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
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

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金鋒關曉柔

標籤: 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 關曉柔 都市 金鋒
小說《作為牙醫我穿越到古代成了鐵匠》,是作者「金鋒關曉柔」筆下的一部​都市,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金鋒關曉柔,小說詳細內容介紹:不過家裡多了一口人,不僅多了一張嘴,每年還要多交一份稅,敢選妾的人家很少。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適齡姑娘就算參加了送親隊也嫁不出去。雖然這是客觀原因造成的,但是依舊要罰兩成賦稅。這樣的姑娘便被稱為「賠錢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9 14:0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宏安原本打算等下單獨去找小玉說,但是金鋒問了,他便回答道「回先生的話,我從渝關城帶了兄弟們家書回來,想拜託小玉大人幫忙分發一下。」
聽到宏安這麼說,會議室的氣氛再次變得凝重起來。
如今在戰前寫遺書已經成了鎮遠鏢局和鎮遠軍的傳統,所以他們都很清楚宏安帶回來的家書意味着什麼。
這有可能是駐守渝關城的鏢師和女兵最後一次往家裡寫信了。
「家書在哪裡?」金鋒沉聲問道。
「在門口的布袋裡。」宏安回答。
「小玉,你安排人把家書整理一下吧,儘快送到兄弟們的親人手裡。」
「是!」小玉點點頭,帶着宏安一起離開。
天亮時分,四艘快艇在夜色中離開金川碼頭,快速往南飛馳。
到了嘉陵江和長江的交匯處,四艘快艇分成了兩隊。
兩艘往上游去西川城給慶鑫堯送信,另外兩艘則駛向下游,去找鄭馳遠。
與此同時,小玉找了一隊人把鏢師和女兵的家書也整理了出來。
北伐軍由一千鏢師和三千鎮遠軍組成,鏢師都算是鏢局中的老兵,大部分來自於金川和周邊各縣,他們的家書已經被送到金川報社。
等報社往周邊分發報紙的時候,會讓郵差順帶着把家書帶過去,送到鏢師和女兵的家人手裡。
這也是郵差的工作內容之一。
參加北伐軍的鎮遠軍,都是最早的一批鎮遠軍,全部來自於大蟒坡難民營。
他們的家書大概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需要送到西川老家,第二部分則是送到鐵罐山就行了。
當初難民營的姑娘在老家都很難討生活,一部分參加了鎮遠軍,另外一部分則聽從金鋒的安排,上鐵罐山做了香皂廠女工。
因為諸王混戰,香皂沒辦法再銷往外地賣高價了,生意曾經低落了一段時間。
但是香皂屬於衛生用品,賣不到外地,金鋒就通過供銷社,平價銷售給川蜀百姓,同時還在報紙上科普了使用香皂的好處,以及正確使用方法。
封建時代講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管男女基本都不理髮,所以百姓頭上長虱子是很正常的現象。
但是自從香皂擺到供銷社的貨架之後,不少川蜀百姓已經養成了使用香皂洗澡洗頭的習慣,如果頭上再有虱子,會被其他人嘲笑不講衛生的。
所以如今頭上有虱子的川蜀百姓越來越少了。
鐵罐山香皂廠的生意經過短時間的低落之後,變得比之前更加忙碌了。
好在女工們越來越熟練,生產倒也供得上銷售,每天還能抽出部分人來訓練。
當小玉把家書送到鐵罐山的時候,正好趕上女工們在訓練。
左菲菲站在校場邊緣和副廠長說話,看到小玉帶人從山道上過來,趕緊迎了上去「小玉,今天怎麼有空來鐵罐山了?」
韓風最近去了江南,小玉就成了鐘鳴小組的實際負責人,可以說是金鋒的左膀右臂,平時忙得連軸轉。
別說來鐵罐山了,就是左菲菲去西河灣,都很少見到她。
「鎮遠一號的兄弟從渝關城回來,帶回來了北伐軍的家書。」
小玉答道「我來給他們送家書。」
左菲菲和她身後的女工聽到小玉這麼說,臉色都變了。
她們雖然不是軍人,但是女工中不少姐妹在北伐軍中,她們都清楚小玉這時候送家書意味着什麼。
「渝關城出什麼事了?」左菲菲皺眉問道。
「東蠻人在攻打渝關城……」
北伐軍的家書都送來了,小玉也沒有隱瞞,把宏安敘述的情況,跟左菲菲說了一遍。
「屍體堆得和城牆一樣高?」
左菲菲無法想像那是怎樣一種畫面。
隨後拉着小玉問道「那現在怎麼辦,先生有什麼計劃嗎?」
小玉看了看周圍,沒有回答。
金鋒的計劃絕對屬於軍事機密,左菲菲深得金鋒和關曉柔的信任,而且香皂廠廠長也勉強稱得上西河灣的高層,小玉給她說說金鋒的計劃沒什麼,但是那些普通女工卻沒有這個資格。
哪怕小玉知道鐵罐山女工都對金鋒非常忠誠,每次村子遇到危險,鐵罐山都會竭盡全力支援,從來沒有袖手旁觀過。
但是規矩就是規矩,小玉就算再信任女工,也不能把金鋒的計劃傳得整個鐵罐山都知道。
左菲菲一看小玉的表情就猜出了她的顧忌,叫來副廠長吩咐道「你把小玉送來的家書發下去。」
「是!」
能做副廠長的人肯定不是傻子,知道小玉和左菲菲有話要說,離開的時候把周圍看熱鬧的女工都趕走了。
「現在沒別人了,說吧,先生準備怎麼辦。」左菲菲着急問道。
「還能怎麼辦,想辦法派人去支援唄。」小玉無奈說道。
「派誰去?」左菲菲皺眉問道。
雖然她絕大多數時間都待在鐵罐山,但是不代表她不關心外邊。
何況她每天都看金川日報,非常清楚川蜀如今的局勢,也知道金鋒缺人。
「先生和陛下討論了很長時間,決定請東海的水師先去幫忙,然後再讓西川的慶大人抽調部分威勝軍去增援。」小玉嘆了口氣,說道。
「東海水師願意幫忙嗎?」左菲菲追問「慶大人能抽調多少威勝軍?」
「不知道,」小玉搖頭「先生還是崛起的時間太短了,鏢局和鎮遠軍還沒發展起來。要是再給先生兩年時間,先生也不會如此為難。」
在小玉心目中,東海水師和慶鑫堯的威勝軍都是外人,只有鎮遠鏢局和鎮遠軍才是金鋒的嫡系班底。
「不,先生並不是只有鏢局和鎮遠軍!」
左菲菲冷聲說道「先生還有我們!」
當初的羊圈嶺戰鬥中,鐵罐山女兵為了阻攔土匪,傷亡慘重。
從羊圈嶺回來後,左菲菲痛定思痛,開始訓練女工。
為此左菲菲還專門找了幾個女鏢師過來做教練,訓練模式和標準也完全參照鎮遠鏢局。
後來金鋒被困東海,鐵罐山女工及時增援西河灣,和敵人殺得難分難解,也算經歷過真正的戰火,稱得上是一支老兵隊伍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