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今日的偏愛

標籤: 瀾瀾 玄幻 舒聽瀾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看過很多玄幻小說,但在這裡還是要提一下《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這是「今日的偏愛」寫的,人物舒聽瀾瀾瀾身上充滿魅力,叫人喜歡,小說精彩內容概括:業之後,一直在企業當法務,今年剛轉入律所,確實是小助理一枚。按林之侽的話說,她總是反其道而行,別人是律所當幾年律師後轉入企業,而她恰好相反。「聽瀾謙虛了。」她是話題終結者,班長几次想跟她多聊幾句,最後都訕訕收尾,加上別的同學對她亦是不感興趣,話題很快就轉移到了當年高中時期的風雲人物身上,卓禹安與溫簡...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3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從小雖然跟着叔叔嬸嬸長大,但是生活環境簡單,對人一直報以最大的善意。
當時在汽車站時,那個女人說自己暈車,在門口的垃圾桶旁邊狂吐不止,她看女人可憐,主動遞給女人水喝。
女人說:「能幫我拿一下我的暈車藥嗎?」
陳檸回問:「葯在哪裡?」
女人指了指停在旁邊的一輛白色麵包車,「在車上的包里。」
陳檸回聽話地走向麵包車,在副駕駛座上果然看到了黑包,所以直接拿着包過來給女人。
女人掏出葯就着涼水吃下,隨後問她:「小姑娘,你要去哪裡?」
陳檸回如實回答:「去火車站坐火車。」
「上大學?」
「嗯。」她毫無心機。
「我也去火車站,我送你過去吧,謝謝你的水。」
「不用的,有公交直達火車站。」
「別客氣,你大包小包坐公交不方便。」
汽車站到火車站還有一定的距離,陳檸回也沒有多想,那時心思單純到令人髮指,再說了,女人看着十分和藹可親,她便坐上她的車,一同前往火車站。
後來發生的一切過程,她都不知道了,因為等她醒來時,已經在那個偏僻的小村子,女人早已不知蹤影。
那時她一直在想,到底是因為自己送上門讓女人臨時起意,要把她拐賣,還是早就盯上她,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那是一個極其偏僻的村子,總共百來戶人,她偶爾爬上屋頂瞭望遠方,只有無盡的山脈和看不到盡頭的盤山路蜿蜒。
她被困了足足兩個月,也終於認清一個事實,她被拐賣了。
最初,男人骯髒透着酸臭的身體朝她壓來,她驚恐,尖叫,拚命推搡,瑟瑟發抖蜷縮在床角。
男人嘴角流着口水,痴痴傻傻,指着床:「要睡覺,你陪我睡覺。」
說著又壓到她身上來。
她驚叫、顫抖着聲音:「等等一下。」
那時她才18歲,只是一個不諳世事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准大一新生,在驚恐過度之後,卻忽然平靜下來,慶幸眼前的男人是個痴傻兒,只知聽父母的話要來跟她睡覺,具體要怎麼睡,男人並不知道。
而她得益於學校組織的生理講座,給學生們科普過簡單的性知識以及女生如何保護自己。
男人呵呵傻笑:「睡,睡覺,我要跟你睡覺。」
人在最危險的時候,往往會迸發出自己都難以相信的冷靜和理智,那一刻,她只知道不能惹怒這個痴傻兒,她笑得比哭還難看,顫抖着聲音:「好,我陪你睡覺,我們玩一個睡覺遊戲。」
「我最喜歡玩遊戲。」
「我們來玩游泳,你假裝這個床是大海,你在上面游。」
她做了一個示範,男人便真的趴在床上,四肢亂撲騰,木質的床底被撲騰得咯吱作響。
陳檸回內心恐慌甚至手心全是汗,但一直在旁邊鼓勵男人,男人撲騰幾下,累睡著了。
她一夜無眠,靠在床角看着痴傻男人,男人張着嘴憨睡到天亮。
男人家裡上面還有兩個哥哥和嫂子,第二天一早見到他,就問:「昨晚睡得可好?」
傻子呵呵笑:「好,我喜歡和媳婦兒睡覺。」
陳檸回在昏暗的屋子裡長長鬆了口氣,第一關算是過了。大約是她一直表現得很懼怕顯很乖巧,那家人在之後的幾天對她稍稍放鬆了警惕。
女人從窗戶邊上給她送飯時說:「你老老實實跟老三過日子,我們誰也不會為難你。」
老三是痴傻兒,老大老二家都不想照顧,所以乾脆買個女人回來,能解決他的吃喝拉撒就夠,一勞永逸。
她一直都表現得超乎年齡的冷靜,知道越鬧對自己越不利,只是暗中伺機逃跑。
那是將近一個月後,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她趁着男人沉睡時跑的,但結果可想而知,被抓回來之後毒打了一頓,遍體鱗傷。
但這為她第二次逃跑提供了經驗,她做了詳細的計劃,對村子周邊的地形也做了充足的了解,知道往哪跑成功率最高。
也許一切冥冥之中的註定,第二次逃跑時間比她計劃的提前了幾天,因為那晚,男人對男女之事像是忽然開竅,要睡覺時拚命來撕扯她的衣服,想要侵犯她,她只能抵抗,把計劃提前跑了。
就這樣,她跑了一夜,在險象環生之中,宋京野猶如天降,帶她走出那裡,從此命運改寫。
此刻,在繁華的都市,在夢寐以求的大學,在溫馨的寢室里,忽然看到女人的那張臉,那個偏僻骯髒的小山村,男人猙獰的臉,像是一座座大山朝她壓下來,讓她喘不上氣。
「陳檸回,你沒事吧?」舍長關切地問。
陳檸回低着頭,直到手機屏幕暗了,女人那張面部可憎的臉消失,她腦海里湧現出的所有畫面也戛然而止。
抬頭時,已恢復如初:「沒事了,謝謝。」
「傍晚時,輔導員來找過你,說婦聯那邊想找你談談。」舍長說著,即對她充滿憐憫又充滿了好奇。
「好,我知道了,我現在跟她聯繫。」陳檸回說完,拿起自己的手機去走廊外邊給輔導員打電話。
但實際上,她只是想出去透透氣,並沒有想馬上給輔導員打電話,更不想跟所謂的婦聯聯繫,這無異於讓她一次一次揭開傷疤給大家看,事情已經過去了,她也進入正軌的生活,這些對她又有和益處呢?
寢室里的舍友們大約以為她走遠去打電話了,所以斷斷續續的交談聲傳來。
「沒想到她真的被拐賣過,還以為是同名同姓呢。」
「她比我們大一歲。」
「什麼意思?」
「那她會不會有了孩子?」
「聽說被拐賣去的女人,會被強迫跟男人睡覺,生孩子。只要有了孩子,大部分女人就會認命,不跑了。」
寢室里瞬間陷入一陣怪異的沉默之中。
陳檸回僵直在外,這便是她不願意讓人知道她曾被拐的原因,不想被貼上標籤,不想被人用有色的眼光看待。
過了許久,她才推門而進,平靜地敘述:「我沒有被侵犯,也沒有生過孩子。」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