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雲綰寧墨曄

標籤: 一顆肉圓子云綰寧 雲綰寧 墨曄 玄幻
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這裡有一本「雲綰寧墨曄」創作的《一顆肉圓子云綰寧》小說等着你們呢!本書的精彩內容:穿越當晚,新婚洞房。雲綰寧被墨曄那狗男人凌虐的死去活來,後被拋之後院,禁足整整四年!本以為,這四年她過的很艱難。肯定變成了個又老又丑的黃臉婆!但看着她身子飽滿勾人、肌膚雪白、揮金如土,身邊還多了個跟他一模一樣的肉圓子……墨曄雙眼一熱,「你哪來的錢!哪來的娃?!」肉圓子瞪他:「離我娘親遠一點!」當年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19:5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聽着雲綰寧一句又一句,墨煒的眼神閃爍不停。
她的每一句話,都像是在他傷口上撒鹽!
「我可記得,當初有人說過,他與陳家劃清界限。」
雲綰寧斜眼看了墨煒一眼,「既然已經劃清界限了,不知為何今日陳香茹上門,門房上的小廝不是直接把她打出去,反而還傳到陳伯耳中?」
雖說方才陳伯將所有的責任都攬在了他自己的頭上。
但他說的是真話還是故意說假話,她又豈會分辨不清?
若墨煒當真與陳家劃清界限了,今日陳香茹登門,門房上的小廝就不該給陳伯傳話!
由此可見,陳家人來周王府能隨意進門,還是墨煒的示意才對!
否則,誰敢擅自做主?
尤其是陳香茹這樣心狠手辣,數次與雲汀汀過不去、甚至連墨煒都敢謀害的女人?!
墨煒的臉色,有了更加明顯的變化。
他看向雲綰寧的眼神,像是見了鬼似的……
但很快,他便將驚愕壓進了眼底。
雲綰寧這個女人本就不是尋常人!
有什麼事瞞得住她的火眼金睛?!
即便他瞞了這近一年的時間,但也因為陳家沒有作死,所以沒有犯到雲綰寧的手中。她沒有發現他與陳家暗中往來,倒也算說得過去。
可是,今日之後,他當真還瞞得住嗎?!
「我……」
墨煒張了張嘴,解釋的話卻說不出口。
「你怎麼了?你說呀!我還在聽你狡辯呢。」
雲綰寧挑眉。
墨煒「……有些話,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所以你是變相的承認了,你的確騙了我們?」
雲綰寧步步緊逼。
從他閃躲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這廝絕對有事瞞着他們!
「罷了!」
半晌,只見墨煒一咬牙,一屁股坐在了門檻上。
像是擺爛似的,明知已經瞞不下去了,便索性也不瞞着了,老老實實道出了原委,「正如你猜的那樣,我與陳家並未斷絕關係。」
他垂着頭,雙手頹然地抱着腦袋,「他們到底是我的親人,是我母妃最親之人。」
「我,我又能如何與他們劃清界限?」
雲綰寧早就猜到了!
因此眼下聽墨煒這麼說,她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呵。」
她只冷笑一聲,便再沒有說話,等着墨煒繼續往下說。
許是她這一聲冷笑「殺傷力」太大,墨煒又縮了縮脖子,眉宇間多了幾分悵惘,「其實我一直都知道,舅舅並未表面那般單純善良。」
早前雲綰寧只覺得,陳家如今變成這樣都是陳安懷的「功勞」。
可後來發現,陳安懷已經不在陳家了,陳家卻也並未因此好起來。
甚至,暗地裡也小動作不斷。
曾經,她以為與墨煒年紀相當的陳雋是個好人。
如今才知,「蛇鼠一窩」不是沒有道理的。
若陳雋真是個好人,為何不會阻攔陳立輝?
為何不會管制陳香茹?
今日,又為何沒有前來周王府探望?!
陳立輝和陳雋父子二人,或許本就是同一種人啊!
還有陳香茹。
「上樑不正下樑歪」,並非空穴來風。
正是有陳立輝這樣的「好父親」,才會讓陳家亂成一團!
「但是綰寧。我自幼沒有母妃疼愛,也不得父皇重視……你不是我,不知道這些年我都是怎麼過來的!舅舅還算疼我,所以我……」
「所以你腦子就進水了?」
雲綰寧斜眼看他。
墨煒老臉一紅,「這樣說似乎也挺合適。」
通過今日,陳香茹害得雲汀汀和孩子險些一屍兩命後……
墨煒便知道他錯得有多離譜了!
原來陳家,從始至終都只是把他當做一顆棋子!
一顆……能登上皇位,讓陳家重回輝煌的棋子!
他深呼吸好幾口氣,這才低聲說道,「綰寧,眼下老七不在,我便與你說實話吧!不過這事兒,你可千萬不能告訴老七。」
否則墨曄能打死他!
「其實舅舅他們,從未放棄過讓我登上太子之位。」
許是這話有些難以啟齒。
畢竟如今朝中上下,乃至整個京城,誰不知墨宗然屬意之人是墨曄?
沒了墨回延和墨回鋒,他們兄弟三人中,能登上太子之位的人,除了墨曄也沒有第二人了!
尤其雲綰寧又是墨曄的人。
他能鼓起勇氣說出這句話,已經是冒着被雲綰寧一巴掌扇死的風險了!
雲綰寧也沒想到,他會突然說出真話。
眼下一聽,頓時眉頭緊皺。
她就知道,陳家根本沒有死心!
若如陳立輝所言,陳家如今已經從朝中隱退,不是什麼在乎權貴之人……當初陳貴妃與褚衛陽兩情相悅,陳安懷又為何會執意拆散他們,送陳貴妃入宮?!
說到底,陳家的野心從始至終都沒有變過!
見她沒有說話,墨煒摸了摸鼻子,臉色愈發心虛。
「綰寧,你不會想揍我吧?」
「等你說完再揍。」
雲綰寧面無表情地看着他。
她捏了捏拳頭,手指骨節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墨煒不是沒有被她揍過。
所以眼下聽到這聲音……
刻在骨子裡的害怕,已經促使他開始瑟瑟發抖了,「綰寧,有話好好說!君子動口不動手!」
「我是君子嗎?」
雲綰寧冷哼一聲,「你舅舅是個大老爺們兒,不該也是君子?但他做盡小人之事。眼下你還跟我談什麼君子行為?」
這不是貽笑大方么?
墨煒理虧,默默地低下了頭。
「說罷,讓我聽聽還有什麼更欠揍的事。」
雲綰寧看了如玉一眼。
如玉會意,立刻去搬了椅子過來。
怕自家主母凍着,還特意搞來了一隻手爐。
雲綰寧抱着手爐坐在椅子上,周身暖和。
墨煒坐在門檻上,凍得鼻頭都發青了。
孤零零的模樣,更像是一隻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鵪鶉……
「其實也沒什麼了!舅舅雖然有意想讓我與老七爭奪太子之位,但是我可以發誓,我絕對沒有與老七爭奪的想法!」
他忙舉起幾根手指頭,「天地良心!我從未想過與老七爭奪什麼。」
「這太子之位,始終是老七的!」
看着他一臉誠懇的樣子,雲綰寧剛想說話,便聽身後傳來冷冰冰的一聲,「是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