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
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

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葉青雲天瑤郡主

標籤: 葉青雲 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 小青 靈異
無刪減版本的靈異《太昊仙宗葉青雲天瑤郡主》,成功收穫了一大批的讀者們關注,故事的原創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實力,主角葉青雲小青。簡要概述:他養的一條狗,居然是一方妖尊,橫掃妖界。他養的一池子鯉魚,居然全部越過龍門,蛻變為九天蒼龍?他撿來的一個小乞丐,隨意點化,竟然成了一代人皇?葉青雲表示很無語。困在深山中整整十年,終於踏足山外,原來他竟是絕世高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4: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眼見韓宗元居然敢當著自己等人的面還如此放肆,黃慶以及諸多凌仙城高手的臉色頓時就難看起來。
「韓宗元!」
黃慶一聲厲喝,更有一股強橫恐怖的仙人威壓瞬間而至。
韓宗元自然是抵擋不住黃慶的這股仙人威壓。
可他身旁有裴煥,韓宗元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
果然!
裴煥冷哼一聲,同樣釋放出一股驚天動地的仙人之威,恰好與黃慶的仙威碰撞在一起。
嗡!!!
兩股恐怖仙威不斷碰撞,引得四周凌仙城的仙人們紛紛退散開來。
而韓宗元在裴煥的庇護之下,自然是毫無影響。
片刻之後,黃慶與裴煥各自身形微微一晃。
ps:\\\\/\\\\/m.vp.
兩人以各自的仙人威壓交鋒,鬥了一個不分高下。
「這裡是凌仙城,不是你們神燈谷!」
黃慶語氣極為不善的呵斥道。
「若要放肆,回你們神燈谷去,這裡不是你們能夠放肆的地方!」
裴煥微微眯眼。
「放肆?你凌仙城幹了卑鄙下作的事情在先,現在我等前來問罪,你卻覺得我們放肆?」
「你凌仙城好大的威風啊!」
此言一出,讓黃慶以及在場的凌仙城眾人皆是感到莫名其妙。
什麼幹了卑鄙下作的事情?
我凌仙城幹什麼了?
「哼!卻不知我凌仙城做了什麼事情,讓你這位神燈谷大長老,還有韓少谷主親自前來問罪?」
黃慶冷聲說道。
「今日若是不把事情說清楚,你們二位休想輕易離開我凌仙城!」
聞聽此言,裴煥沒有說話,一旁的韓宗元卻是怒了。
「黃慶,你還想留住我們嗎?」
黃慶神情漠然。
尋常之輩自然會對韓宗元這個少谷主敬畏有加。
可黃慶那是何人?
凌仙城大長老!
早年殺戮極重的一位強者,也就是近些年不怎麼展露自己的手段了。
豈會把韓宗元這個一個後生晚輩放在眼裡?
更何況,這裡是凌仙城的地盤。
在自己的地盤上,難道還怕了兩個外來之人?
簡直笑話!
「就憑你剛才的言行,老夫將你扣留於此,讓你父親過來贖人都不為過。」
黃慶淡淡說道。
韓宗元卻是絲毫不懼「且不說你能不能留住我和裴長老,就算我真被扣留於此,我父親也絕對不會來這裡贖人。」
「哦?」
「我神燈谷必會高手盡出,與你凌仙城開戰!」
聽到這話,黃慶臉色驟然一變。
而四周的凌仙城眾人也是大驚失色。
神燈谷高手盡出!
與凌仙城開戰!
這可不是鬧着玩的事情。
一旦真發展到如此地步,不管結果如何,凌仙城也必然會大受影響。
而韓宗元身為神燈谷少谷主,他的話也必然代表着神燈谷的意思。
「老夫明白了。」
黃慶盯着韓宗元。
「你們來此,是韓谷主的意思吧?」
「不錯!」
韓宗元沒有絲毫掩飾,十分大方的承認了。
「是我父親,令我二人前來問罪!」
黃慶還未說話,一旁的某個凌仙城長老立即質問「口口聲聲問罪,卻不知我凌仙城罪從何來?」
「不錯!我凌仙城何罪之有?」
「即便你是神燈谷主之子,也不可在此無中生有!」
「必須要給個說法!」
面對群情激奮的眾人,韓宗元卻是一點也沒有怯場。
若是以往,或許他心頭還會有幾分緊張。
可現在。
我韓宗元今非昔比了!
我不僅僅是神燈谷的少谷主,我還是鐵柱老祖的義子!
豈能怯場?
「住口!」
韓宗元一聲大吼,怒目圓睜。
恰好之前吃下的青碧仙元果的力量,也在此刻激發了出來。
使得韓宗元整個人威勢不凡。
氣場全開!
