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無辜小糰子蘇意深
無辜小糰子蘇意深

無辜小糰子蘇意深蘇意深粟寶

標籤: 無辜小糰子蘇意深 粟寶 蘇意深 都市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無辜小糰子蘇意深》,是以粟寶蘇意深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蘇意深粟寶」,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團寵,奶萌,馬甲】林家不受寵的小災星粟寶,遭後媽誣陷後被狠打一頓,跪在雪地里一天一夜奄奄一息。將死之際粟寶聽到了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指引她打通小舅舅電話,八個大佬舅舅強勢趕到!重獲新生的小粟寶只想有口飯吃、平平安安長大,卻不想被八個大佬舅舅寵上天,外公更是要把家產過繼給粟寶!後媽整容前來裝白蓮?揭穿...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01: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姚欞月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突然直直的從床上站起來,旋即又摔在了床上。
粟寶嚇了一跳,趕緊上去抓住她的手「大舅媽?」
姚欞月眼珠直勾勾,沒有任何反應。
季常微愣「死了?」
粟寶搖頭「不可能的!」
她剛剛坐在床沿邊等大舅媽的時候就悄悄算過了,大舅媽今日無災無妄。
所以不會死的。
「大舅媽……」粟寶搖着她手「快起來。」
姚欞月眼珠子動了動,木然的看向粟寶,突然嗖一聲坐了起來,十分快。
這回輪到粟寶愣住了。
「大舅媽?」她揮舞小手試探。
姚欞月盯着她的手,片刻後遲疑抬起臉,揮舞了一下。
粟寶張大嘴。
大舅媽好乖呀!
「走吧走吧,去吃飯啦!」粟寶拉着她往外跑。
跟在身後的萬八實滿臉困惑,不是叫他嗎?
他在外邊都聽到『八十』『八十』了。
小姐喊的第一聲的時候他應該就到,但他第二聲才到,難道是動作慢了,小姐已經自己解決完問題了嗎?
萬八實暗暗發誓下次一定注意!
蘇老夫人他們等在一樓餐廳,終於看到粟寶牽着姚欞月跑了下來。
眾人吃驚,挖趣,非州人變成了西歐人?
蘇老夫人只覺得心驚膽戰,這慘白的臉色……簡直比她那死了三天的大叔伯還白!
都說一白遮百丑,姚欞月變慘白後,居然可以依稀看到一點人的樣子,不再是焦黑可怖的『鬼』了。
蘇何問愣愣道「所以我媽剛剛那黑的,是十年沒洗掉的污垢嗎?」
蘇何聞嘴角一抽「閉嘴……」
粟寶坐了下來,搖頭說道「不是,是我把大舅媽心臟里的蟲子打死了,大舅媽就變白了。」
蘇老夫人「……」
這是什麼美白秘方。
居然有一點點想擁有……
「坐吧……」蘇老夫人指了指椅子。
姚欞月神色木然,除了變得慘白,貌似跟剛剛沒什麼不一樣,到了餐廳後依舊是先盯着蘇何問。
或許是因為蘇何問後出生,所以記得稍微清晰一些,所以她眼底總是在反覆確認的神色。
「唉,看來是恢復不了了。」蘇老夫人說道「晚點老八回來了,讓他幫看一下。」
她怕貿然帶去醫院,會嚇死那一批老專家。
小五遠遠站在樓梯扶手上觀望,聞言憋不住嘴的接了一句「大家好我是老八,今天老八帶大家挑戰一把吃粑粑,嘔~嘔……」
眾人「……」
蘇老夫人攥緊手裡的筷子,忍無可忍「來人,給它喂一斤粑粑!」
小五轉頭就跑了。
粟寶指着椅子「大舅媽,坐!」
姚欞月的眼珠子終於動了一下,僵直的坐在椅子上。
大家終於可以放心吃飯了,姚欞月面前的碗塞得滿滿的,米飯壓實,上面的肉啊菜啊什麼的都堆滿。
蘇老夫人道「小姚啊,來,吃……」
她以為姚欞月會像剛剛那樣,半天都不會有什麼反應,這次卻見她低頭,盯着眼前的飯碗。
在粟寶再三催促讓她快吃後,她似乎找到了吃飯的訣竅,一臉埋在了飯碗里。
吧唧吧唧吧唧……
吃得還挺快。
眾人「……」
蘇老爺子筷子里夾的肉吧唧一聲掉下來。
不是,這『兒媳婦』到底是靈光還是不靈光?
