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葉青雲天瑤郡主小說免費閱讀
葉青雲天瑤郡主小說免費閱讀

葉青雲天瑤郡主小說免費閱讀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標籤: 葉青雲 葉青雲天瑤郡主小說免費閱讀 小青 都市
《葉青雲天瑤郡主小說免費閱讀》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葉青雲小青是作者「原來我是絕世高人」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他養的一條狗,居然是一方妖尊,橫掃妖界。他養的一池子鯉魚,居然全部越過龍門,蛻變為九天蒼龍?他撿來的一個小乞丐,隨意點化,竟然成了一代人皇?葉青雲表示很無語。困在深山中整整十年,終於踏足山外,原來他竟是絕世高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30 14: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在所有人驚愕目光的注視之下,那寶燈虛影與凌天劍氣悍然撞在了一起。
轟!!!
頃刻間。
恐怖的力量在兩者之間爆發而出。
震撼寰宇!
激蕩蒼穹!
那可怕到難以形容的氣息,使得整座凌仙城都劇烈震顫起來。
凌仙城的守護大陣,幾乎是在頃刻間就被摧毀殆盡。
而身處這等激烈衝突最中心的韓宗元,卻是毫髮無損。
任憑恐怖的力量在他周身肆虐,卻是未曾傷到韓宗元分毫。
所有的餘威,盡數都被他手中的畫卷給吸收殆盡了。
而下方的裴煥、趙統等人也是沒有受到太大影響,雖然還是有不少餘威擴散而來,但都被裴煥、趙統等人竭力抵擋下來。
這也讓凌仙城的眾人極為震驚。
「韓宗元手中的畫卷,竟有這等威能?」
「不可能!神燈谷除了靈柩燈之外,不可能有如此寶物!」
「難道神燈谷近期又得到了這等了不起的仙寶嗎?」
半盞茶之後。
劍光消失。
燈影退散。
那威勢驚人的一劍,並未造成什麼死傷。
「裴老弟,你神燈谷竟然還有如此寶物啊?」
趙統一臉震驚的看向裴煥。
裴煥嘿嘿一笑。
「是少谷主機緣非凡,得到了這件寶物。」
趙統羨慕不已。
這機緣也未免太好了吧?
神燈谷本來就擁有四大靈燈之一的靈柩燈,此寶可算得上是乾道州第一仙寶了。
現在又有了這幅可以匹敵凌天仙劍的畫卷。
神燈谷便是坐擁兩大仙寶!
這豈不是把其他幾個仙道大宗比下去了。
「快走!」
韓宗元手持畫卷落了下來,催促眾人趕緊離去。
雖說畫卷之威可以抵擋凌天仙劍,可也讓韓宗元的一身仙氣消耗了大半。
眼下若是那凌天仙劍再度襲來,自己頂多只能再催動畫卷一次了。
所以還是趕緊溜走為妙。
更何況。
要是那位凌仙城主親自現身,到時候就更加麻煩了。
「走!」
裴煥、趙統也明白眼下情況不妙,當即趕緊帶着眾人快速逃離。
韓宗元手持畫卷斷後。
時刻警惕着凌仙城內的動靜。
直到他們逃離凌仙城,凌仙城內倒是沒有再出現什麼動靜。
而在凌仙城內。
黃慶站在一個黑袍男子的身旁,臉上有着複雜之色。
黑袍男子看起來約莫四十多歲,身形高大,面有短髯,眉眼之間有着深沉威嚴。
此人便是凌仙城主!
坐鎮凌仙城已經有三千年的歲月。
外界一直有傳言,說凌仙城主的實力,能夠與總鎮楊鳳山比肩。
因為當初楊鳳山來到乾道州擔任乾仙府總鎮的時候,聽說了凌天仙劍的名聲,於是主動與凌仙城主切磋。
凌仙城主也沒有拒絕,手持凌天仙劍與楊鳳山切磋了一場。
但那場切磋的結果,並沒有什麼人知道。
更多人都傳言,那場切磋不分勝負。
「城主,真就讓他們離去嗎?」
黃慶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韓武之子手中的畫卷,威力不凡,可與凌天仙劍比肩。」
凌仙城主低沉的聲音響起。
黃慶卻是欲言又止。
他知道凌仙城主的實力,若手持凌天仙劍直接出手的話,就算韓宗元手裡的畫卷十分不凡,也絕對不可能擋得住凌仙城主。
神燈谷與玉龍宗的人,必然會被留下。
可凌仙城主只是揮了一劍,並未繼續出手,這讓黃慶很是不解。
「最近發生的事情,仔細與本座說說吧。」
凌仙城主看向了黃慶。
「是。」
黃慶當即便是將最近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凌仙城主。
「鐵柱老祖?」
凌仙城主眼中掠過一絲詫異之色。
「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倒是都與此人有關。」
黃慶嗯了一聲「城主有所不知,此人來歷神秘,卻又十分古怪,原本我都未曾將其放在眼裡,沒想到此番會因為此人,而讓我凌仙城吃了這麼大的虧。」
「既然如此,那就除掉此人吧。」
凌仙城主淡淡說道。
黃慶一怔「城主的意思,是要我帶着城中諸多高手去剿滅此人嗎?」
凌仙城主轉頭看向了黃慶。
這讓黃慶有點尷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何須大長老你親自帶人出手?」
凌仙城主淡淡說道。
「雖說此人來歷神秘,但畢竟勢單力薄,不值得我凌仙城大動干戈。」
「而且此人傍上了神燈谷與玉龍宗,一旦我凌仙城有所行動,他必然會求助於這兩大勢力。」
聽到這裡,黃慶似乎已經明白過來了。
「城主的意思是請旁人代勞?」
「不錯。」
凌仙城主點了點頭。
下一刻,凌仙城主拿出了一枚傳訊玉簡,交給了黃慶。
「用此玉簡,聯繫陳近北吧。」
陳近北!
