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童顏厲成洲小說免費閱讀
童顏厲成洲小說免費閱讀

童顏厲成洲小說免費閱讀閃婚大叔獨寵我

標籤: 厲成洲 童顏 童顏厲成洲小說免費閱讀 都市
以童顏厲成洲為主角的都市小說《童顏厲成洲小說免費閱讀》,是由網文大神「閃婚大叔獨寵我」所著的,文章內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說無錯版梗概:她急於找一個男人把自己嫁了,不管高帥富或者矮矬窮,能給她婚姻就行。 他迫於恩師壓力急需一個妻子,不管美醜,品行好就可以。 她只當結婚多了一張紙,多了個人吃飯,卻沒想,晚上再回到房間的時間他已經脫好衣服等她。 她問,「你幹什麼?」 他答,「陪你睡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05: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童顏點點頭,應聲說道,「嗯,等了好久……」
「抱歉,讓你等了這麼久。」厲成洲同她道歉,將她臉上的淚痕全都擦拭乾凈,摸摸她的臉,親吻了下她的唇。
童顏將自己靠在她的懷裡,還有些不能從下午的那種跟俊傑的對抗情緒中回過神來。
下午從俊傑走了之後她一直一個人坐在地板上,她是真的覺得好像整個世界都變得灰暗了,或許她比她自己想像中還要在乎俊傑這個弟弟對她的重要性。
她想如果厲成洲沒有過來,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會在這裡坐多久,厲成洲來了她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看見厲成洲她就知道自己可以像一個孩子一樣強依賴他,他會永遠給她哪溫暖的懷抱,永遠都不會被傷害。
厲成洲低頭看着自己懷中的人兒,低聲說道,「還難受嗎?」
童顏點頭,「嗯。」
她是真的難受,在厲成洲的面前她不需要任何的掩飾。
厲成洲將她報得更緊一下,低聲說道,「沒事了,都過去了。」
童顏點頭,眼眶還是有些發燙的,不過還是努力的不讓自己哭出來。
兩個人這樣抱了好一會兒,外面的天色早已經全黑下來,厲成洲抬手看了看時間,同童顏說道,「回去好不好。」
童顏沒有說話,依舊這樣靠在厲成洲的懷裡,就像是沒有聽見。
見她這樣不說話,厲成洲又揉了揉她的肩膀,低聲說道,「乖,航航還在家裏面等我們。」
聽到他說孩子,童顏這才慢慢有了反應,從他的懷中退出來,低聲重複着厲成洲剛才的話,「對,航航還在等我們回去……」
「對,航航一天沒見到我們了,一定很想我們。」厲成洲在她的耳邊勸說著。
最近小傢伙開始咿咿呀呀的特別有趣,琴姨說有時候拿着他跟童顏兩個人的照片給他看小傢伙都會笑,是不是還會蹦出個把字來,晚上的時候也會在特別喜歡往外面走,就像是在等他們回來一樣。
「對對,航航還在等我們回去。」說著話,童顏從沙發上站起來,看着厲成洲認真的說道,「我們回去吧,回去看航航。」
她始終都沒有忘記自己是一位母親,家裡還有一個孩子等着她回家,只是現實有太多的客觀因素讓她不允許有充分的時間在家裡陪着孩子一起成長,她一直愧疚着,但是對孩子的愛和喜歡一點沒有因此減少。
見她這樣,厲成洲笑笑也從沙發上站起來,摸了摸她頭,說道,「好,我們回家看航航。」
童顏重重點頭,回身將辦公桌上的文件迅速的整理一下,另外將電腦也給關掉。
不過拿了包,轉身要走的時候又突然停住腳步了,看着那些文件似乎是猶豫要不要帶點回去,今天可以說是基本什麼事情都沒有干成。
厲成洲自然知道她心裏的想法,上前將她的手給抓過,說道,「給自己放個假,明天再重新做回那個童顏。」
聞言,童顏朝厲成洲看過去,好一會兒點頭,沒有再猶豫,直接上前同厲成洲一起出了辦公室。
兩人從辦公室裏面出來的時候鄭秘書還沒有離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睛盯着前面的電腦,似乎是長時間沒有動電腦了,電腦的桌面都直接轉換成屏保了,似乎是一張鄭秘書跟她爺爺的照片,照片上鄭秘書的爺爺坐在前面,鄭秘書從後面將他抱住,兩人的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個畫面很美好,美好的讓人覺得不幹起觸碰。
厲成洲看一眼童顏,童顏站在那站了會兒,然後上前敲了敲她的桌子。
鄭秘書這才回過神,看見童顏忙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身來,「童,童顏姐……」
童顏看着她,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時間不早了,回去吧。」
說完轉身就同厲成洲朝電梯那邊過去。
看着他們要走,鄭秘書突然開口將童顏叫住,「童顏姐……」
聞言,童顏停住腳步,轉過身起看她。
「童顏姐,我……」鄭秘書看着她,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童顏定定的看着她,倒也沒有逼她,就這樣安靜的等着。
鄭秘書張口想說,但又有什麼顧忌,幾次這樣反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來。
這樣等了好一會兒,見她沒有想好,童顏沒有要繼續等下去的意思,只說道,「如果還沒有想好的話,那就等想好了再跟我說。」
說完看一眼厲成洲,說道,「我們走吧。」
她現在只想跟厲成洲快點回去,她想兒子了。
厲成洲點點頭,看一眼身後站着的鄭秘書,什麼都沒有說。
下去的電梯里,厲成洲同童顏坦白說道,「剛才我同鄭秘書多說了幾句。」
童顏看他一眼,心裏已經猜到,淡淡的說道,「我們能做的話或許就這些了,接下來就看她自己怎麼想吧。」
這次如果她真的不願意回頭,還有顧慮的話,即使她不願意看到那樣的結局,也只能那樣了,她不能拿整個『江氏集團』來作為賭注,她賭不起,也輸不起。
厲成洲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而他能說的剛剛也全都跟鄭秘書說了,要怎麼做還是地看鄭秘書自己。
命運一直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別人不能替你做任何的決定。
厲成洲開車回去,果然才開門,屋裡的小傢伙就被琴姨抱着來了門口,看見童顏和厲成洲兩人,小傢伙簡直是高興的不得了,伸着手要童顏抱。
見小傢伙這樣,童顏忙脫了鞋,甚至連手中的包都來不及放下,立馬就接過琴姨懷中的小傢伙了了,邊抱着邊親吻他的小臉蛋,「航航,是不是想媽媽了。」
厲成洲看着她這樣,心裏這才算是放心下來,至少孩子還能讓她忘記那些不愉快的記憶。
一旁的琴姨似乎是看出來了異樣,看着一眼童顏轉過頭來問厲成洲,「厲成洲,童顏的眼睛怎麼腫腫的?」
不想她多擔心,只笑笑說道,「沒什麼,出了點小問題。」
「要緊嗎?」琴姨一直在家裡,跟童顏一家的感情早就一家像是親人異樣了。
厲成洲笑笑,拍拍她的肩膀,說道,「沒事,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您就別擔心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