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標籤: 玄幻 秦始皇 趙浪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網文大咖「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玄幻,趙浪秦始皇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么話?」「大秦滅六國,一統天下,是大勢所趨!千古功績!」「雖然秦法嚴苛,但亂世需用重典,也無可厚非。」「至於始皇帝,那更是千古一帝!怎麼能說是暴君呢?」聽到趙浪的話,中年人渾身一震,眼睛更是睜的溜圓,喃喃自語道,「千古一帝!你認為朕是千古一帝!」趙浪沒有聽清自己便宜老爹後面的話,點點頭接著說到,「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7:2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此時的朝堂上,大臣們都隱約覺得,今天的朝堂有些不一般。
因為一早上,朝堂才剛剛開始,就有不少的大臣旗幟鮮明地站了出來,
表明現在兩位王子的功績不相上下,無法做出決斷,還請王后繼續坐鎮朝堂,
和昨天表現出來的完全不同,而且態度極為強硬,
「諸位同僚,如今無論選哪一位王子,繼承漢王的位置,另一位恐怕都不會服氣!」
「如果強行選出漢王,只會讓兄弟之間起了隔閡,應該就讓王后繼續坐鎮朝堂,等哪一位王子佔據絕對優勢的時候,自然而然的繼承漢王之位!」
「這也符合,先漢王的遺命!」
「此言有理!還請王后辛苦一些,繼續坐鎮朝堂!」
很快,朝堂中間就站了不少請命的大臣們。
其他的大臣們也微微有些動搖,他們也不是傻子,自然看了出來,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同。
王后是有備而來!
而且更讓他們有些驚疑不定的事,之前一直在朝堂上的大將軍樊噲,今天卻不見了蹤影。
剛剛只是讓人稟告,他正守着都城的城牆,這樣的動作難免讓人懷疑。
而且對方一直和王后走得很近,,難道說…
他們這時候只能夠將目光投向一旁的丞相張良,
對方是文臣的首領,必須要做出表率。
如果說連對方也屈服了,那文臣武將都成了王后的人,他們也就沒有了任何反抗的必要。
此時,呂雉也目光炯炯的看向了張良,她今天沒有看到樊噲的時候,還略微有些慌張,
但聽到對方直接去守王城了,反而放心了。
就以他們之間的關係,除了自己那個死去的丈夫,沒有人能夠破壞!
對方守在外面,反而能夠讓她安心!
因為她今天有一些準備,王城之內,她的人佔優勢!
可惜的是,張良似乎還是有些不識抬舉,面對這樣的情況,卻是一副默不作聲的樣子,
於是也只能開口問道,
「丞相以為如何?」
聽到問話,張良看了對方一眼,隨後面色略微有些嚴肅的說到,
「王后當真想要,坐鎮朝堂?」
所有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都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如此直白的問出這話!
這和翻臉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了。
呂雉的臉色也不由微微一變,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就這麼直截了當的戳破了她的心思,
於是帶了幾分惱怒說道,
「本宮只是為了大漢考慮,避免兩位王子兄弟相殘而已!」
「為了大局,本宮也就難以推辭!」
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局面,她也不必在隱藏自己的野心了,於是繼續說到,
「這些年,也是本宮坐鎮朝堂,大漢也是安居樂業,有何不可!」
說到最後的時候,呂雉,在語氣中已經帶了幾分嚴厲,
她也沒有說錯,這幾年大漢在她的控制之下,照樣發展的不錯。
雖說她也有些偏向於自己呂氏家族的人,但這個有什麼問題?
不這麼做,她又怎麼能夠更好的控制整個大漢?
但張良這時候卻絲毫不退的說道,
「如今大漢正在高速發展之中,只要順其自然,就會蒸蒸日上!」
「與王后你的治理無關!」
「而你縱容呂氏族人,利用關係中飽私囊!反而對大漢有害!」
如今得益於從大秦傳來的技術等等,各個行業都在突飛猛進的發展!
無論是誰在那個位置上,只要不人為的設置障礙,那麼大漢的發展就不成問題。
所以他並不認為,對方有太大的功勞!
而呂氏族人這些年在對方的庇護之下,發展的極為迅猛,在長久以往,反而有害!
聽完張良的話,呂雉這時候已經,氣得滿臉通紅,不由指着對方說道,
「一派胡言!」
「張良,你以下犯上,枉為人臣!」
「本宮今日就廢了你的職位!至今日起,你便不是我大漢的丞相!」
看到這一幕,一時間朝堂上的大臣們都陷入了一片寂靜,沒有人想到局面會發展到這一副模樣!
