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雲館寧墨曄免費小說
雲館寧墨曄免費小說

雲館寧墨曄免費小說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標籤: 雲綰寧 雲館寧墨曄免費小說 墨曄 都市
小說《雲館寧墨曄免費小說,新書正在積極地更新中,作者為「神醫毒妃腹黑寶寶」,主要人物有墨曄雲綰寧,本文精彩內容主要講述了:叔叔,你丰神俊朗氣質不凡一看便是個大好人,快把我救出來吧!」方才還一副「本寶寶最厲害」的樣子,眨眼間就低頭求他了。這肉圓子變化之快,若非是親眼所見,墨曄還真難以相信。「好心的叔叔?」他挑眉,「你是哪家的娃娃?敢叫本王叔叔?」「不叫你叔叔,難道叫你哥哥嗎?我今年三歲了,你瞧着也有二十多了吧?我叫你哥哥...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20:4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雲綰寧突然發難,讓陳香茹他們措手不及!
除了陳雋仍是面無表情之外,陳立輝和陳香茹父女二人都驚了一下!
回過神後,陳香茹下意識躲在了陳立輝身後。她的目光越過他的肩膀看向雲綰寧,眼神充滿了怨毒以及不敢反抗的不甘心!
她本以為有陳立輝在,這裡又是陳家……
就算雲綰寧想做點什麼,也會有所顧忌。
哪知這剛進門呢,話都還沒說兩句,居然就要把她叉下去打板子?
這是什麼道理!
陳立輝回頭看了陳香茹一眼,眼中滿是不悅。
奈何,陳香茹是他的女兒!
是他唯一的女兒!
而且,她身上背負着不少秘密……
陳立輝深呼吸一口氣,這才轉頭看向雲綰寧,擠出一絲勉強的笑意,「明王妃,或者……論理,您要責罰這個逆女,我是無話可說的。」
「但不管怎麼說,您總得給個理由吧!」
說著,他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若就這樣無理無據就要打人,傳出去未免令人難以信服。」
陳立輝的聲音雖低,雲綰寧卻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這時,如玉陰惻惻的開口了,「主母,陳老爺子不服氣呢!屬下建議,連他一起打!」
陳立輝身子一僵「!!!」
還有沒有王法了!
他瞪了如玉一眼,緊張地看向雲綰寧,「明王妃,我,我可沒得罪您啊!」
「你是沒有得罪我家主母。但是我家主母發話了,你在嘰嘰歪歪什麼?我家主母要打人,還需要理由不成?!」
如玉冷笑。
他家主母想打就打!
管你是誰!
雲綰寧滿頭黑線,「如玉。」
她制止了他的話,「你沒聽見么?方才陳老爺子說我無理無據……本王妃是那般蠻橫不講理之人?」
她的確可以想打就打。
但是這理由么,還是得給出來。
省得落人口舌,說她堂堂明王妃仗勢欺人云雲。
今兒她要打陳香茹,理由很充足!
「陳老爺。」
雲綰寧緩緩起身,面帶微笑地看着陳立輝,「今日周王府發生了什麼事,你別跟本王妃裝糊塗說你不知道!所以……」
「單是這件事,本王妃殺了令千金都是理由充分。」
「更何況,只是小懲大誡,稍微打她幾板子而已?」
陳香茹「……」
稍微打幾板子?
那可是足足三十板子!
到了這女人嘴裏,就成了稍微打她幾板子、而已了?!
不過這倒也說明了一件事——
雲綰寧雖然因為雲汀汀憤怒至極,今日卻也沒有要她命的打算!
不知是因為她另有目的,還是她忌憚什麼,所以今日還不敢對她下殺手?
不管是因為什麼,總之她可以撿回一條命也是好事一樁!
陳香茹心下暗自鬆了一口氣。
陳立輝見雲綰寧這意思是執意要打,一時間也找不到理由反駁。畢竟今日陳香茹所犯之事確實該打,他想維護也護不了!