還真就把凌仙城眾人給鎮了一下。
裴煥看在眼裡,心中不禁一陣高興。
少谷主成長了!
不再是以往那個年輕氣盛的天驕了。
已然可以獨當一面!
「你凌仙城散布謠言,令得整個乾道州謠言四起,損我神燈谷顏面!」
「更毀我爹娘,毀我韓宗元的名聲!」
「這筆賬,難道我不該來與你凌仙城清算嗎?」
韓宗元字字鏗鏘,句句有力。
一字一句,都蘊含著滔天的怒火。
黃慶一臉驚愕。
凌仙城眾人也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你在胡說八道!」
「謠言之事,與我凌仙城何干?」
「簡直荒唐!莫名其妙!」
「你神燈谷名聲受損,竟然怪到我凌仙城的頭上!當真可笑至極!」
凌仙城眾人自然是極力否認,並且口口聲聲喝斥韓宗元無端指責。
「韓宗元!裴煥!」
黃慶的神情十分冰冷,雖然心頭有怒,卻還是克制住了。
「謠言的事情,老夫也略知一二,你神燈谷的確威嚴大損,可此事與我凌仙城無關。」
「不能因為你神燈谷丟了顏面,就無端把矛頭對準我凌仙城!」
韓宗元一聲冷哼。
「那你敢讓林塵出來與我對質嗎?」
黃慶搖了搖頭。
「林塵在玉龍宗受傷不輕,如今還在療傷。」
還在療傷?
韓宗元有些詫異。
這都過去好幾日了,林塵的傷勢居然還沒恢復?
不過這也難怪,林塵雙臂被廢,出手之人乃是自己的義父,以及玉龍宗主龍問天,傷勢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恢復的。
「哼!林塵不出來也無妨,當日在玉龍宗時還有另外兩人,讓他們出來對質。」
「黃長老不會想說,那兩人不在凌仙城,或者也在療傷吧?」
韓宗元故意如此說道。
一聽這話,黃慶不禁眉頭皺起。
他知道韓宗元說的人是誰。
自然是當日陪着林塵一同前往玉龍宗的胡劍山與周康。
「將胡劍山與周康帶來。」
黃慶也沒有多言,直接吩咐道。
「是!」
有凌仙城長老立刻去找胡劍山與周康了。
「我凌仙城絕不受你等的無端問罪,待胡、周二人過來將事情說清楚後,你們兩人便休想離開凌仙城,讓韓谷主親自來領你們回去!」
黃慶語帶威脅的說道。
韓宗元沒有說話,而裴煥則是捋須一笑。
似乎並不把黃慶的威脅當一回事。
黃慶暗中對着幾個長老使了使眼色。
幾個長老當即會意,悄然退去。
不知不覺,幾座大陣已然暗中布置好了。
就是為了用來鎮壓裴煥和韓宗元。
裴煥似有差距,目光四處掃視了一下,卻也沒有任何的舉動。
片刻之後。
胡劍山與周康被帶到了。
「見過大長老!」
胡劍山與周康似乎有些緊張,哆哆嗦嗦的行禮,眼神也是飄忽不定。
「你們兩人抬起頭來。」
黃慶淡淡說道。
胡劍山和周康小心翼翼的抬頭。
黃慶看向了韓宗元。
「他們兩人已經在此,你有什麼話便問吧。」
韓宗元早就盯着胡劍山和周康了。
而在韓宗元的目光注視之下,胡劍山和周康竟然露出了一抹心虛之色。
完全不敢和韓宗元對視。
見到這一幕,黃慶以及凌仙城眾人心裏都是咯噔一下。
明明是在自己的地盤上,為何這兩個弟子面對韓宗元這般心虛?
「我且問你們兩人,如今乾道州四處傳播關於我神燈谷的謠言,與你們兩人是否有關?」
韓宗元也不含糊,直接質問起來。
「額,此事和我們無關呀!」
胡劍山有些結巴的否認起來。
周康更是連連搖頭。
只不過兩人表現出來的樣子,明顯不是很坦蕩,反而透露着一股心虛之感。
韓宗元眼神一瞪。
「與你們無關?我神燈谷已經查到了證據,是要我將證據擺在面前,你們兩個才會承認嗎?」
證據?
一旁的黃慶聽到這話,眼中掠過一絲狐疑之色,眉頭皺得更深了幾分。
而胡劍山與周康更是臉色大變。
「這這真的和我們沒關係啊!」
「是啊是啊!那都是林師弟的主意呀!」
「我們勸不住林師弟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