說她不靈光,她一碗飯一下子就見底了,說她靈光,這吃飯也不會用筷子嗎?
蘇老夫人很耐心,抬手示意她看自己手裡的筷子「這樣,拿筷子吃。」
看她一臉呆萌,滿臉的米粒,蘇老夫人無奈的拿了個紙巾遞給她。
蘇何問連忙接過來給她擦了一下臉。
「要拿筷子,這樣吃。」
蘇何問拿着筷子,一邊夾菜一邊示範怎麼用筷子。
粟寶見狀也跟着拿起筷子教。
姚欞月的視線盯呀盯,看看蘇何問,又看看粟寶,放在膝蓋上的手指微微動了動。
但她還沒學會,粟寶和蘇何問就吃不下了。
粟寶「不行了,不能再教了,我吃不下了!」
蘇何問「我也吃不下了……哥,到你!」
蘇何聞嗤笑「無聊。」
他飛快的看了姚欞月一眼,遲疑掙扎。
蘇一塵一直默默看着,低聲道「我來吧。」
他一說話,姚欞月彷彿才發現他似的,立刻又盯向他。
蘇一塵抬手,拿着筷子的手骨節分明,修長有力,姚欞月似乎被吸引了,直勾勾的盯着。
「拿起筷子。」蘇一塵道。
姚欞月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
然後看向桌上的筷子,遲疑的抓了起來。
蘇一塵抬手糾正,把她筷子掰正「拿筷子不可三長兩短,這兩根筷子要拿得等長。」
他將那根長的筷子推了推,讓兩隻筷子齊平。
「食指握緊,不可指指點點。」
姚欞月盯着自己的手……然後把中指伸了出去。
眾人「……」
蘇一塵「……」
他默默將她兩根手指都壓了回去,姚欞月下意識握緊。
「坤在上乾在下,手不要反着,夾菜時一動一靜,不要翻到別人面前的菜。」
「不學禮,無以立,筷子禮儀是我們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代表餐桌上的基本教養,不可不學也不可不會。」
「懂了么?」
蘇一塵低頭看姚欞月,確認她有沒有聽進去。
很遺憾,並沒有。
姚欞月盯着自己的筷子,正在發獃。
粟寶托腮,發出靈魂拷問「大舅舅,你確定大舅媽能聽得懂嗎?」
蘇一塵「……是大舅舅疏忽了。」
蘇何問點頭「就是就是,人還沒學會說話,就要學禮儀?」
蘇一塵面無表情「你行你上。」
換做平常,蘇何問絕對閉嘴。
現在卻是護媽的好大兒,立刻說道「我來就我來。」
大不了就是再吃一斤?
「媽,看好哦,拿着筷子這樣……咻,吃到啦!」
姚欞月扭頭看蘇何問,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這樣那樣……咻,吃到了!
她眼睛微微睜大,似乎為自己學會了新技能感到欣喜。
眾人也感覺看到了希望。
能教就好,能教就有救!
蘇老夫人心情很好的說道「這樣吧,以後先學說話,能聽懂才會說話,會說話才能聽懂更多。」
「先從天地人、你我他開始吧。」
小學一年級學認字,也是從天地人你我他開始的。
粟寶高興道「這個我會,天!」
她指了指外面的天空。
姚欞月困惑看去。
蘇何問指着地「地!」
粟寶拍着自己「人!」
姚欞月眼神微頓。
蘇老夫人一看,可以啊,有點作用。
她指着姚欞月,又指了指自己,再指蘇一塵「你、我、他。」
姚欞月獃獃的看着蘇老夫人。
蘇老夫人耐心教「你、我、他。你跟着我說,你、我、他……」
姚欞月遲疑,嘴唇動了動,這讓大家更是高興壞了。
終於,在大家的屏息靜氣中,她十分生疏的擠出了一個字「我……」
粟寶和蘇何問高興得蹦了起來!
粟寶「大舅媽會說話!」
蘇何問「我媽真聰明!」
蘇老夫人趁熱打鐵「繼續,你說『你、我、他』!」
姚欞月唇角蠕動「你……我……我……」
眾人期待的看着她。
姚欞月「你…我……槽。」
她似乎感覺自己很正確,用力咬字重複「我槽!」
蘇老夫人愣了愣「我槽?」
蘇何問的笑容僵在臉上……
卧槽……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