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盛莞莞凌霄
盛莞莞凌霄

盛莞莞凌霄總裁求娶:名媛嬌妻太惹眼

標籤:
小說《盛莞莞凌霄》,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盛莞莞慕斯,文章原創作者為「總裁求娶:名媛嬌妻太惹眼」,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 ...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6 04: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送兩人出去,陳清歡拉着凌如雪的手,低聲,「你那個婆婆看着很難纏,你要小心點。」
凌如雪嘴角輕勾,「我知道,放心吧。」
王秀蓮從她認識時開始,她就想方設法的跟自己作對,更加想從她身上,奪取更多的利益。
凌如雪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但也不會任憑王秀蓮,一次一次的陷害自己,還要拿自己的東西。
陳清歡點頭,眉眼間帶着淡淡的憂愁,幸好自己的未來婆婆,是個通情達理的人。
不然,她就要如凌如雪一般,每天都要夾在婆婆跟宮楠之間,那樣日子會更加難過。
寒風呼嘯,陳清歡急忙坐進車子,凌少宸啟動車子,即刻將暖風打開,車子的冷氣漸漸的回溫。
「我是想讓你幫幫姐姐,你難道不懂我的意思?」陳清歡看向一旁開車的男人,出聲。
聰明的凌少宸,怎麼會不懂。
凌少宸長睫輕眨,目光卻一直看向窗外的路況,因為前幾天下雪,現在路面還有些滑。
薄唇輕啟,「我當然知道,畢竟是別人的家事,我們公然插手不好。」
陳清歡想想也是,可還是擔心凌如雪會吃虧,「那個王秀蓮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滿心滿眼都是算計之色。」
凌如雪畢竟年紀輕,這樣下去,他們之間的矛盾,恐怕會越來越深。
「我就不信,她真的敢動凌如雪,如果她想死,我會成全她的。」凌少宸聲音微冷,想欺負凌家的人,看她有沒有那個膽子。
那邊的宮家,凌如雪剛一進客廳,就見到王秀蓮不滿的臉色,「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就算禮貌廉恥都沒有。」
凌如雪不想跟她吵,畢竟這樣做,只會讓宮楠在中間為難,何況自己的公公剛剛離世。
邁步就要上樓,卻惹來王秀蓮更加粗鄙的謾罵。
「站住,凌家就是這樣教育你的,真是沒有教養,既然你嫁進了宮家,就是宮家的人,我這個做婆婆的,要好好的教教你規矩。」
王秀蓮已經走到近前,惡狠狠的伸出手,就想打下去。
凌如雪秀眉一擰,直接抓住王秀蓮揮過來的手,冷聲冷眸,「別拿着雞毛當令箭,我當你是長輩,你別侮辱我對長輩的誤解。」
就仗着自己的所謂的身份,她竟敢多次想對自己動手,凌如雪從小到大,都被家人捧在手心裏長大,為了愛宮楠,在王秀蓮這裡吃了很多虧。
大過年的,宮父的突然離開,雖然大家心裏都有準備,但畢竟是至親骨肉,就這樣失去了,任誰心裏都不好受。
凌如雪心裏也難受,但不代表就可以任由王秀蓮胡來。
被凌如雪抓住手臂,王秀蓮心裏怨氣橫生,「你放開我,你個不要臉的賤人,真的一點都沒說錯,你就是個沒教育的東西。」
陽光透過窗子投射進來,將女人包裹其中,一張清麗的臉毫無溫度,「你認為我凌家的人是好欺負的?」
說完,一個用力將王秀蓮向後推了一下。
王秀蓮一個不防,人後退了兩步,才踉蹌着穩住身形,眼裡充滿了憤怒,「你敢對我動手?」
迎着陽光,凌如雪目光微眯着,周身透着清冷的氣息,「我只是給你一個警告,不是你的永遠都不要肖想。」
想住進這裡,那是不可能的。
「你,你。」王秀蓮目光一轉,見到門口進來的高大身影,眼裡一抹算計閃過,人就直接跌坐到地上。
「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你也不能動手打我啊,怎麼說我也養大了宮楠,也是你的婆婆啊。」
宮楠邁步進來,冷臉看着地上哀嚎的王秀蓮。
王秀蓮沒聽到宮楠的聲音,轉頭看過來,觸及到宮楠的目光,冷的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沒事吧?」宮楠大步過去,直接站在凌如雪身旁,眸光擔憂的大打量着女人。
完全無視地上的人,王秀蓮低斂眸光,眼裡閃過陰冷之色。
凌如雪搖頭,「我累了,想上去休息一會。」
宮楠點頭,「我送你。」
宮楠攔着女人的腰身,兩人直接上了樓梯,根本無視地上坐着的人。
不知為何,這幾天凌如雪總感覺渾身乏累,總感覺休息不過來,也許是過年忙前忙後,太過累的原因。
「你休息一會,我還有事去處理一下。」宮楠將女人扶坐到床上,拉過被子蓋在她身上。
「好。」凌如雪眼帘低垂,直接躺下。
看着她閉上眼睛,宮楠轉身下了樓。
王秀蓮聽見腳步聲,坐在沙發上急忙轉過頭,見宮楠下來,從沙發上起身站了起來。
宮楠身形高大,站在王秀梅面前,無形的給了她一種壓力,有些打怵面對宮楠的目光。
「宮楠,我說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我一個人。」
「不可以。」王秀蓮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宮楠直接打斷,宮楠的語氣冰冷,完全吧不給人反駁的機會。
王秀蓮沒想到宮楠會拒絕,怎麼說自己也養了他這麼多年,凌如雪那個賤人反對還情有可原。
「為什麼,你爸現在死了,你就不想管我,也不顧多年的養育之恩?」
宮楠眸光暗沉,看着滿嘴狡辯的人,心裏實在是不知怎麼對她,「我會給你一棟房子,給你足夠的錢讓你養老,但前提,這些錢是每個月給你一部分,我也會給你養老送終。」
言下之意,就是王秀蓮活多久,他就會贍養她到死那天,但錢不會一次性給她,讓她揮霍。
聽聞宮楠的話,原本心裏還挺高興,但每個月給她一筆錢,那算什麼,不相信她?
「你這是什麼意思?」
宮楠直言不諱,「就是你理解的那樣,有些話我不想說的太明白,大家心知肚明,不然,撕破臉面誰都不好看。」
王秀蓮的心咯噔一聲,面色瞬間白了白,目光閃躲不敢看宮楠的眼睛。
「你走吧,我會按照我剛才的話做,你不必擔心。」宮楠下了逐客令。
現在父親死了,這個女人更不會呆在宮家,只希望有一天,她不後悔就行。
畢竟是自己的養母,他不會做忘恩負義的人,會做到自己贍養的義務。
王秀蓮已經膽戰心驚,那樣的事被宮楠知曉,以後想要在凌如雪面前作威作福,那是不可能的了。
眼下抱住自己的後路,才是最重要的,慌亂的離開。
宮楠看着她離開的背影,眸光暗沉無比,一個養了自己這麼多年的人,他真的做不到狠心。
但想到父親的一顆心,一輩子都在她身上,就覺得惋惜不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