「陳老爺子既然無話可說,那就請讓開吧!」
先前陳安懷還在的時候,他們對陳立輝也是一口一個「陳三爺」。
其一是因為墨煒。
他們把墨煒當做一家人,才會「愛屋及烏」的把陳立輝也當做一家人。
陳三爺,便算是對長輩的尊稱。
其二,那會子陳安懷是陳家老爺子,陳立輝排行老三,喊一聲「陳三爺」倒也是應該的。
如今既然陳安懷在給陳貴妃守皇陵,這陳家便也只有一位「陳老爺子」了——那就是陳立輝!
只是喊習慣了「陳三爺」,如今一口一個「陳老爺子」,雲綰寧反而覺得不怎麼順口。
陳立輝有些為難。
若是他就這麼讓開了,今兒陳香茹肯定會被打得皮開肉綻。
更甚者,會被打得半身不遂!
若不讓開……
見他遲遲未動,雲綰寧輕輕挑眉,「怎麼?陳老爺子這是要護犢子?還是故意與本王妃作對呢?」
不等陳立輝回答,只聽她冷笑一聲,「如玉。」
不必細細吩咐,如玉也已經明白自家主母的意思了。
「是!主母!」
只見他長腿一邁,一步上前來到了陳立輝的面前。
緊接着一伸手,陳立輝便被拿住了胳膊給摁到一旁了。
他突如其來的動作,陳立輝壓根兒來不及反應!
只聽「咔嚓」幾聲,像是陳立輝的老骨頭在響,應該是被如玉的「大力金剛手」給捏響了。
「啊……我的胳膊要斷了!」
陳立輝慘叫一聲,順勢蹲了下去。
不知是為了掩飾方才的丟人現眼,還是當真疼得受不了了。
總之,陳香茹是沒有人護着了!
就這樣,她被明王府的暗衛叉出去了。
很快,門外響起打板子的聲音,以及陳香茹的慘叫聲。
這女人骨頭倒也挺硬。
即便被打成這樣,也不見她求饒。
除了慘叫之外,便是悶哼聲。
雲綰寧起身走了出去。
陳雋扶着陳立輝起身,父子二人相視一眼,打算跟出去,許是又不忍心看見陳香茹此時的慘樣。所以兩人又停下腳步,一臉不安地站在原地。
「父親!我早就說過,不要聽信她的任何話,您偏是不聽!」
陳雋這才低低地說道,「她就是個禍害!回府這一年多,她做了多少禍事?哪一次不是您給她擦屁股?!」
他咬牙切齒,可見是對陳香茹恨極了!
「雋兒,有些事……」
陳立輝欲言又止。
片刻後到底是沒有說出口,低低地嘆了一口氣,「總之不是你想的那簡單!香茹她,為父必須要保下來!否則咱們整個陳家,都將遭受牽連啊!」
陳立輝的低聲嘆息,並未解釋清楚為何非要保着陳香茹。
因此,陳雋也不明白他的為難之處。
他只輕哼一聲,「是!父親說什麼都有道理!不論做什麼都是為了陳家好,兒子還能說什麼?」
「不過任由她這般胡鬧下去,別說為了陳家好,最後別讓整個陳家跟着遭罪就謝天謝地了!」
陳雋的語氣很是不滿。
他低頭看了陳立輝一眼,抬腳走出了門外。
彼時,陳香茹已經承受不住劇痛暈了過去。
雲綰寧環着雙臂站在台階上,看着她耷拉着腦袋昏迷不醒,眼中不見半分同情之色,反倒是冷冰冰的吩咐道,「用冰水潑醒了繼續打!」
就算打暈過去,潑醒也要繼續打!
如此反覆,打得她皮開肉綻為止!
今日雲汀汀承受了剖腹之痛,她便也要讓陳香茹嘗嘗這種可怕的滋味!
「就算打得皮開肉綻,本王妃也能大發慈悲,親自給她縫線。」
然後……繼續打!
雲綰寧冷冷地笑了起來。
那涼薄的笑意,讓陳雋心下也忍不住跟着擔心起來。
今日只是因為周王妃早產,明王妃尚且如此動怒。
倘若「那件事」被明王妃知道了……他們陳家今日還能有活路嗎?
也不知,如今明王府是否已經知道了「那件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