,還是色胚子?
信不信我出去唱大街,讓整個南都的人都知道你們醫館不正經!」
魏傾華也不知是跟誰學的?
不說話時,那真是一個俊俏的貴公子。
可一開口,比潑婦還要潑婦。
老大夫見有人說醫館不正經,瞬間紅了眼眶。
他用力捶了一下案桌,激動道「你們出去行不行!出去!讓老夫好好給病人看診!」
兩個夥計皺緊眉頭,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這才轉身離去。
魏傾華跟在他們身後,關門前還給暖寶使了個眼神。
暖寶輕輕點頭,示意他別慌。
房門關上後,老大夫重重嘆了口氣,但整個人卻放鬆了不少。
暖寶趁機開啟讀心術,順利聽到了老大夫的心聲。
——完了,我的醫館全完了!
——再這麼繼續讓這群土匪鬧下去,『妙手回春』百年的好名聲,恐怕都會變成笑話!
「小姑娘,寬衣吧。」
老大夫調整好心情,開始取出用來寫藥方的紙和筆。
好巧不巧,就在這個時候,阿豹的聲音也適時響起。
「宿主,這個刀疤男沒什麼可跟的價值啊,他跑來茅房拉了一泡屎,就回屋睡覺去了!」
暖寶微微皺眉,用媒介問道「那你有沒有看到一個五歲左右的男孩?跟上官子越長得有幾分像。」
「沒有。」
阿豹立即應道「刀疤男躺下後,我就把醫館後院的屋子都轉了一遍,沒發現有孩子。」
「那這裡有後門嗎?」
「沒有啊!」
「有地窖嗎?」
「也沒有!」
暖寶心下一驚怎麼可能?
明明親眼看着刀疤男把小孩抱進來的!
現在刀疤男還在,小孩怎麼沒了?
「阿豹,你去前廳找找。」
暖寶吩咐了句,便將目光放到老大夫身上。
她按住桌上的紙張,朝老大夫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眼下,只有從老大夫身上下手了。
老大夫肯定知道些什麼!
這不是暖寶衝動,想法簡單。
而是讀心術聽到的那兩句話,足以讓暖寶分辨出眼前的人是善是惡!
(晚安,加更完畢。)
大神六月是一隻貓的團寵郡主小暖寶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