呂雉這時候並沒有給,大臣們反映的時間,而是繼續帶着幾分嚴厲對劉盈和劉恆問道,
「兩位王子,可有異議!」
劉盈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看着自己的母親,
卻還是有些頹然的低下了頭。
他不想和自己的母親決裂!
劉恆這時候卻悄悄握住了,原先擺在桌子上的一個小瓷瓶,
面對呂雉的逼問,微微的吸了一口氣,隨後說道,
「大母,這是想佔據我劉家大漢的天下不成?」
「還想以女子的身份,坐上那個王位嗎?」
一句話就讓呂雉黑了臉,如今天底下到底還是以男子為尊!
只能咬着牙說道,
「本宮只是暫時坐在這個位置上而已,這當然還是大漢的天下!」
大漢是她的丈夫在,蠻荒之中一手建立起來的,自己一個女子想要直接奪位,還是難了一些,
哪怕有這個心思,也要一步一步,等時機成熟了才行!
劉恆這時候直接站了起來,指着呂雉說道,
「大母,本王子向來敬重你,但如今你想染指我大漢天下,卻絕無可能!」
「諸位大臣!我大漢立國於蠻荒之中!」
「是諸位用鐵血建立起來的!如今難道你們要將這江山拱手讓給一個婦人嗎!」
「若真如此,以後這天下,我等有何顏面存活於世間!」
「況且,她今日能夠隨心就罷免了丞相的職責!明日諸位如果違背了她的心思,難道又能有什麼好下場嗎!」
聽着劉恆的話,大臣們的神色也不由微微變化起來,
對方之前那一番鼓舞的話,對年輕的臣子們或許還有些作用,但對他們來說,聽聽也就罷了。
但對方最後的那一番話,卻戳到了他們的心窩子,
因為呂雉如今表現出來了的專斷獨行,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張良作為丞相,可是勞苦功高,居然被對方一言不合就罷免了!
如果他們以後遇到這種情況,恐怕會更恐怖!
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也好,為了家人安全也罷,他們的確有些偏向於劉恆。
很快便有早已經依附於劉恆的大臣們,站出來說道,
「王子劉恆所言極是!還請王后聽從漢王遺命,選出漢王,也不要再干涉朝政!」。
有了人帶頭,這時有更多的大臣們站了出來,紛紛說道,
「還請王后聽從漢王遺命!選出新漢王!不得再干涉朝政!」
看到這一幕,呂雉的神情,頓時變得一片紫青!
她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敢和他直接對抗,還三言兩語就讓大臣們偏向了對方!
但她這時候已經無路可退,於是強硬的說道,
「,一群不知好歹的東西!真當本宮無能不成!」
「來人!王子劉恆,忤逆不孝!廢除王子之位!」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不由皺起了眉頭,,哪怕對方是王后,也沒有這樣的資格,廢除王子的位置!
劉恆這時候嘴角卻微微露出了一個笑容,對方的做法如今完全失去了人心!
只要他砸掉手中的小瓷瓶,假扮成他隨從的漢軍們,就會從他休息的地方衝出來,只要控制住朝堂,今天的這一切也就塵埃落定了!
但就在這時候,朝堂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似乎有大軍逼近!
一時間朝堂至上,略微有些慌亂起來,劉恆也有些驚疑不定,他的人可沒有這麼多,更沒辦法從正面直接衝進來!
所以這些人只有一個可能!
劉恆略微有些驚訝的看向呂雉,果然,對方此時露出了一個笑容。
呂雉這時候直接起身,走到了朝堂的最上方,大聲說道,
「諸位,今日朝堂混亂,本宮當然要安排一些人手,以防萬一!」Μ.ΖЪzw.ζà
「如今兩個王子的功勞不相上下,那就由本宮和諸位大臣繼續主持朝政!」
「諸位可有異議!」
外面的人自然是她安排的,掌控朝堂這些年,當然早已經將守衛的人換成了自己人。
如今果然就起了作用!
看到這一幕,大臣們當然也都知道大勢已去!
這時候再進行抵抗,只會增加無謂的傷亡!
相互看了看,有人嘆了口氣,正準備承認對方的地位。
就在這時候,朝堂之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喧嘩聲,緊接着,是一陣喊殺聲!