聽到這個名字,黃慶嚇了一跳,臉色都變了。
陳近北那是何人?
乾道州反仙同盟的舵主啊!
在通緝榜上赫然有名的重點通緝犯。
誰敢和這等人打交道啊?
不想活了?
「城主,這」
「不必多想,陳近北當年有求於我,欠了我一樁人情,眼下只是讓他還了這個人情罷了。」
「只要陳近北不出事,又有誰會知道我凌仙城與反仙同盟之人有過聯繫?」
見凌仙城主這麼說了,黃慶也只能是將玉簡接下。
「屬下這就去辦。」
秦南風跟着慧空等人一起御空而行。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啥跟着慧空,反正當時就是鬼使神差的跟了上來。
好似身體的自然反應。
而這一路上,林塵始終都處於一種癲狂的狀態。
好在慧空後來誦念佛經,藉助佛經之力,讓林塵逐漸平靜了一些。
行至中途,慧空忽然停了下來。
「秦施主,就在這裡別過吧。」
慧空對秦南風說道。
秦南風一怔「為何不讓我跟着?」
慧空笑了笑。
「秦施主難道不要回乾仙府復命嗎?」
秦南風沉默了。
她的確要趕緊回乾仙府復命,不然楊鳳山無法及時得知凌仙城發生的事情,肯定會怪罪於她。
秦南風略微猶豫,目光看着慧空,最終還是沒有忍住。
「你回去告訴那鐵柱老祖,近日務必要當心了。」
「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他再想安安穩穩待在水月宗已經不可能了。」
「只怕是連總鎮大人,都要對他格外注意了。」
慧空雙手合十,躬身一拜。
「多謝秦施主提醒,貧僧會轉告聖子的。」
秦南風便不再跟隨,徑直往乾仙府的方向飛去了。
慧空則是看向了胡劍山與周康。
「將林施主身上的定仙針與封印符都取下來吧。」
「什麼?」
胡劍山與周康大驚。M.23sk.com
而林塵也是一臉錯愕。
「大師,這可不行啊!」
「是呀,林塵囂狂無比,一旦失去禁錮,怕是難以降服啊。」
胡劍山與周康連忙說道。
慧空卻是笑了笑。
「無妨,取下便是。」
胡劍山和周康無奈,只好照辦。
小心翼翼的將定仙針和封印符從林塵身上取了下來。
結果剛一取下。
林塵便是如同瘋虎一般,雙拳朝着胡劍山與周康轟殺而來。
兩人大驚失色,嚇得連忙逃竄。
好在慧空及時出手,一道金鐘虛影落下,直接將林塵籠罩在內。
「我要殺了你們這兩個該死的叛徒!!!」
林塵怒吼連連,雙目猩紅,不斷轟擊着金鐘虛影。
可金鐘虛影巍然不動,任憑林塵如何轟擊,卻也無法將其打破。
見此情形,胡劍山與周康才算是鬆了口氣。
幸好有慧空在此,否則他們兩個必然會被憤怒當頭的林塵給撕成碎片。
「阿彌陀佛。」
慧空注視着金鐘之下的林塵。
「林施主,若貧僧讓你就此離去,你當如何?」
聽到這話,被困在金鐘之下的林塵不由一愣。
「你說什麼?要讓我就此離去?」
「不錯。」
慧空神情認真,並非是在與林塵說笑。
他也不是一個會與人說笑的和尚。
向來是有啥說啥。
「不是說要押我到鐵柱老祖那裡發落嗎?現在又為何要任我離去?」
「難道是故意戲弄我林塵嗎?」
林塵怒道。
慧空搖了搖頭。
「這一切,都是聖子的安排。」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