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唯獨對你稱臣
唯獨對你稱臣

唯獨對你稱臣許禾趙平津

標籤: 唯獨對你稱臣 許禾 趙平津 都市
都市小說《唯獨對你稱臣》,現已完結,主要人物是許禾趙平津,文章的原創作者叫做「許禾趙平津」,非常的有看點,小說精彩劇情講述的是: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2 19: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陳序你敢,柚柚就在外面……」
「是啊,你還記得柚柚就在外面,所以,你最好聽話。」
陳序再次拿起藥膏,「瞳瞳,你知道的,我這個人最擅長的就是,不要臉,我完全不介意柚柚聽到什麼動靜,關鍵是你……」
簡瞳氣的臉都漲紅了,她撲過去,抓着陳序的衣襟,狠狠咬在他脖子上。
陳序疼的整個人都在抖,卻沒有將簡瞳推開,反而抬起手,將她抱住了「簡瞳,我們倆就這樣耗着吧,耗一輩子,我不信你就能和我杠到頭髮白了牙齒掉了,我不信,我陳序這輩子就不能把你再弄到手!」
「你就做夢吧陳序,我不會再要你的,我發過誓的,我簡瞳要是再在同一個坑裡摔倒,我就自己抽死自己!」
簡瞳狠狠推開他,「你想伺候人,那就伺候好了,反正我也沒什麼好矯情的,擦個葯而已,我不介意!」
陳序見她說的乾脆利落,但一張臉卻不知不覺紅了。
他對她,真是又愛又恨,只是自己也清楚,兩人之間實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等。
「之前我們約定好的,女方有隨時叫停的權利,陳序,我近期不想看到你,請你遵守約定,別再來找我。」
陳序輕柔給她擦藥,聞言卻抬眸輕笑看了她一眼「瞳瞳,我只是給你擦藥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想法,是你自己想多了吧。」
簡瞳怔了一下,瞬間羞怒不已,抬腳就要踹他。
陳序卻笑意更深「別鬧,葯還沒有擦完,你最好乖一點,你知道我的。」
簡瞳深知他的厚顏無恥,她越是這樣輕易被他惹怒,他就越是會樂此不疲。
「行,算我想多了,那你呢,你之前不也將張文禮當假想敵,當然,我們是做過夫妻,但是現在,我們已經離婚了,所以陳序,你怕什麼呢?「
簡瞳說完,果然陳序的臉色倏然就變了。
他攥住簡瞳腳踝,推高摁住「瞳瞳,那個張文禮文文弱弱一個書獃子,怕是連只雞都殺不死,你別用這些話來刺激我,你這樣說,只會讓我更嫉恨,做出更瘋的事兒來。」
「陳序,你懂不懂對於女人來說什麼最重要?確實,我不否認,張文禮是文質彬彬的書獃子,是不如你這樣無恥放縱,但是他足夠的溫柔體貼,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沒覺得哪裡不舒服,他很照顧我的感受……」
「我看你真是不長記性。」陳序鬆開一隻手,直接扯開了自己的領帶,他冷着臉看着簡瞳,直接將領帶繞在了她腕上「瞳瞳,我勸你不如省點力氣,免得再多言,更激怒我。」
陳序說完,又摸出自己的手機,打開了視頻。
簡瞳嚇壞了,她方才雖然嘴硬,嘴皮子上佔了點上風,但現在把陳序給激怒了,好似就得不償失起來。
「陳序,柚柚還在外面……」
陳序低頭輕笑了笑「放心,保姆這會兒應該帶着她去樓下玩了。」
簡瞳眼底瞬間紅了起來「你不能這樣欺負人,陳序,我還受着傷。」
「瞳瞳,我只是讓你自己乖乖的說出你的心裏話而已。」
陳序說完,俯身,輕抬起簡瞳的下頜「瞳瞳,我今天就會讓你徹徹底底的記住,誰才是你男人。」
她被逼着說了很多難以啟齒的話,甚至賭咒發誓自己是陳序的女人這輩子都是,還再三的向他保證,自己今後也只會有他一個男人,她不會再想着張文禮,也不會再拿張文禮出來氣他,更不會,再和張文禮見面,說笑。
直到說到最後,她再三的保證,再三的發誓,陳序才放過她。
陳序將那視頻加密保存好,這才掀開被子躺下,將簡瞳摟入了懷中。
他摸了摸她的發頂,柔聲哄她「乖,剛才委屈你了。」
其實他並不想這樣對她,也不想做她不願的事,只是她說一次張文禮,他就失控一次,她再說下去,他真怕自己哪天控制不住,會殺人。
他們是這樣的契合,以至於陳序在很久以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原來只有簡瞳,給過他這樣蝕骨**的快樂。
他想起,當時離婚的時候姚知雪控訴他,說他睡著了夢囈里念着簡瞳的名字。
當時只覺不可思議,如今想來,卻也並非不可能。
有些人就是潤物細無聲的存在,在你不知不覺的時候就扎進了你的生命里。
當有一日你猛然發現她的重要性,常常都是悔之莫及。
陳序此時卻慶幸,他們之間還有一個柚柚,而簡瞳,和張文禮的有緣無分。
「你走吧陳序,我這段時間不想看到你,你讓我一個人待一會兒。」
「我陪你睡一會兒。」
「不用的。」
「睡吧,難得我今天也不用去公司,瞳瞳,我這些日子忙的很,也沒休息好。」
他抱着她,溫熱的唇貼着她的後頸,他的聲音是沉沉的低,氣息溫熱拂在她的肌膚上。
簡瞳想要從他懷裡掙出去,卻被他自後抱的更緊。
「瞳瞳,乖寶,陪我睡一會兒。」
簡瞳聽着他的聲音低落下來,他的呼吸也均勻了,她睜着眼,望着牆壁上的紋路,望着望着卻又閉了眼,她握住他的手指,試圖掰開,可陳序卻握的更緊。
簡瞳覺得筋疲力盡,乾脆也就隨他去了。
而她再一次醒來的時候,陳序已經離開了。
簡瞳一個人坐了一會兒,方才慢慢起身去洗澡。
接下來連着兩周,她和陳序都沒有見面,但陳序隔幾日都會去幼稚園接柚柚。
接之前也都會提前給她打一個電話。
而陳序和她不見面的這段時間,張文禮的電話和微信卻好似逐漸多了起來。
有一次,張文禮打電話過來詢問她,說是有一個機會去京都的一所中學教書,薪水翻倍,待遇也都很不錯,只是一是要來京都租房子,二是陽陽還在老家上學,他有些猶豫不定,問她怎麼想。
簡瞳其實是支持張文禮出來闖一闖的,他教學經驗豐富,人的性子安靜內斂,工作就十分的認真負責,他的教學成績這十來年都很優秀。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