但好在,這一陣喊殺聲很快停止,同時一陣陣整齊的行走聲,朝着朝堂而來。
呂雉這時候也有些茫然的看着那裡,他當然知道肯定出現了變數,
但卻不知道變數從何而來。
按理來說,不可能有人能夠在王宮之內,和她的人正面作戰!
於是所有人都有些驚疑不定的看向朝堂的入口處。
很快,一個漢軍將軍,便帶着一群武器和盔甲上滿是血污的漢軍,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為首的漢軍將軍,神色冷漠的看了一眼朝堂之後,
便高高的舉起了一道令牌說道,
「漢王令!誅呂后!迎新王!」
他話音未落,身後的漢軍們便如狼似虎的控制了朝堂,鉗制呂雉。
面對這一幕,所有的朝臣們都有些來不及反應,這形勢變換的,太過快速了!
呂雉這時候也才回過神,不由高聲怒斥道,
「你們是何人!敢假傳我丈夫的命令!」
「樊噲何在!?讓他來見我!」
對方奉的是漢王令,但她的丈夫,早已經死了5年!又哪裡來的命令!
就在這時候,張良站了出來,淡淡的說道,
「本丞相可以證明,這就是漢王之命!」
說完便拿出了書信,將漢王的計劃全部說出。
如今,形勢已定,不需要再多做隱瞞了。
聽完了張良的話,朝臣們神色各異,卻沒有想到,當初那個看似只會一心享受的漢王,居然還有這樣的後手。
張良這時候很快,說到,
「還請灌嬰將軍先帶人退下,諸位繼續選王,今日必須要選出新王!」
灌嬰沒有遲疑的點了點頭,他接到的命令,就是針對呂后,其他的人如何行動,並不在他的職責之內。
於是所有人都再次將目光看向那朝堂上的兩位王子,
但就在這時候,呂雉高聲喊道,
「盈兒,救娘親!」
現在能救她的,只有劉盈!
一直在場沉默的劉盈,神色難明的看了自己的母親一眼,對方這些年的作為,他雖然不贊同,
但除了對權力有執念之外,對方是那個含辛茹苦幾十年,將他養大的母親!
於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劉盈站了起來,對一旁的劉恆說道,
「放過我母親,我退出這次的爭奪,將王位讓給你。」
他本來就無心於王位,現在只要對方放過他們,他便直接讓出王位。
但聽到這話,劉恆卻神色複雜的看了對方一眼,很快說到,
「兄長果然,有君子之風,但這王位哪裡有讓出來的?」
「大母不死,呂氏族人不除,就是為大漢留下隱患!」
好不容易有了現在的局面,他怎麼可能放棄?
一旦等呂雉出去,如果對方召集呂氏族人,以對方這些年積蓄的力量,足夠在王城掀起一次動亂了!
聽到這話,劉盈的神色微微一白,只能說道,
「那我也只能和你爭執一番了!」
為了保住母親的性命,他只能在功勞上面,一次也不讓的和對方比較!
要知道,他這幾年開疆拓土,還有一些功勞,故意隱瞞了,如果真的要論起來,他的功勞絕對能比對方大!
劉恆這時候卻再次看了劉盈一眼,然後說到,
「大哥,你的確有君子之風,但君子,做不了漢王。」
聽到這話,劉盈微微皺起眉頭,他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劉恆這時候直接高高抬起了手,然後狠狠將手中的小瓷瓶砸下!
小瓷瓶落到地上,瞬間碎裂,發出了清脆而響亮的聲音!
正當所有人都有些疑惑的時候,十幾名漢軍從王座之後的等候室,沖了出來,
劉恆手一指,對方便將劉盈給圍了起來,但並沒有直接下殺手,而是等待着命令。
劉恆這時候卻看向了旁邊的張良和灌嬰,大臣們也是一樣。
畢竟劉恆的這十幾人,怎麼擋得住對方的大軍?
但張良這時候卻淡淡的說道,
「我等接到的命令,只是確保呂后不會妨礙選王!其他一概不論。」
聽到這話,劉恆露出了一個笑容,他知道自己賭對了,
於是毫不遲疑的說道,
「誅殺呂后!將叛逆劉盈關入牢房!」
下一瞬間,朝堂上便想起了一陣凄厲的慘叫聲!
呂雉倒在了血泊之中,劉盈看的雙目欲裂,但下一瞬間,就被打暈在地,
倒地之前只看到張良有些憐憫的看了他一眼,隨後對劉恆彎腰行禮道,
「恭迎漢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