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諸天無限之心
諸天無限之心

諸天無限之心天問1996

標籤: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諸天無限之心》,是以王川霍山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天問1996」,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5: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馬紫靈靜靜的翻看着醫案。
到手的各個縣,各個鎮甚至各個村的都有。
很詳細了。
慢慢的,她發現一個現象腹瀉的好像越來越少。
但是死亡也是越來越多。
與此同時,白素素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
高熱不退,服藥哎吐不止,時寒時熱,咳嗽,咽干,白痰,痰中帶血絲,舌紅苔白而燥,脈細。
白素素一一翻下來,呈上來的行醫記錄幾乎有百分之七八十都這樣。
只有百分之二三十的有其他癥狀。
白素素站了起來,邊走邊思考。
是不是,自己忽略了什麼?
對,一定是有什麼地方沒考慮到。
主子在走動的時候,紫菱是一點兒也不敢打擾。
她知道主子這會兒是在思考。
「啊嚏。」
突然,紫菱打了一個重重的噴嚏。
「紫菱,你小心點,別著涼感冒了。」
白素素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然後一拍大腿「有了,我知道是什麼病了。』
「主子,您說什麼?」
紫菱看白素素神情歡喜一下就愣住了
「我說,我知道西北流行的瘟疫是什麼了。」
「是什麼?」
「是流感!」
對,沒錯,就是流感。
流感在現代或許不算什麼情況。
但是西北現在的情況是災區。
再加上醫藥沒跟上,還可能有誤診,這個傳染性這麼強的病自然就要收人的命了。
還有一點,就算流感收不了命,但是因為他原本就體弱多病,流感再來致命的一擊,哪還有他的活路呢。
所以,在以前的病診案例中,她發現有不同的癥狀。
其實,這就是併發症的一種。
大意啊!
完全沒往這方面想。
白素素立即開了開了小柴胡湯的藥方,讓夜七找人去試試。
「主子?」
「你將此方交給地方上的人,給重症患者試一試,讓他們仔細觀察,不管結果如何一定要告訴我。」
「是。」
看主子這麼鄭重,應該是找到解決的辦法了。
夜七哪還敢耽擱。
夜深了,馬紫靈還沒有歇下。
此時她是斜倚在床上看病例的。
這已經是她第三遍翻看了。
總覺得忽略了一些什麼。
「小姐,夜已深了,您趕緊的歇歇吧,您是一個女子,何苦來着。」
馬紫靈都有點後悔帶劍蘭來了。
這丫頭近些年隨着她的放鬆,簡直越發話多了。
什麼都敢說。
「小姐,夜深露重,萬一着涼了怎麼辦?咱們不比在盛京,這裡缺醫少葯的,條件又這麼艱苦,若是有個萬一,就是奴婢的責任了。」
「你說什麼?」
劍蘭一下就就愣住了。
「剛才,你說什麼夜深路重什麼來着?」
「奴婢是說,萬一小姐着涼了怎麼辦?」
「對,着涼,感冒,就是這個了!」
這一下,馬紫靈壓根兒不睡了。
立即讓盛京來的所有的女醫起來議事。
直接將劍蘭給整不會了!
小姐不睡,人家也要睡啊。
到時候不恨她才怪!
劍蘭是深深的知道,盛京那些小姐但凡有一點不順着她都會不高興的。
小姐這是半夜將人不得安寧,能高興得起來。
「馬先生,您是想着什麼辦法了嗎?」
「是啊,馬先生,聽聞您召喚,我連頭都沒梳就跑來了。」
「哎呀,咱們都是女子,也沒有男子在,無所謂,快快快,聽馬先生怎麼講?」
馬紫靈問是不是都到了。
「都到了呢。」
「很好,你們可曾看過這些醫案?」
看過一些,不全。
「那你們覺得是什麼病症,施以什麼葯?」
七嘴八舌的,大家都在講。
但是,都不敢肯定。
「如果,我說,這是流感呢?」
流感?
「對,咱們女子醫學院的教材上有題到過,秋季冬季和春季是流感高發時間段,空氣比較乾燥或濕氣大都容易引發流感。」
「對對對,西北大旱,自然更會引發。」
「但是,流感不腹瀉啊?」
有一個姓陳的女子就提出了她疑惑的地方。
「對,我們之前就是被腹瀉帶偏了。」馬紫靈指着她翻看過的醫案道「我看了三遍,發現,腹瀉的人都是早期的,而且十人不足一人,甚至是三五十人才有一人有復瀉的癥狀,那麼,我們可不可以將這個病狀拋開來看呢?」
「拋開來看?」
「咱們都知道,因為個體差異,同病不同症,所以,很可能,這些腹瀉的病人要麼就是吃壞了東西;要麼,就是個體差異出來的癥狀不同。絕對不是這次瘟疫的普遍癥狀。」
「馬先生說得即是!」
最後,大家都一致認為,很可能就是流感。
因為在她們學過的教材里,這病也傳染,也是瘟疫的一種。
「那我們就按這個方向來開方子。」
「馬先生,咱們是不是也得做一個實驗?」
「這是必然的,找到重症患者試一下,有效再大面積使用。」
「那方子要開些什麼?」
馬紫靈就和大家一起斟酌了。
馬紫靈開方,生石膏、杏仁、知母,魚腥草,生大黃,青蒿,赤芍,生甘草……
「你們看看這劑方子如何?」
馬紫靈既然是統領,也確實有她的本領。
「清肺定喘,泄熱通便。」
陳大夫看了後就對馬紫靈說。
馬紫靈點頭。
「馬先生,我這邊也有一劑法子,你看行不行。」
一個姓柳的女醫拿了過來。
麥冬、蒼朮、陳皮、薏仁、紫蘇葉、杏仁等。
「這一劑方子可以起到辛溫,解表的功效。」
馬紫靈點頭,可見,她也是用了的心的。
「你們還有嗎?」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覺真的好像不能超越這兩位了。
「既然來了這裡,我們大家就是一個團體,有什麼好的方子都寫出來,我們大家一起商議。」
馬紫靈將兩個方子收好,對劍蘭道「去,去給外成的護衛說一聲,我有事請蘇將軍。」
「小姐,現在是半夜三更呢。」
劍蘭真是被自家小姐急哭了。
哪有半夜三更見外男的道理。
這若是傳到盛京去,她還要不要嫁人。
「本小姐是在辦差,趕緊的去,」
這丫頭一點兒眼力見沒有,自己幹嘛要帶她來啊,這是自討氣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